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人們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的時候了

我們都是聯系在一起的!

 

常識和吸引力法則是我信仰的基礎。最簡單的吸引力法則意味著我希望人們以我對待他們的方式來對待我。一般情況下,人們是值得信賴的。然而,它也發生過,有人因為我的輕信和愚蠢而得到了利益,但比起人們已被証明是值得信賴的來說,這些可以忽略不計了。

從本質上說,人是絕對值得信賴的,但我從兒童時期就對傳統的資產階級教養大的人懷有疑心。這是由於人們普遍存在的基本態度:“我們的孩子和鄰居的臭小子。”

人們傾向於把自己和他們的后代當成是正義的一方,無辜的“上帝的選民”。 外人是邪惡的,不道德的,異教徒,如豬或類人猿之類的亞人類。人們往往有這種態度,不管他們所愛的人是否真的傷害別人。有時甚至鼓勵傷害別人,正是因為其他人都是外人。

許多年前,我的一個朋友稱贊了她和她兄弟的關系。她說,她的哥哥會支持和保護她,即使她殺了人。通常的“保衛”意味著人們准備用任何必要的手段來保護自己的人。在這個過程中,真理和道德標准被趕出窗戶。人們認為忠誠於自己人高於一切。

這件事前段時間出現在我的腦海裡,當我讀到一篇文章時,令人憤慨的是,布魯塞爾的穆斯林居民區沒有人通知警方有恐怖分子居住在那裡,盡管人們知道他與巴黎大屠殺有關。在奧蘭多夜總會被攻擊后,令人不安的是,人們發現攻擊者的妻子沒有告訴警察她丈夫的意圖,即使她事前就知道。

社會中普遍存在的雙重標准讓我跌破眼鏡。它是寫在法律上的,配偶不必指証對方。是什麼使這一事件如此不同,法律應以不同於書面的方式來解釋?是因為攻擊者是一個“局外人”嗎?

直到現在西方人們能夠進入自己的幻想,增強自己的個性和自由。如果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許多人認為這是一個明確的跡象來表明,上帝是不存在的。要是上帝存在的話,他就不會讓任何壞事發生。雖然人們非常講究自己可以做個別的選擇,他們希望我們的天父會從最終的災難中拯救他們。

在英國退歐投票日那天我讀了一篇文章,有人說,不應該讓公民面對像歐盟成員這樣困難的問題的決定。幾千年來,人們一直相信他們的政府,未來也應該是這樣。像獵狐這樣的事情在公民理解的范圍內。他們能夠決定這樣的事情。
精神懶惰的人准備外包思維。它是如此的舒服,無源的進入自己的幻想,相信官方的真相,因為挑戰一切可能使人們所生活的虛幻泡沫破滅。

吉爾伯特•基思•切斯特頓曾說過:“當人們不再相信上帝時,他們相信一切。”因此,人是非常容易被操縱的。在人們的心中,天使很容易變成惡魔,惡魔變成天使。這就是為什麼人們輕易地相信謊言,比如關於第二次世界大戰那些謊言。

伊斯蘭法卡塔爾大學法學院前院長,Abd Al-Hamid Al-Ansari曾說,他不是那麼害怕政府,而是更害怕懷抱同樣心態的一群知識分子和公民的非政府組織,其傳播官方真理,確定正確的思維框架。在這方面,東方和西方人的思想是相似的。

原則上,每個人的意見都具有相同的價值。但我希望人們至少認識到這樣一個事實,與從當地新聞中獲取消息的人相比,從世界各地的幾種語言中獲取到信息的人,會對事情的看法有一個更廣闊的視野。

常識作為心靈成長的目標

當人們面對真正的挑戰時,像無法控制移民到來歐洲的今天,許多人說:“我們不希望這樣!”他們認為,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是驅逐所有的(經濟)移民到自己的國家。

我們必須明白,人們想要的,不一定就是他們所需要的。我們每個人都自己吸取我們需要向前邁進的生活的經驗教訓。它經常發生在不知不覺中,因為上帝在我們問他之前就知道我們需要什麼。我們創造自己的現實。
看到移民在歐洲損壞公物這很令人心痛。然而,在我看來,人們現在面臨的挑戰就是他們所需要的。

人們的態度吸引了移民,他們對西方社會的基本價值觀提出了質疑。我們看到,生命是一個生死攸關的問題。西方人必須學會捍衛自己的價值觀。首先,他們必須意識到,什麼是基本價值觀。我們社會的生存需要我們首先認識到和平共處的價值觀。

直到現在,西方人漠不關心褻瀆神,認為聖經是一個虛構。信徒,道德家和仁愛使徒都被看作生活在過去的宗教狂,同時自由思想家,無神論者,自由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和虛無主義者夸口自己是未來的希望。

西方人民一直在向發展中國家支付援助,把第三世界的問題推向遠方。今天,移民把發展中國家的問題帶來了我們之間。同時,當移民來到歐洲,並要求尊重他們的人權,我們可以觀察到,一些西方(人權)活動家的世界觀是多麼的不穩定的。這導致了可笑的情況。

女權主義者,應該是捍衛婦女權利的人,但是對於穆斯林婦女的權利問題,卻什麼都不做。警方漠視移民的犯罪。自己的公民的權力簡單地被忽略了,因為有那麼多不明身份的“榮譽公民”來要求被承認他們的人權。衛生當局已經工作了幾十年來創建一個全球疫苗接種計劃,旅客必須採取一定的預防接種,當他們旅行到世界的某些國家時。現在,一些積極分子要求開放邊界,移民可以自由進入到任何國家,沒有任何健康檢查,甚至沒有身份的檢查。

直到現在西方人們一直生活在一種幻想中,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按照常識生活。無法控制的移民所帶來的問題清楚地表明了,這卻是比較特殊的心態。想提高自己的參考組的利益或受獨裁主義的教養的人沒有習慣使用常識。看來,這些人並沒有學會去自己思考。人們要求雙重標准,“積極的”歧視和否認事實。就像人不能面對同樣的事實。

一個主流記者曾問“當人們彼此分裂時誰會受益?”。在最好的情況下,我們都從中受益。揭露社會的不滿和腐敗是每一個公民的義務。我們的責任是照顧這個社會,公平對待其所有的成員。
有一群精神上懶惰的同種心態的人,否認事實就像父母聽自己的孩子說他們是被性虐時,而父母不相信一樣。

耶穌說:

不要以為我來了,是給地上帶來和平。我來並不是帶來和平,而是刀劍, 因為我來就是為了使人與父親對立,女兒與母親對立,媳婦與婆婆對立,這樣,一個人的敵人,就是自己家裡的人。你們不要怕那些能殺死身體卻不能殺死靈魂的;反而倒要懼怕那位能把靈魂和身體都毀滅在地獄裡的。(馬太福音 10:28,34-36)

耶穌所說的不是一把消滅其他人的劍,因為“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 6:12)

耶穌基督給了我們一個雙刃的劍,真理的精神,能刺透到魂和靈的分界, 分界自我(動物精神)和聖靈(常識)。(希伯來書 4:12)不久我們學會使用常識,遵循真理的精神。

 

參見:

Kenneth James, Michael MacLean: The Law of Attraction and Common Sense (常識和吸引力法則)
Peter Shepherd: Emotional Intelligence (情緒智力)
A New Paradigm of Thought

視頻:

Rhonda Byrne: The Secret – The Law of Attraction
Abd Al-Hamid Al-Ansari: Arab Intellectuals Are More Oppresive Than Governments
Ayaan Hirsi Ali: Why Don’t Feminists Fight for Muslim Women?
BBC World: The Killing of Farkhunda

Syrian Poet Adonis: Your Opinion is a Crime in the Arab World
Syrian Poet Adonis: We, in Arab Society, Do Not Understand the Meaning of Freedom

Mosab Hassan Yousef: The Son of Hamas
The Son of Hamas – Did he leave Islam?

David Duke: Multiculturalism in Europe: Who is Behind It?

Adolf Hitler and Barbara Spectre – Multiculturalists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