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未來 – 人類的複興

人類的心理/精神發展比科技發展落后很多年。我們的社會生活在很多方面都讓我們想起了席爾德市民這個故事;房子蓋好后,工作人員發現房子沒有窗戶。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嘗試用麻袋把日光帶進屋裡。

不理智的行為隻是因為人們不知道什麼是自然和常識。在美國,新聞報道,教師們被鼓勵教授 ‘民族數學’。根據一些觀念,傳統數學體現了’白人至上’,因為它要求學生們提供正確的答案。

將數學歸類為白人至上是基於這樣的信念,即數學是人類的發明。然而,數學是一門自然科學,是一種通用語言。它完全獨立於人而存在,遵循著自己的規律,人不能隨意修改。它體現了我們的培養基,智慧能量場(神)的運作。科技的發展,在最大程度上要歸功於有數學天賦的人。

事實是有些人想降低一些人的標准水平,這隻能說明他們不了解人類的心理/精神成長潛力。一部分可能是由於想快速取得令自己和他人滿意的結果。但是,如果人們看不到自己的資源,也看不到別人的內部資源,那麼人類最重要的本質,也就是我們之所以平等的原因,他們是不知道的。一個民主國家會變成什麼樣呢,如果公民沒有共同的定點(常識和道德)和歸屬感?無非是自我的游樂場。

重置(The Great Reset) — 這是怎麼來的?

大多數人認為,他們改變外部條件的唯一機會就是影響別人的態度。人類的行為是被動的。人們對外界觀察到的情況或事物作出反應。自 20 世紀 70 年代末以來,電視上播放了越來越多的電視劇和節目,這些節目中充滿了邪惡的人,他們設計陰謀、撒謊和操縱他人,並試圖讓他們以一種對自己有利的方式行事。這似乎已經成為了主流。很多人認為,人與動物最重要的區別就是人類能夠編造出可信的故事,讓大家相信。事實真相對他們來說毫無意義。

幾十年來,人們被電視洗腦,難怪許多人認為他們在電視上看到的就是正確的行為方式。這些人成為媒體、公共機構、非政府組織的議員(政治家)和決策者。今天,世界(尤其是西方民主國家)非常混亂,人們不知道該相信什麼。人們對政治家和媒體失去了信心。人們互相指責對方,所有的注意力都轉向了外部世界。人們期望別人改變他們的觀點來滿足自己的欲望。別人必須放棄自己的私心,為我的私心服務。

缺乏信任導致了社會凝聚力的崩潰。實際上,這意味著使人們致力於建設社會和使世界運轉的的動力已經消失。現在,在 21 世紀,黑格爾辯証法 (Hegelian Dialectic)對社會政治結構和社會目標產生了整體性的影響。黑格爾辯証法(問題,反應,解決方案)是一種手段,將我們的思想和行動指向沖突,從而找到當權者預設的解決方案。如果你質疑官方的真理,也就是說,如果你提出錯誤的觀點,你將被排除在社會生活之外。你的影響力和事業將被摧毀。實際上,這就是極權主義。

重置 — 世界的復興

當權者很容易操縱被動的人們,因為他們知道人們在自動駕駛模式下的反應。目前的情況甚至不利於那些擁有世界 90% 以上的財富的人。對於自我戰場的問題,世界經濟論壇(WEF)推出了行動方案 The Great Reset (重置)。直譯過來,在芬蘭語和別的西方語言中是歸零的意思。 我的重置發生在 1979 年,當時我中風了,在醫院裡發現自己完全癱瘓,不能說話。當我們談及重置時,會產生一種跳入未知領域的可怕印象。然而,在我的案例中,重置是一個新生活的開始。這個新生活的核心是認識到我不能從外界尋求行動模式,而必須開始動腦筋,激活自己的內在力量。我被動的生活態度變得活躍起來,我開始創造自己的現實。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談到 Tuomas Malinen 和他的觀點時,提到了 The Great Reset 行動方案。在翻譯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在網上搜索了帶有關鍵詞 “great reset” 的官方中文翻譯。最后我在 WEF 的網站上找到了這個詞,它被翻譯成了世界的復興。在閱讀了中文的相關文章后,我意識到這個行動方案所關注的問題與我多年來在博客中所寫的一樣。

以下是我讀到的文章中的直接引文: “為了保障人類的未來和繁榮,我們需要變革經濟模式,將人與地球置於全球價值創造的核心…這場人類悲劇為我們敲響警鐘。我們必須建立更加平等、包容、可持續和更有韌性的經濟和社會,以應對流行病、氣候變化和我們所面臨的許多其他全球變化。”
“我們必須開展一場世界的復興運動,來建立新的社會契約,確保尊重每個個體的人格尊嚴。此次全球健康危機揭示了舊體系的不可持續性:缺乏社會凝聚力、平等機會和包容性。…我們需要在新社會契約中建立代際責任,以確保我們不辜負年輕人的期望。”
“新冠肺炎疫情加快了我們向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的過渡。我們必須確保數字、生物和物理世界中的新技術始終以人為本,並為整個社會服務,為每個人提供公平的機會。
除了經濟生活和社會關系,人們的(道德)觀念也需要改革。”“我們需要改變思維方式,從短期思維轉變為長期思維,從股東模式轉變到利益相關方責任制。環境、社會與善政必須成為公司和政府問責制的重要組成部分。”
“這場全球多方利益相關者峰會的主要推動力量是年輕一代,以確保“世界的復興”對話超越傳統思維的界限,具有真正的前瞻性。”
“這就是為什麼世界經濟論壇將匯聚全球 400 多個城市(全球杰出青年社區)中成千上萬的年輕人,他們將通過強大的虛擬網絡中心(hubs)與達沃斯的各界領導進行互動。每個中心都將實行開放政策,將所有感興趣的公民納入對話之中,確保年會向所有人開放。此外,全球媒體和社交媒體網絡將動員數百萬人,讓他們分享自己的意見,為他們提供參加達沃斯年會討論的入口。”

新社會契約

上述世界經濟論壇的行動計劃聽起來像是常識,值得推廣。但是,它卻讓人非常懷疑,因為它被認為是全球主義者的伎倆之一。 無論我們在政治版圖上的立場如何,人們都必須在自己身上找到走出舒適區的勇氣。尊重他人尊嚴的首要條件是允許自由交換意見。這種自由應該是社會契約的核心。人類已經擁有了在地球上創造一個天堂的技術。這也需要勇氣,因為這些技術是包羅萬象的。

他們被認為是一種極權主義的形式。當我們看到監控攝像頭跟蹤我們的每一步時,我們會說老大哥式監控(Big brother monitors)。在西方民主國家長大的人,將極權主義視為剝奪我們自由的工具,並精神分裂地恐懼它。我們接受與我們的孩子和監護人有關的極權主義,但我們希望保留我們的自由和對自己的事情的自我控制,這在很多方面就像在水裡畫了一條線。 全球性的挑戰表明,人與人之間存在著顯著的相互依賴性。問題是考慮他人是否會限制我們的自由?

人們認為,自由就是可以在不同的選擇中進行選擇。你的選擇(替代方案)越多,我們就覺得越自由。說到世界的復興,很多人的態度似乎是:“太可怕了,現在那些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要把我們爐子上的灰燼帶走了!  我們以后什麼都不擁有,我們隻需要購買服務。”大家都在關注這個明顯的悲劇。但這是否減少了我們的選擇?

每個人(幾乎)都知道,我們的價值不在於外在的地位。我們擁有什麼或是否擁有任何東西並不重要。所有權並不能改變我們的尊嚴。我們的尊嚴就在我們的內心。對宇宙無限可能性的認識,才是我們精神成長潛力的基礎。在這方面,所有人都站在同一個起點,無論我們在物質世界中的地位如何。

從這一點來看,新的社會契約理應力求擺脫人的外在化和對物質吸引力的追求。最自然的方式是將金錢(掙錢潛力)與人類的勞動和創造力聯系起來,因為人類的勞動和創造力是一種可再生資源。事實是,它的價值與人類的健康、快樂和積極性的高低成正比增長。因此,每個人自然需要為人類的福祉做出貢獻。

善治–技術奇點

當人們想到社會的管理時,他們會想到不同的政治結構和政策。然而,我們的政治制度從右翼到左翼都顯示出它們是不合適的。也許這不是政治生活本身無效的問題,而是一個人要想成功地領導別人,需要具有成熟的心智。自我不斷地相互沖突,每個人都在(暗中)策劃自己的議程,操縱他人,除非領導者已經說服成員為共同的目標而努力。當你思考什麼是沒有任何政治准則的善治時,你會想到父母與后代的關系。在一個管理良好的家庭中,父母的工作是使自己在某種意義上成為不必要的,讓后代能夠獨立生活。在社會關系中,這一點並不復雜。家庭及其社會關系是社會的基本單位。

有人說,社會主義的初衷是助人自助。這就是父母最擅長做的事情。他們幫助孩子掌握自己的生活。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擺脫憤世嫉俗的老大哥式監控器思維,並開始建立一個現有技術惠及所有人的未來。 當我第一次看到技術奇點這個詞的時候,以為是人工智能超越人類的智力,能夠自我發展,從而獨立於人類。現在我在維基百科上看到,未來研究中的技術奇點是指一種假說,即超人的人工智能加速了人類的技術發展和社會的變革,以至於奇點之前的人無法理解或有意義地預測未來。

超人的人工智能永遠不可能取代人類,除非我們自己想要。一個熱愛建設性合作與和平的人,對人工智能沒有任何恐懼。相反,人工智能讓犯罪分子無法秘密犯罪,讓操縱者無法傳播謊言,讓破壞力量無法破壞他人的生活。這一切都取決於我們如何發展人工智能。它可以成為一個好牧人,尊重每個人的尊嚴,增加我們的安全感。 人工智能可以作為每個人的私人助理,幫助我們進化成最好的自己。技術官僚們常常認為人工智能比人類的能力更強。這隻是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的能力,盡管我們已經得到了很多關於人類超能力的線索。但是,他們一般被認為是自然界的怪胎。如果它們確實指的是每個人的精神成長潛力呢?

我的腦海裡有無數次互聯網搜索引擎給我帶來的我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東西。有時我用過搜索詞,有時沒有。我相信吸引力法則會讓我注意到我有意識或無意識地關注的事情。對於互聯網的發展來說,還有什麼比讓它直接回應我們的思想,與世界上最聰明的人不斷對話,獲得第一手資料更美妙的事情呢?我們都可以感覺自己是世界的公民。已經有了一個人工智能機器翻譯機,它能以驚人的准確度翻譯世界上大多數主要語言。

100 多年前,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發現了一種可再生的清潔能源。 然而,人類仍在繼續從物質中創造能量,盡管可以無限期地從源能中提取電力。我們繼續污染環境,使自己生病,破壞自然的平衡,盡管維持這種平衡的方法就在我們眼前。事實上,人類的活動在最大程度上類似於席爾德市民,當時工作人員發現房子沒有窗戶。然而,這隻是他們認知不足的問題。隻要打開窗戶,事情就會迎刃而解。

 

參見:

夢開始的地方

Adrian Monck: “世界的复兴”:独特双模式峰会,开启2021年 (DeepL-translate makes a good translation)

Alem Tedeneke: World Economic Forum Launches New Global Initiative to Advance the Promise of Responsibl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he Shift Network

ThriveOn.com

視頻:

What is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Eckhart Tolle & Russell Brand: Become Awake Now! (What does reset mean in psychological terms) This is epic!

Gregg Braden (interviewed by Alec W.Sims, Sound Healing Global Summit): Change Yourself from Within before The Experience of the World Around You Changes
Gregg Braden & Bruce Lipton: What It Really Means To Be A Sentient Being

Thrive – What on Earth Will It Take?

Lawrence Palevsky: Covid-19 Exposed

Candace Owens & Russell Brand: Populist Revolution – Will It Go Left or Right?
Candace Owens: Democrat Laws Negatively Impact Minorities

Traveling with Kristin: How I See the US After Living Abroad for 15 Years [CULTURE SHOCK]

Only Human: Stephen Wiltshire – The Human Camera

Elon Musk (Interviewed by Create Quantum Wealth): We Should really be Concerned About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Manifest Miracles ✤ Attraction 432 Hz ✤ Elevate Your Vibration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