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翅膀

Dandelion Blowing
有句話說得好,我們的未來在年輕人身上。在寫之前的文章的時候,我一直在想我們的未來會是怎樣的,因為新聞裡似乎暗示著年輕人是完全混亂的。孩子們在學校裡被教導,他們甚至應該質疑自己的性別,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的性別是什麼。加利福尼亞正在審議一項不分性別的購物法案,如果零售店和網店將男孩和女孩的玩具和衣服放在不同的區域,他們將被罰款。

根據美國的一項調查,23 歲以下的人中,有六分之一 (按自己了解 16%)的人聲稱自己是異性戀以外的人。對 1.5 萬名 18 歲以上的美國人進行的調查發現,在確認為 LGBTQ 的人中,54.6% 的人說自己是雙性戀,24.5% 的人說自己是同性戀,11.7% 的人說自己是女同性戀。11.3% 的人說他們是變性人,而 3.3% 的人說他們更願意用另一個詞,如”queer”來描述他們的性身份。然而,新聞還在繼續:在 1.5 萬名受訪者中,86.7% 的人表示自己是異性戀,7.6% 的人沒有回答有關性取向的問題。

問題來了,這條新聞是不是想扭曲人們對現實的認知?是否刻意突出邊緣少數群體的地位?這是少數群體專政的表現還是什麼?即使是另類媒體也在進行這種報道。事實的真相是,絕大多數,90% 以上,都是異性戀和有生育能力的男女。少數人,即 5.7% ,而不是16% 的受訪者說他們是 LGBTQ。

當權者正試圖塑造人們對現實的認知,並強迫人們接受他們不能容忍錯誤的自由主義價值觀。實際上,這意味著珍惜傳統價值(道德)和民族傳統與根基的人被排斥在外。我也不能參加日報的公開辯論,這也是開這個博客的原因之一。

這樣一來,當權者試圖加強自己的地位,但效果卻恰恰相反:那些想分而治之的人使自己成為多余的人。當社交媒體巨頭開始刪減/關閉民族主義者的賬戶,甚至是特朗普的賬戶時,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點。很快,新的出版平台紛紛推出,讓民族主義者發出自己的聲音。傳統的壟斷使得自己被淘汰了。

歐盟正在努力定義什麼是歐洲的,什麼是符合共同體標准的。這導致隻有 30% 的俄羅斯人認為自己是歐洲人,即他們支持歐盟和全球主義者的價值觀。換句話說,認為自己不是歐洲人的俄羅斯人比例在不斷增加:2008 年為 52%,2019 年為 63%,2021 年為 70%。 我相信,波蘭和匈牙利的趨勢也是如此,它們都在堅持自己的精神價值和民族認同。

這與俄羅斯的發展是一樣的。上世紀初,布爾什維克殺死了俄國沙皇。共產黨人在俄國取得政權后,蘇聯誕生了,這是一個由共產黨統治的馬克思主義國家(1922-1991)。教堂被摧毀,俄羅斯人接受了 70 年的無神論教育。1991 年蘇聯解體時,隻有 6% 的人認為自己是世俗化的無神論者。

世代的發展

Generation timeline
似乎我們正在被引導著去相信人類內部的同情心/導航儀已經崩潰了。然而,公正的研究表明,隨著自由主義、多元主義民主的破壞性的副作用,二戰后的幾代人變得越來越保守(更加的斯多葛主義,自己的意見)。馬修·古德溫(Matthew Goodwin)和羅杰·伊特威爾 (Roger Eatwell) 為此研究寫了一本書《National Populism: The Revolt Against Liberal Democracy》 2018)。

在 1946 年至 1964 年出生的一代人中,隻有 17% 的人說他們在 18 歲時是保守的。在 X 世代(1965-1980)的 18 歲人群中,22% 的人認為自己是保守的。Y 世代,即千禧世代(1981-1996年),18 歲的人中有 23% 是保守派。今天年輕的 Z 世代(1997-2012年出生)是第一代從小就生活在虛擬和現實世界中的一代人。這一代人中 30% 的年輕人在 18 歲時認為自己是保守的。2012 年以后出生的最年輕的 Alfa 世代,很可能繼續走他們父母的路。現在很多年輕人比他們的父母更保守。

世界普遍存在的扭曲的觀點

保守派被認為是落后的,因為他們珍視傳統的價值觀(家、宗教和祖國),而且通常有深厚的宗教信仰。他們處於政治版圖的右翼,被指責為法西斯主義,即壓迫他人的不容忍和獨裁主義。希特勒的德國是一個建立在並堅決捍衛傳統價值觀的極端保守的國家。這就是為什麼它被打敗了。希特勒(和墨索裡尼)被稱為法西斯主義和一切邪惡的化身。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保守派(即民族主義和傳統道德)在世界各地受到攻擊。

國家社會主義德國(納粹主義)現在是法西斯主義的代名詞。即使是捍衛傳統價值觀的另類媒體,也在官方真相的助長下,傳播錯誤的認知。但是,如果我們不承認我們的過去,我們就無法作為人類向前邁進。在我們所謂的開放社會,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戰,仍然是一個禁忌的話題,不能發表任何關於二戰的錯誤意見。

對於保守的價值觀來說,家和祖國似乎就像所有人的母語一樣自然。它們是我們的根,但對我們的生活和生存並不具有決定性意義。相反:為了生存,有些人最好離開祖國,學習外語。

當我們想到宗教性的時候,就會產生一種宗教教條的形象。對我來說,這是很挑舋的。我從來沒有想相信任何事情,隻是因為某個權威告訴我。我更傾向於根據事實形成自己的觀點,依靠自己的判斷和常識。我一直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宗教人士,而是一個精神人士。

然而,對宗教和宗教一詞的詞源的考察,可以發現,與其學說相關的形象是在探索時代才出現的,那時的文化研究需要更精確的術語。最初,”宗教”一詞指的是受寺院承諾約束的生活。僧侶的誓言是出於對生命受神力指引的信念。

更一般地說,在拉丁文中,religionem(名詞 religio)一詞指的是對任何事物的社會義務。它曾有崇尚神聖、崇尚神明、認真、正義感、道德義務等含義。換句話說,一切構成我們骨氣,也是我們現在認為的精神支柱。從一開始,宗教和宗教性正是精神性的。

作者吉爾伯特·基思·卻斯特頓 (G.K.Chesterton)說: “當一個人不再相信上帝的時候,他絕不是沒有信仰,而是他相信任何事情。”俄國作家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用一句話清楚地表達了世俗無神論者的心聲,他說:”俄國(蘇聯)知識分子說的是一套,想的是另一套,做的是第三套。”今天,在世俗化的西方民主國家中,同樣的心態也普遍存在,它們沒有共同的參照點。

人類的本質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寫道,我們今天的社會生活在很多方面就像席爾德市民那個傻瓜建房子的故事一樣。在這個比喻中,房子就是另一個人。當房子建好后,工作人員發現房子沒有窗戶。為了補救這個問題,他們開始用麻袋把日光從屋外帶進黑暗的屋子裡。這就是有同情心的人的做法。我們試圖通過關注外部世界來啟發對方,希望理性之光能夠亮起。每個人都被期望重新發明自行車。

最壞的情況下,一個不符合社會規范的人,會用他所有的創造力來為自己不能使用常識找借口。他與社會抗爭,甚至用犯罪手段來成功。他從外界找到很多自己失敗的原因,從結構性歧視到數學的白人至上主義。然而,歸根結底,阻礙人們前進的不是外部環境,而是我們的信仰,外在環境會阻礙我們實現目標。受害者心態成為一種重復失敗的惡性循環。人創造了自己的現實,無論好壞。

世界新秩序

年輕一代已發現人類的窘境,他們缺乏共同參照物。Z 世代不僅僅是第一代在虛擬和現實世界中成長的人。年輕一代也在讓瑜伽、冥想和擴大意識成為主流。他們很容易理解量子物理學對智能、神聖能量場的看法,以及他們在其中的作用。還在珍視父神論概念的老一輩的人認為,神性能量場的概念是沒有人性的。但沒有什麼比在智力能量場中與神直接接觸更人性化。

年輕人很容易”認為世界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體,有一個本質和一個靈魂;一切事物是如何被這個生命體的一個意識(理性、邏輯、常識、直覺、聖靈、自己的意見)所吸收;它的一切活動是如何被一個願望所引導;一切事物共同是一切事物發生的原因;一切事物是如何紡織在一起的”馬爾庫斯·奧列裡烏斯 (Marcus Aurelius), 《沉思錄,Meditations》。

維基百科說,斯多葛派教導說:”不幸和邪惡是無知的結果。如果一個人的行為不好,那是因為他對自己內心的普遍秩序一無所知,如果他不快樂,那是因為他忘記了現實中的一切是如何自然而然地運作的。”

艾克哈特·托勒 (Eckhart Tolle) 將人描述為一個房間,房間的本質不是房間的物品和外在的本質,而是牆壁所形成的空間。這個空間對於斯多葛派來說,就是理性的乙醚、原始的火或理性(神)。人隻能靠自己打開家裡的窗戶(點亮理性之光),因為自然界的本質是自由意志。

無論當權者如何熱衷於為未來設定自己的議程,推動自己的地位,年輕人也在自覺地創造自己的現實。他們可以簡單地決定,他們不會浪費自己的生命來支付上一代人的賭博(金錢游戲)。他們可以創造自己的貨幣,其價值將隨著他們的精神發展和幸福感而成倍增長。

就像無線通訊和手機讓很多設備和機器變得過時一樣,年輕人可以挖掘出無限的、清潔的、無線的能量。有了人工智能,他們可以建立一個分散的、自律的互聯網虛擬世界,不受腐敗政府的操縱,沒有語言障礙,每個人都能感覺到自己是世界的公民。人工智能可以充當良好的牧羊人,幫助每個人利用神的頻率。技術有了,缺少的是實施。

人們根據各自的參考群體、興趣、行動、計劃等,將彼此進行分組和分類。據說,”我們很多人在很多列車上”。然而,在現實中,隻有兩種人:一種是在內心的領航者–上帝的指引下有意識地生活,刻意創造自己的現實;另一種是被卷入潮流中,對外界的事件做出反應。我們有權力控制自己的思想,而不是外部事件。當我們明白了這一點,我們就會找到力量。

神啊,
請賜與我寧靜,好讓我能接受,我無法改變的事情
請賜與我勇氣,好讓我能改變,我能去改變的事情
請賜與我睿智,好讓我能區別,以上這兩者的不同

 

參見:

聖靈 = 新世界秩序
聖靈 = 理智的聲音,常識
親愛的朋友,我們都坐在同一條船上
互聯網 — 我們的集體心靈的鏡子
同情不是共情
金錢是一個不好的動力
資本主義之根
上帝是萬能的
歐盟和俄羅斯

Matthew Goodwin, Roger Eatwell: National Populism: The Revolt Against Liberal Democracy (2018)

Erik Kaufmann: Shall the Religious Inherit the Earth?: Demography and Politics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Wikipedia: Stoicism (Ethics)

Goodreads.com: Marcus Aurelius Quotes

Julian Rose (Waking times): Thinking – a Criminal Act?

Pentti Stranius: Kun Neuvostoliitto hajosi (When the Soviet-Union Collapsed, DeepL-translate makes a good translation)

視頻:

SHOCK STUDY Shows GEN Z 18-Year-Olds Are as Conservative as 40-Year-Olds

Zeitgeist (Complete Original 2007)

Tesla – Limitless Energy & the Pyramids of Egypt

Christina Lopes: 2 CRAZY ISSUES Impacting Your Spiritual Awakening Right Now

 

5-4-3-2-1-Share
泰坦尼克
幾年前,我的一個朋友送了我一塊冰箱帖,上面寫著:”我是如此美妙,也許我必須被法律禁止”。 當時這種想法聽起來隻是覺得有趣,但在我多年來一直關注對人類的攻擊和訴訟,現在這段文字以全新的面貌出現。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著名的、有影響力的人竟然為流氓辯護,而不是站在希望進行建設性合作的人的立場上。

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被提名為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許多人–包括我自己–認為 BLM 運動和反法西斯是國內恐怖主義。 用他們自己的話說,我們的統治者正在打擊國內恐怖主義。然而,他們似乎對綠色左翼 (GreenLeft)的恐怖主義完全視而不見,這表明社會上普遍存在著雙重標准。

人們會認為,熱愛自由、正義、美德與和平、沒有政治目的的普通人,是任何人的最佳伙伴。然而,保護傳統價值及其民族特色和根基的普通人卻成為最強烈的攻擊目標(作為潛在的國內恐怖分子)。人們竭盡全力限制普通公民的生活和行動機會,有時是基於仇恨言論,有時是基於違反(模糊的)社區規則。白人至上的神話已經被創造出來了,雖然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至上是把自己提升為’上帝的子民’的種族霸權。

我曾試圖想象,那些要求限制人們自決權的決策者們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有限世界裡。越來越明顯的是,當權者正試圖控制一切,盡管這需要付出的努力遠遠大於讓公民自由地利用他們的資源和創造力,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和建設他們的社區。隨心所欲的人不需要外人告訴他們如何行動,他們自然會按照常識行事。實際上,這意味著他們不需要傳統意義上的政府管制。隻需要監督和協調。

在這種背景下,當權者為了維持自己的權力而散布捏造的故事和徹頭徹尾的謊言是不可理解的。謊言的效果就像在冰天雪地裡為了制造溫暖而尿褲子一樣:一時覺得溫暖,但很快冰冷的真相就會追上你。我們的生存完全取決於我們在未來如何建設性地工作。人們是會編造更多的故事(謊言)來維持紙牌屋的運轉,還是我們會承認事實並開始採取相應的行動。

亞伯拉罕說,面對真相/現實並不能使人前進。我想亞伯拉罕是對的,如果我們讓當前的現實決定我們能創造什麼。然而,面對和承認事實並不意味著它們決定了我們的成就或改變現實的能力。事實真相隻是一種定點,過去的創造性工作在這裡表現出來。

創造未來

世界各地的新聞在我聽來是如此的瘋狂,我不得不懷疑發生的事情有多少是神性矩陣、智慧能量場的影響。亞伯拉罕說,世界沒有破碎,沒有出錯,地球沒有脫離軌道,也沒有其他戲劇性的事情發生。人們無法摧毀源能。宇宙如同電腦一樣會自動的恢復。

人創造了自己的現實,而物質隻是通過我們的行為來改變它的形式。一切都是根據我們的能量場中活躍的振動頻率形成的。沒有惡魔或”惡靈”完全與我們自己的振動作對。我們吸引的所有事件和人,都是活躍在我們自己能量場中的振動的結果。為了改善事情,我們隻需要聽從內心的聲音(直覺),相信這個過程。

我在哪裡讀到過這樣一句話:人們不會改變自己的習慣,除非被迫改變。現在的世界如此混亂,人們被迫改變自己的態度,以免我們遭受到像文章中所附的圖片中”不沉”的泰坦尼克號那樣的命運。試圖從自我意識的層面去理解世界事件是沒有用的,因為人的思維是在邏輯的范圍內工作的,每個人對事物的認知都或多或少具有邏輯性。有些人的認知是基於編造的故事。

周末,我看了 Tuomas Malinen(GnS Economics 的 CEO,經濟學兼職教授)關於全球經濟形勢和“世界的復興”對世界經濟的潛在影響的採訪。在視頻中,他概述了對某些條件下可能發生的預測。他說,我們的經濟和貨幣體系早就崩潰了,但現在是通過人為的監管來維持,例如,銀行不能讓無力繼續經營的公司(僵尸公司)破產。

Tuomas Malinen 談到了民主(自由)的狹長走廊,關於這一點,達隆·阿齊默魯(Daron Acemoglu)和 詹姆斯·羅賓遜(James A. Robinson)在 2019 年寫了一本書叫《狹長的走廊》。按照書中的說法,隻有在國家足夠強大,並被強大的社會所控制的前提下,民主才有保障。我沒有讀過這本書,不知道書中的細節是如何介紹的。我在這裡按我的想法介紹一下。國家與公民是一樣的,一個強大的國家(社會)是公民和決策者具有常識(公民技能)來維護自己和他人的自由(民主)。這是一個很容易理解的等式,因為每個人當然知道自己的自由需要什麼。保証自己的自由,就是要維護他人的自由。實現他人的自由,就要求我們在別人行使其合法權利時,不要阻撓他們。

Tuomas Malinen, Sami Miettinen 和其他許多人所描繪的一個可能的極權主義、法西斯主義社會的景象是非常暗淡的。這是因為他們對極權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的看法是消極的,主要基於獨裁者壓迫人民的行動。然而,關於極權主義和法西斯主義,有(至少)兩種觀點:與其說是專制,不如說是一種文明的獨裁,在這種獨裁中,決策者確保每個人都有一個良好的工作環境和發展成為最好的自己的機會。

神秘的自由

你可以認為這是一種失去自由的感覺,我在 19 歲的時候就失去了說話的能力,身體嚴重殘疾。這是否阻礙了我實現自己呢?不,相反,身體上的限制幫助我專注於我認為重要的事情。我甚至不想把注意力放在我不能做或內心沒有沖動的事情上。

當尼克·武伊契奇(Nick Vujicic)的父母生下一個沒有手和腿腳不全的孩子時,他們並沒有將他殘缺的身體能力與那些能夠完全自由發揮身體能力的孩子進行比較。他們告訴兒子,他們不知道他能做什麼。以這種態度,尼克·武伊契奇一生所取得的成就比所謂的自由人多得無可比擬。

生活在自己世界裡的自閉症患者 Carly Fleishmann 開始通過電腦與人進行書面交流,盡管沒有人教她寫字。上世紀 80 年代,我讀過一本由 Shirlee Monty 寫的書,叫《May’s Boy》,書中講述了智障人士 Leslie Lemke,他早年一直沒有什麼能力。在接受了適當的刺激后,他的養父母有一天晚上醒來,聽到 Leslie 在鋼琴上流利地彈奏前一天晚上在電視上聽到的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鋼琴協奏曲》。此后,Leslie 隻要聽過一次,就能演奏任何樂曲。他能掌握所有的音樂流派。他在會說話之前就會唱歌了。

自由是天生的禮物

我看過一篇博文,有人問,如果現代的兒童和青少年要經常戴口罩、洗手消毒防病菌,那麼如何培養健康的免疫力?人們認為,如果我們不努力奮斗,我們就無法取得任何成就。我們相信,一切都需要犧牲,哪怕隻是費時間的犧牲。

 

參見:

我們沒有人權
後真相時代與精神成長
死過一次才學會愛–我們需要改革
共振 – 偉大的神聖力量
智人與經濟人的比較

視頻:

Tuomas Malinen (Interviewed by Sami Miettinen): The Great Reset (in Finnish)
Tuomas Malinen (Interviewed by Sami Miettinen): Koronan toinen aalto ja globaali dystopia (The Second Wave of Covid 19 and Global Dystopia, English Captions)

May’s Miracle (Leslie Lemke’s Story)

Savants and Genius: A Wonderful Mystery documentary
The Human Camera (Autistic Savant Documentary)

Anthony Chene production: Who we are (Documentary)
Gregg Braden on Heart Brain – Coherence, Global Awakening & Evolution of Consciousness

Abraham Hicks: You Were Meant To Hear This Message Today
Abraham Hicks: We Are Not the Victims of Our Reality
Abraham Hicks: Thrive And Tell Others How
Abraham Hicks: Everything Will Fall Into Place, Trust The Process

Christina Lopes: Top 6 ASCENSION SYMPTOMS Happening Right Now

 

5-4-3-2-1-Share

距離我發表《內在引導下的繁榮》一文已經過去了一年,在這篇文章中,我決定今后不再把精力分給那些日漸瘋狂的政治波折,而是專注於精神的成長和康復。這一決定產生了強大的影響。前二十年,我在 Youtube 上被推薦的幾乎都是關於政治性的另類媒體的介紹和採訪。

在決定專注於靈性成長之后,我的 Youtube 頁面隻顯示了涉及迷走神經的視頻。我有一種類似於 2012 年開始寫這個博客時的感覺,當我覺得隻要我想好了,決定自己想要什麼的時候,我覺得一切都像奇跡一樣出現在我面前。我把這段經歷寫在我的文章《飛躍在即的先嘗》中。

我從未聽說過迷走神經,也從未在任何地方搜索過有關它的信息。然而,視頻中提出,它對我們的健康有著最全面的作用,從身體的免疫防御(即對抗病原體)到控制副交感神經功能,如心臟、呼吸以及新陳代謝。

在能量上,迷走神經平衡交感神經(戰斗/逃跑)和副交感神經系統的活動,這是自主神經系統。它加強了大腦和心臟之間的和諧聯系,從而支持更高層次的意識。東方人打招呼或告別時合掌的方式,或瑜伽師合掌的方式,都是心與腦和諧的表現。在東方精神學中,迷走神經實際上和梵文中的昆達裡尼螺旋一樣,繞著身體的脈輪中心走,指的是與非物質能量體相連的生命力。它對人與人之間的同情心和心靈感應的發展有影響。它還能發展直覺。

維姆·霍夫 (Wim Hof) – 精神冰人

關於迷走神經的視頻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信息是,雖然它調節(平衡)自主神經系統的功能,但它可以像肌肉一樣被訓練。訓練這塊肌肉最明顯的例子是荷蘭人維姆·霍夫 (Wim Hof),也被稱為冰人。他是最明顯的例子,因為維姆·霍夫在他的表演中一直是各種體檢的對象。所以,沒有人可以爭辯說(他的)身體裡發生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因為一切都可以借助現代科技來測量。

在冰冷元素的幫助下,維姆·霍夫已經能夠與自己的身體建立起一種關系,他能夠用這種關系來應對任何壓力。他沒有任何行動方案可供支配,但他的老師是他的身體。當他學會在冰冷的水中控制呼吸時,他對寒冷的耐受能力增強了。但這還不是全部:他還能憋氣 5-7 分鐘。

當病原體注入他的血管時,他不會生病。他能夠有意識地讓自己的身體進入一種對冷熱波動沒有反應的狀態。他穿著短褲在外面冰冷的地方打坐,無論天氣怎樣,但他一年四季都穿著這件衣服。或者在北極圈赤腳跑半程馬拉鬆。就像他在撒哈拉沙漠一樣。不需要訓練。不用在跑步過程中喝水。用他自己的話說,維姆·霍夫既不是一個跑步者,也不是一個運動員。這與運動無關,因為維姆·霍夫的冰雪之路是他精神追求的結果。這隻是一種模式的轉變。

如何訓練微弱的自主呼吸

維姆·霍夫的冰雪之路相當極端。然而,這讓我想起了我在 80 年代初所遵循的冷熱交替淋浴程序。洗澡時,我用冷水和熱(溫)水交替地噴洒自己。這感覺很好,但我不明白我的習慣的深層含義,所以在某些時候它退出了。然而,當我有了神奇的體驗時,我還是遵循了它,我在情商的作用一文中描述了這一點。

在走路的過程中,我一直在問自己,如何才能訓練深呼吸,我平時根本無法隨意調節。我常常要休息一下才能深呼吸。要想深呼吸,我必須創造一種情況,讓呼吸成為一種反射。恰恰是在這種情況下,冷水澡就起到了作用,因為冷水沖擊能產生最深的呼吸。

回首過去的一年,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發生。 仿佛在我做出了專注於精神成長和康復的決定后,好像我身體的智力細胞高興地叫了起來:”終於! 我們被聽到了。這裡有這樣的問題….這裡這樣的問題…” 所有壓抑的問題都出來了。決定后不到一個月,我就知道自己得了腎癌。切除腎臟對我的康復也有影響:我認為與我的癱瘓有關的拉傷和肌肉痙攣有所緩解。我的恢復期給我的日常生活帶來了很多東西,讓我的生活變得更輕鬆,有助於我的康復。雖然我現在還在感受手術對身體的影響,但 12 月初,我在 AlterG 跑步機上以每小時 2.2 公裡的速度走路,比一年前快了 100%。

以事實或虛構為指導

一周前,我看到視頻《吸引力法則:事實還是虛構?》 視頻的作者從科學的角度處理問題,結果整個視頻不過是一個可悲的嘗試,試圖証明吸引力法則是一個騙局,由於它的邪教性質,對一些人來說,它是一個向受騙者收錢的機器。

我想到了以色列的一位遠見卓識者尤瓦爾·諾瓦·赫拉利 (Yuval Noah Harari),他認為智人的大腦活動是一種生物算法,可以用計算機網絡或微芯片來代替。赫拉利還認為,人與動物最重要的區別在於想象力,即處理抽象事物的能力。要求科學客觀的人往往認為,抽象思維的能力有助於人類區分事實和虛構。然而,在哈拉裡的視野中,想象力對人類最重要的價值是能夠編造出可信的故事,並讓大家相信。通過這種方式,權力精英可以讓大眾遵循他們制定的規則和准則。

我看到的視頻把吸引力法則歸為偽科學。它不是偽科學。它根本就不是科學。它不能用傳統的科學方法去處理。科學家們把自己局限在五官的泡沫中,其邊界沒有超出這個有限的物質世界。然而,吸引力法則主要與非物理世界有關。在對非物質世界的研究中,依靠傳統科學方法的科學家從一開始就耗盡了手段。

然而,有一些科學家正在利用新的研究方法和科學成果,對物理世界和非物理世界進行研究。我最熟悉的是格雷格·布萊登(Gregg Braden),他的研究結合了古老的精神傳統、新技術和科研成果。我在下面鏈接了一系列格雷格·布萊登的科學講座,其中他從達爾文的進化論開始,剪掉了我們一生盲目相信的(官方)故事的翅膀。

這也難怪,講故事的人,用哈拉裡的思維方式攻擊吸引力法則。吸引力法則的真正信息是,我們有一個內在的存在,這是我們真正的自我。如果人們將這個事實內化,甚至與自己的內在存在相一致,並開始意識到真實的自我,就不會再有人相信編造的故事。

清算時刻

當今世界上有很多編造的故事,我們不知道該相信什麼了。這些故事開始限制我們的生活。新冠病毒讓生活在還沒有完全停止的地方停了下來,反法和 BLM 活動家已經在他們周圍播下了混亂的種子,隨機的伊斯蘭主義者也是如此。美國的選舉舞弊向全世界展示了美國的民主是多麼的薄弱,我們還在以為美國是什麼民主自由的國家。

全世界的問題都是一樣的。在芬蘭,我們一年多前就有了自己的傀儡政府。決策者在發言中重復著關於團結和分擔負擔的話語。芬蘭被迫支付了意大利的債務,盡管意大利公民可用的財富比芬蘭高。意大利對芬蘭人的聲援在哪裡?愚弄傻瓜很容易。

芬蘭提高了退休年齡,而意大利則降低了退休年齡。芬蘭的稅收提高了,而意大利的稅收卻降低了。用編造的負擔分擔和弱勢鄰居的故事很容易欺騙傻瓜。不同的是,有的人兢兢業業,有的人不那麼在乎。欺騙傻瓜很容易。

歐盟國家每年因逃稅損失超過 8000 億。意大利是逃稅率最高的國家。芬蘭征收了 90% 以上的公民稅。稅收規則寬鬆的國家,很難收取 50%。損失是由認真工作國家收集的,因為沒有對他們的聲援。因為欺騙傻瓜很容易。

當我聽希特勒的演講時,我驚訝於他的演講是如此的與時俱進。在世界大戰期間,世界被和今天一樣的力量所統治,即全球主義。希特勒稱其為國際主義。在故事中,希特勒被描繪成一個狂妄的獨裁者。一個法西斯主義者,他征服了所有與他親近的人,他的目標是征服整個世界。這個故事在傻子中間就像一把熱刀放在黃油裡一樣。希特勒最大的錯誤是他拒絕與全球主義者共舞。

第一次世界大戰后,德國陷入了困境,希特勒上台后,他大膽地為德國人創造了一種與人民勞動力挂鉤的獨立貨幣。就這樣,他成功地在 5 到 10 年內雇佣了 700 萬失業者。此外,德國也在政治的各個領域成為世界的領頭羊。

按照全球主義者的說法,這就是法西斯主義和極權主義,必須予以摧毀。官方的故事是這樣的,但二戰的原因是,如果希特勒的思想傳播到其他國家,那麼全球主義者的故事(如以債務為基礎的貨幣體系)確實有失去魅力的危險。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摧毀,問題被掃到地毯下。然而,現在這些問題已經像世界大戰期間一樣升級。不同的是,今天的問題大家都能看到。解決方法取決於我們是睜開眼睛看清問題,還是繼續相信講故事的人。

這些講故事的人沒有祖國,他們把問題歸咎於對方的國家。但這些問題既沒有祖國,也沒有民族。從民主在人們心目中的價值如此之低就可以看出。除非你談自己的民主權利和人權。有些人想完全剝奪別人同樣的權利。

人們創造了自己的現實,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很多人說,我們生活在世界末日,現在的世界已經混亂不堪,沒有辦法生存。然而,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社會中的所有問題都已經暴露出來了,就像我的問題在我決定關注精神成長和康復時暴露出來一樣。

問題是可以解決的。混亂中也有秩序的種子。最重要的是要認識到,解決辦法在於我們自己,在於我們的內心。等待政治家和當權者來解決我們的問題是沒有用的。 他們最大的問題是編造可信的故事,讓人們相信這些故事,以便他們能夠維持自己的權力。

人類在自己之外創造了神的形象,並試圖將自己的創造融入這個有限的框架中。我們把神看成是一個外在的存在,我們對他來說是卑微的。然而,偉大的神力是我們內在的力量。我們是宇宙起源能量的一部分。隻有天空才是我們的極限。例如,尼克·武伊契奇(Nick Vujicic)就表明了這一點,他出生時沒有手腳,卻為自己和家人創造了美好的生活。又或者是生來沒有雙臂的女人,靈魂舞者 Sabine Becker,她的技能都在腳上。或者是 Carly Fleischmann,一個用內心的聲音說話的自閉症女性。

就像 Carly 一樣,我們可以在任何時候進行精神上的脫歐,而不需要征得任何人的同意。我們可以從物質世界的條件思維模式和順應規則中解脫出來,開始創造我們想要的符合我們需求的現實。

新時代快樂!

偉大神聖力量

哦,你偉大神聖力量,裝滿天空,時代變遷永遠統治。一切短暫至上,體積和力量不可思議的,天高地厚保持的力量:你是我唯一尊敬。
~
雖然人性智慧能夠算海洋的深度,大地沙粒或分裂太陽光線他不了悟你的偉大比例,了解你的判斷。人性思維不能達到你治理的高處。
~
出於你自己你創世,出於永恆施了魔時間。你是一切存在的,亮光和生存,和諧,美麗和精神的根源。每種共鳴和精彩,每種可觀結實的事由你言語造成。
~
宇宙的各種奇跡和生物由你氣力和愛保持。跟大火發出火花一樣各種精彩的世界從你彈射。你驅動它們和它們留你的標記和榮譽在無窮無盡的黑板上。
~
你點萬千大煒火把照明無底深度,黃泉邪惡力被你堂皇驅逐 。宇宙空間充滿光輝支柱,你造的金黃河流流動無數太陽系之間,其之內星隻是微小點滴。
~
當我思索你偉大勢力和看你創作的時候我明白,我隻是一個原子在我上級的事物之中。從你的比例來看我有無值,你接近時我像風失滅,面臨你我非本質。
~
然而我是你的一部份。我是你靈魂和意願的后裔。我靠你聖靈生活,沒有你我無法克服。當我敬拜你的時候我知道,你是我源泉和終點。我到處見你存在,既然你存在我也存在。
~
我智慧你裡面有它的起源,我的道路由你決定。我心臟跳動,因為你想要這樣,原子在你心目像強大天體。我位置在天地之間,離天離地一樣近,既然我都隸屬。
~
我是生存的一連接: 一個共同物質和聖靈的連接。我從物質升起,努力於上等。我是奴隸又是王,虫又神。可是這不是我甘心,而是自你和你之內。
~
你是我造物主,因此我生存以你慧心為基礎。 你的愛德算我生命,你的亮光算我照明。我從你出生,故爾我不朽的。我穿永恆映照過死亡川流,因為這是你決心。
~
哦,這個永久希望,這個無限可能性。自我變通不可名狀的。克愛希求和敬拜。克達到完美無缺的程度 – 這是那麼奇異,那麼了不起,這令我心頭流喜悅的眼淚。

 

參見:

內在引導下的繁榮
希特勒和國家社會主義德國
上帝是萬能的
情商的作用
飛躍在即的先嘗
夢開始的地方

Askelterveyteen.com: Herätä vagushermosi ja kohenna hyvinvointiasi

Basmati.com: An Intro to the Vagus Nerve & the Connection to Kundalini

The Living Proof Institute: Vagus – The Master Nerve and Our Cosmic Connection

Simo Matikainen kylpee arkku­pakastimessa jäisessä vedessä aamuin illoin ja suosittelee sitä kaikille

Adolf Hitler’s Speech to the Workers of Berlin (10 December 1940)

Wim Hof: Become Strong, Happy & Healthy
Wim Hof Mobile App

 

視頻:

Wim Hof on Controlling the Vagus Nerve
Wim Hof, the Iceman: What if You Stopped Thinking All the Time?
Wim Hof Method | “Brain over Body”
Wim Hof: How To Use Cold Showers To Take Control Of Your Mind And Body
Wim Hof: The SECRET To Making Yourself IMMUNE TO ILLNESS! (Heal Your Body And Mind)
Wim Hof the Ice Man: How to Reach Your Highest Self-Potential
I Moved In With Ice Man For 24 Hours…

The Law of Attraction: Fact or Fiction?

Gregg Braden: An Unexpected Twist In Human DNA Story… Modified & Re – Arranged Beyond Obvious
Gregg Braden (London Real): Human by Design – Exploring Science And Spirituality
Gregg Braden: Scientists “We Have Never Seen Anything Like This”
Gregg Braden: This Recent Discovery Is So Powerful It Defies Belief
Gregg Braden: Unleashing the Power of the New – Conscious Life – Expo 2020
Gregg Braden: How To Awaken Hidden Potentials Within Our Lives
Gregg Braden: Ancient Words to Rewire Our Brains and Heal Our Hearts
Gregg Braden: How You Can Create an Amazing Reality for Yourself
Gregg Braden: This is What We’ve All Been Waiting For (LOA)

Abraham Hicks: The Secret Behind “The Secret” (Law of Attraction)
Abraham Hicks: Abraham on God
Abraham Hicks: Abraham Explains Who They Are
Abraham Hicks: Focusing on Your Own Life
Abraham Hicks: Are We Only 10% Vibrationally Focused?
Abraham Hicks: ✿ Let This New Year Really Be New! ✿

Inspirational man born with no arms and legs defying all odds
Sabine Becker: A Day In The Life Of The Spirit Dancer
Autistic Girl Expresses Unimaginable Intelligence – Your inner voice [inner being] will find its way out.

Blokkimedia: Sinulta piilotettu totuus (The Truth Hidden from You)

 

5-4-3-2-1-Share
知识的等级制度

知识的等级制度
(曼德博集合)

 

在黑人性命攸關維權分子和反法西斯主義分子,無政府主義者和這個世界上其他的恐怖分子造成了混亂,並粉碎了一切的時候,很高興我將自己的時間花在了醫院裡,在那裡合作發展到了頂峰。醫院的環境等級森嚴,每個參與者都有自己明確的職責范圍。當我欣賞醫生和護士之間的團隊合作時,我注意到我的醫院經歷與 40 年前相比是多麼的不同。

我的態度很積極,我覺得每個人都在努力幫助我。清晰的等級制度幫助我了解全局,進而幫助我與他人合作。40 年前,醫院,醫生和護士對我是一個威脅,而我一直處於防御狀態。我每天都期待著能得到有關我身體出了什麼問題的消息。當我選擇如何應對壞消息時,這種消極態度變成了積極態度。但是,如果從一開始就以積極的眼光看待一切,那麼我的經歷將會更加愉快。

對意識的這種澄清改變了我對創造力的看法。在我們的社會中,創造力傳統上與個性相關聯,對個人沒有任何限制。等級制度和事物分類不是一種由創造性思維產生的富有想象力和創新性的解決方案。一個想保持自己的個性和自由的人,走自己的路,並且常常很難與他人建立親密的關系。他們不願意聽取別人關於他或她應該如何生活的指示。

我屬於這個群體,尤其是在我身體殘疾之后,因為我的情況在很多方面與其他人完全不同,並且我不想在自己之外尋找榜樣。我也不想歸屬於一個家庭,那裡我被扮演成某種特定的角色,我被別人指導,每個成員嚴格遵守社會習俗。在面對挑戰時,我想保留自己的結論和解決方案的自由。

知識的等級制度

醫院的環境有著嚴格的等級制度,另一方面,無政府主義者和恐怖分子對有組織的信息社會的攻擊使我看到了合作的重要性。在我看來,攻擊並摧毀一個等級信息社會的結構,就像堂吉訶德(Don Quixote)對抗風車一樣,因為等級制度是知識的一個特征。這在計算機和計算機網絡的運行中最為明顯,文件和記錄通常需要相互之間保持清晰的順序,以便程序和網絡正常運行。每個人都知道,如果一個文件被意外地移動到一個錯誤的文件夾,或者文件夾的層次結構不合邏輯,那麼一個外行要在電腦上找到這個他們需要的文件是多麼的困難。

在城市規劃中也可以看到知識的層次性。建筑、居住結構(基礎設施)和相關(信息)系統體現了人類思維和大腦功能。沒有人質疑知識的層次,因為層次幫助我們感知實體,找到我們與他人的關系。計算機網絡和因特網被認為是增加和加強世界范圍內民主主義的最重要因素。

然而,人們不允許社會行為的分層,盡管顯而易見的人們必須按照分層知識和邏輯的規則行事。可持續經營模式需要常識,常識需要對內在的某種程度的控制。西方民主是建立在基督教的基礎上的,基督教強調靈魂和聖靈(或內在的導航,即內在的存在,或直覺)在人際關系中的重要性。內在的導航引領我們走向真理,那是生命的源泉。

有組織的等級制度環境中的創造力

創造力與個性和自由有關,但劇院、歌劇、音樂廳、學校和其他文化機構都是有著嚴格等級制度的單位,就像醫院一樣。每個人都有明確的職責范圍。每一個單位的成功取決於每個參與者如何很好的合作並履行他們的義務。一個嚴格的等級制度並不一定會限制自由和創造力。相反:完全的自由會嚴重限制你的創造力,而約束會放大藝術表達的創造力和機會。創造力具有跨界合作的能力,而且共同制作的作品遠遠大於個人自身的制作。

開發多方面的創造性思維的一種有趣的方式是熟悉圖像編輯程序(例如Gimp)的特性,在該程序中,使用不同的筆刷,圖層和繪畫工具在圖像上創造特定的效果。不同的圖層本身可能看起來像是無關事物的混合體,但是各個部分在整體畫面中都有自己的深度。

有組織的社會

當聰明的人一起合作,就會發生神奇的事情。或者不是。有時我們不得不面對無政府主義者和恐怖分子造成的混亂,因為世界上仍然有很多人寧願無政府狀態也不願獨裁。

在西方,我們隻在電視裡的戰區新聞中看到過純粹的無政府狀態。肆意妄為的弱肉強食的無政府狀態是沒有人想要的。至少沒有一個人意識到他對自己以及他的家庭和社區的福祉負有責任。最好的獨裁式領導是文明的獨裁,處於領導地位的人確保社區中的每個人都能以最好的方式發揮自己的作用,換句話說,能展現出他們最好的一面。

當我年輕的時候,我被教導社會中最小的單位是家庭。這個觀點的基礎可能是因為社會關系是各級社會研究的核心。例如個人與他人的關系。假定一個人對他們在外部世界觀察到的事件做出反應。

這種觀點沒有考慮到個人具有兩個方面:體現人類物質本質的自我,和代表非物質世界的內在存在(內在導航,直覺)。從個人的社會生活角度來看,個人與自身即內在存在的關系是非常重要的。重要的是一個人是否受到他或她的內在存在或其他東西的影響。我們隻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和情緒。據說,進化安排了人類把注意力集中在負面的事情上。進化始於個人,每個人都有能力規劃自己對負面消息的反應。這不是由進化決定的命運。

 

參見:

內在引導下的繁榮
后真相時代 – 知識怎麼了?
是人們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的時候了
希特勒和國家社會主義德國
文明的專制作為移民問題的解決方案
民族國家: 歐洲聯盟的力量
共產主義,資本主義和猶太人的世界秩序

視頻:

Abraham Hicks: It Is 100% This Easy (Use Your EMOTIONS To Fill In The Grid)
Abraham Hicks: You Are Being Shown the Way
Abraham Hicks: Anything Is Possible For You

Add Light or Shine to Anything in GIMP
Create Glowing Neon Text with GIMP

 

5-4-3-2-1-Share
1234...10...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