猶太至上主義及其瓦解 – 認知和意識

你的生活与你无关

 

物質世界和非物質世界之間的概念區別,精神現實和自我現實之間的概念區別,還沒有發展起來,因為我們的精神進化仍然處於起步階段。當我們談到精神成長時,它指的是我們身體存在的精神方面、心理方面,以及自我精神能力的成長。心靈的直覺、開明的心智(意識),也就是我們真實的自己,本身就是完美的。靈性的成長反映了我們有多接近真實的自己。

在德語中,當然許多其他語言中也是如此,自我的認知和直覺的心智,即意識,是由一個詞來表達的,而且經常被當作同義詞使用。精神世界(直覺、常識、聖靈)和物質世界(自我、心理)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東西,盡管它們之間存在著無縫連接。

意識是一種精神品質,它是心靈的直覺、開明的心智。意識是自我的感知,與我們對內在和外在世界的心靈感知能力有關。我們也在談論潛意識,它也不是精神意義上的意識。潛意識是我們所有有問題的經驗和知識被自我傾倒的地方。自我傾向於把所有它不想處理的事情隱藏起來。它想美化自己的外表,換句話說,擦亮自己的盾牌。

人們把真理與知識和邏輯聯系起來,因為我們把真理看作是事實的真相,用常識來處理我們頭腦中的事情。但深思熟慮的意識並不是來自於我們知道什麼。(我在 2012 年 7 月的文章《什麼是意識?》中寫到了這一點)然而,幾乎每個人都會從外部世界中尋找能讓他有意識的內容,能讓他有家的感覺,能讓他的心充滿力量。

羅馬哲學家普羅提諾在公元前 225 年說:“真理的區域不是作為我們外在的事務來研究的。它就在我們心中”。真理是我們的意識,是我們心靈的直覺,是我們的集體意識。

認知的解體

人們經常談論反基督者和野獸的標記 666。他們與神秘主義、撒旦崇拜和惡毒有關。反基督者的概念來自希臘語 ΑΝΤΙΧΡΙΣΤΟΣ(antichristos)。對我們來說,前綴 anti 的意思是反對。然而,在希臘語中,它的意思是 ’取代什麼’。

猶太至上主義是建立於人們向外部世界尋找機會來填補自己的心理和精神空白的基礎上。從本質上講,這與猶太人還是非猶太人,民族、種族、語言、(皮膚)顏色、性取向、宗教、意識形態或我們在外部世界遇到的、使我們彼此分離的任何其他東西無關。

人類的痛苦和不幸是由於人們不聽從內心的啟蒙思想,而是沒有進一步考慮就抓住任何機會來提高自己的地位。自我的意識、機會主義的思想是很容易被操縱。隻要人們在自己之外尋求生活的意義,他們就會心甘情願地成為當權者的仆人。

自由的民主理想作為分而治之政策的工具非常有效,因為它把我們的注意力轉向了外部世界。它助長了國家之間的不和,催生了少數民族的獨裁統治。它使人們的道德淪喪,加速了作為有組織社會基礎的傳統價值觀的破壞。
就像暴政國家的精英一樣,特別是年輕人想象自己擁有最高的知識。可悲的是,今天的年輕人呼吁有機食品和產品、自然性和可持續發展,但在他們的行動中卻顯示出他們對人類的仇恨。

人類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我們注入身體的毒素最終會進入水和土壤中,然后進入到我們的食物中。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我們在織物和人造毛皮中編織的微塑料,以及我們混入肥料中的化學品等等。

Management by Perkele (專制管理)

人們可以暗示自己相信任何事情,這個弱點被世界的統治者所利用。在實踐中,這在目前的冠狀病毒恐懼宣傳中最為明顯,人們被迫在體內注射毒針。幾年前,那些當權者和他們的走狗們一致宣稱,絕不能讓恐懼佔據主導地位。
現在,大量的人導致了自己的死亡,因為無論怎樣都無法讓他們批判性地檢查新冠疫苗與猝死、流產、心臟病發作、血栓、神經系統疾病等之間的聯系。他們隻是擔心,如果他們拒絕接受毒針,可能會發生什麼。

除了人們或多或少自願地塑造自己的信念外,那些當權者有無窮無盡的手段來操縱人們按他們的意願行事。對掌權者來說,執政是一種心理游戲:有些人試圖通過專制的管理方式來實現自己的目標,即完全相信自己的判斷,盡其所能來實施自己的想法,不加考慮地駁回反對意見,對下屬發號施令。這涉及到任意對待和恐嚇,是對下屬的霸凌。

權力中心直接向世界發出信息,全民疫苗計劃不僅打開了通過基因改造和強化來控制行為的大門,更重要的是,通過疫苗進行心理行為控制是有史以來最統一、最協調的心理武器。

權力頂端的決策者們知道,任何有自由和獨立意識的人都會拒絕和反對注射新冠疫苗。然而,他們卻堅持強制接種疫苗,並將自己的平等理想強加於人。他們通過讓自己的核心圈子免於接種疫苗來顯示自己比別人更平等。

當擁有絕對權力的決策者公然談論他們用來控制人類的生物武器時,他們卻虛偽地談論他們對人類發展的責任。普通公民並不了解世界領導人所承擔的重擔。他們以其難以理解的智慧得出結論:世界上有太多的人,而地球上沒有足夠的資源來維持所有人類的生活。所以他們覺得有義務減少地球上的人口,以配合現有的資源(即他們自己的偏好)。

隻要看一下世界地圖,普通公民就可以看到,這個星球有潛力維持所有人的生命。地球表面的大部分都是閑置的,即未使用的。人類擁有的技術甚至可以將撒哈拉沙漠變成一片綠洲。為什麼這還沒有發生?

我相信,世界上大多數統治者的願望是真誠的他們就像父母一樣,隻想給自己的后代最好的東西,但他們的思維完全被社會制約(洗腦)了,他們看不到大局。他們不惜一切代價將自己的世界觀強加給后代,所以他們實際上並不知道什麼是好的。

Management by Perkele (專制管理)vs.直覺管理

The Church of Our Lady_ruins vs rebuilt
Management by Perkele (專制管理)最初是一個瑞典術語,指的是芬蘭的管理風格,即快速做出決定,而不是像瑞典的管理風格那樣尋求共識,即尋求妥協並進行談判。專制式領導和基於民主決策的引導式領導各有利弊。
在這兩種情況下,重要的是決策者是受他們自己的自我影響,還是受心靈的直覺影響。同樣的觀點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世界上隻有兩種人:一種人是讓心中的啟蒙思想來指導自己,另一種人是在外部世界尋求滿足,他們的世界觀是以自我為中心,對他們來說自我膨脹就是一切。

我認為,專制的領導方式首先是憑直覺的領導。在這裡,領導者和掌權者更多的是聽從自己的內心,而不是聽從外部的影響。如果計劃從一開始就是以自我為中心,而且決策越來越多地與強調和抬高自己地位的自負者聯系在一起,那麼憑直覺的領導是不可能的。憑直覺的領導就變成了 Management by Perkele 專制管理,每個人都在互相爭論(詛咒,咒罵),誰的聲音最大誰就贏。

我自己曾想過,為什麼那些當權者試圖以最艱難的方式來實現他們的目標,完全違背自然規律。很明顯,平等是人類的理想,盡管許多人希望比別人更平等。平等不是由任何意識形態決定的。平等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品質。它被稱為同情心。

有同情心的人把他的鄰居當成自己一樣對待。這不是一個憐憫或同情的問題,而是相信他人的智慧,以及讓心靈直覺和常識引導他們生活的能力。在這方面,人類和社會的增長的潛力是無限的。談到資源不足,就會想到有限和受限制的人。

2013 年 11 月,我在《前瞻性發展 I》一文中寫道,芬蘭電子游戲公司 Supercell 與日本 IT 公司的合並,為這家運營不到三年的 130 人的芬蘭公司帶來了 11 億歐元的收益。此前不久,擁有 10 萬名員工的諾基亞公司被出售,為其所有者帶來了 50 億歐元的收益。

當你看到這些數字時,其差異是驚人的。Supercell 的首席執行官 Ilkka Paananen 提出,良好的表現在於公司的環境:員工是公司的主人,因此自然地忠於公司。沒有真正的領導者,每個人都是自力更生,做自己最擅長的事情。在一個工作群體中,每個人都互相支持,成為最好的自己。

這就是最好的直覺管理,與傳統的管理方式比較,它所取得的結果是無比的成功。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對其他人的生活負責。我們唯一的責任是對自己的生活負責:成為真正的自我的責任。

 

參見:

什麼是意識?
意識的進化
前瞻性發展 I
人類是時候修復了 IV – 恢復人類的榮
共振 – 偉大的神聖力量
奇妙的未來–人類的復興
奇妙的未來 II

Dr Duke Speaks at the League of the South Convention (The most essential human right of all – the right of all peoples to exist and to be free. That is what is at stake in the Jewish Global Tyranny being installed at this moment across the Western world.)

Jacob Rothschild – “Equality” is the End Game

視頻:

Neale Donald Walsch: Our Role In Evolution

Jean Nolan: It’s Time To Accept The Truth – IT’S WAR!

The path to totalitarianism never ends well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