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未來 II

泰坦尼克
幾年前,我的一個朋友送了我一塊冰箱帖,上面寫著:”我是如此美妙,也許我必須被法律禁止”。 當時這種想法聽起來隻是覺得有趣,但在我多年來一直關注對人類的攻擊和訴訟,現在這段文字以全新的面貌出現。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著名的、有影響力的人竟然為流氓辯護,而不是站在希望進行建設性合作的人的立場上。

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被提名為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許多人–包括我自己–認為 BLM 運動和反法西斯是國內恐怖主義。 用他們自己的話說,我們的統治者正在打擊國內恐怖主義。然而,他們似乎對綠色左翼 (GreenLeft)的恐怖主義完全視而不見,這表明社會上普遍存在著雙重標准。

人們會認為,熱愛自由、正義、美德與和平、沒有政治目的的普通人,是任何人的最佳伙伴。然而,保護傳統價值及其民族特色和根基的普通人卻成為最強烈的攻擊目標(作為潛在的國內恐怖分子)。人們竭盡全力限制普通公民的生活和行動機會,有時是基於仇恨言論,有時是基於違反(模糊的)社區規則。白人至上的神話已經被創造出來了,雖然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至上是把自己提升為’上帝的子民’的種族霸權。

我曾試圖想象,那些要求限制人們自決權的決策者們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有限世界裡。越來越明顯的是,當權者正試圖控制一切,盡管這需要付出的努力遠遠大於讓公民自由地利用他們的資源和創造力,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和建設他們的社區。隨心所欲的人不需要外人告訴他們如何行動,他們自然會按照常識行事。實際上,這意味著他們不需要傳統意義上的政府管制。隻需要監督和協調。

在這種背景下,當權者為了維持自己的權力而散布捏造的故事和徹頭徹尾的謊言是不可理解的。謊言的效果就像在冰天雪地裡為了制造溫暖而尿褲子一樣:一時覺得溫暖,但很快冰冷的真相就會追上你。我們的生存完全取決於我們在未來如何建設性地工作。人們是會編造更多的故事(謊言)來維持紙牌屋的運轉,還是我們會承認事實並開始採取相應的行動。

亞伯拉罕說,面對真相/現實並不能使人前進。我想亞伯拉罕是對的,如果我們讓當前的現實決定我們能創造什麼。然而,面對和承認事實並不意味著它們決定了我們的成就或改變現實的能力。事實真相隻是一種定點,過去的創造性工作在這裡表現出來。

創造未來

世界各地的新聞在我聽來是如此的瘋狂,我不得不懷疑發生的事情有多少是神性矩陣、智慧能量場的影響。亞伯拉罕說,世界沒有破碎,沒有出錯,地球沒有脫離軌道,也沒有其他戲劇性的事情發生。人們無法摧毀源能。宇宙如同電腦一樣會自動的恢復。

人創造了自己的現實,而物質隻是通過我們的行為來改變它的形式。一切都是根據我們的能量場中活躍的振動頻率形成的。沒有惡魔或”惡靈”完全與我們自己的振動作對。我們吸引的所有事件和人,都是活躍在我們自己能量場中的振動的結果。為了改善事情,我們隻需要聽從內心的聲音(直覺),相信這個過程。

我在哪裡讀到過這樣一句話:人們不會改變自己的習慣,除非被迫改變。現在的世界如此混亂,人們被迫改變自己的態度,以免我們遭受到像文章中所附的圖片中”不沉”的泰坦尼克號那樣的命運。試圖從自我意識的層面去理解世界事件是沒有用的,因為人的思維是在邏輯的范圍內工作的,每個人對事物的認知都或多或少具有邏輯性。有些人的認知是基於編造的故事。

周末,我看了 Tuomas Malinen(GnS Economics 的 CEO,經濟學兼職教授)關於全球經濟形勢和“世界的復興”對世界經濟的潛在影響的採訪。在視頻中,他概述了對某些條件下可能發生的預測。他說,我們的經濟和貨幣體系早就崩潰了,但現在是通過人為的監管來維持,例如,銀行不能讓無力繼續經營的公司(僵尸公司)破產。

Tuomas Malinen 談到了民主(自由)的狹長走廊,關於這一點,達隆·阿齊默魯(Daron Acemoglu)和 詹姆斯·羅賓遜(James A. Robinson)在 2019 年寫了一本書叫《狹長的走廊》。按照書中的說法,隻有在國家足夠強大,並被強大的社會所控制的前提下,民主才有保障。我沒有讀過這本書,不知道書中的細節是如何介紹的。我在這裡按我的想法介紹一下。國家與公民是一樣的,一個強大的國家(社會)是公民和決策者具有常識(公民技能)來維護自己和他人的自由(民主)。這是一個很容易理解的等式,因為每個人當然知道自己的自由需要什麼。保証自己的自由,就是要維護他人的自由。實現他人的自由,就要求我們在別人行使其合法權利時,不要阻撓他們。

Tuomas Malinen, Sami Miettinen 和其他許多人所描繪的一個可能的極權主義、法西斯主義社會的景象是非常暗淡的。這是因為他們對極權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的看法是消極的,主要基於獨裁者壓迫人民的行動。然而,關於極權主義和法西斯主義,有(至少)兩種觀點:與其說是專制,不如說是一種文明的獨裁,在這種獨裁中,決策者確保每個人都有一個良好的工作環境和發展成為最好的自己的機會。

神秘的自由

你可以認為這是一種失去自由的感覺,我在 19 歲的時候就失去了說話的能力,身體嚴重殘疾。這是否阻礙了我實現自己呢?不,相反,身體上的限制幫助我專注於我認為重要的事情。我甚至不想把注意力放在我不能做或內心沒有沖動的事情上。

當尼克·武伊契奇(Nick Vujicic)的父母生下一個沒有手和腿腳不全的孩子時,他們並沒有將他殘缺的身體能力與那些能夠完全自由發揮身體能力的孩子進行比較。他們告訴兒子,他們不知道他能做什麼。以這種態度,尼克·武伊契奇一生所取得的成就比所謂的自由人多得無可比擬。

生活在自己世界裡的自閉症患者 Carly Fleishmann 開始通過電腦與人進行書面交流,盡管沒有人教她寫字。上世紀 80 年代,我讀過一本由 Shirlee Monty 寫的書,叫《May’s Boy》,書中講述了智障人士 Leslie Lemke,他早年一直沒有什麼能力。在接受了適當的刺激后,他的養父母有一天晚上醒來,聽到 Leslie 在鋼琴上流利地彈奏前一天晚上在電視上聽到的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鋼琴協奏曲》。此后,Leslie 隻要聽過一次,就能演奏任何樂曲。他能掌握所有的音樂流派。他在會說話之前就會唱歌了。

自由是天生的禮物

我看過一篇博文,有人問,如果現代的兒童和青少年要經常戴口罩、洗手消毒防病菌,那麼如何培養健康的免疫力?人們認為,如果我們不努力奮斗,我們就無法取得任何成就。我們相信,一切都需要犧牲,哪怕隻是費時間的犧牲。

 

參見:

我們沒有人權
後真相時代與精神成長
死過一次才學會愛–我們需要改革
共振 – 偉大的神聖力量
智人與經濟人的比較

視頻:

Tuomas Malinen (Interviewed by Sami Miettinen): The Great Reset (in Finnish)
Tuomas Malinen (Interviewed by Sami Miettinen): Koronan toinen aalto ja globaali dystopia (The Second Wave of Covid 19 and Global Dystopia, English Captions)

May’s Miracle (Leslie Lemke’s Story)

Savants and Genius: A Wonderful Mystery documentary
The Human Camera (Autistic Savant Documentary)

Anthony Chene production: Who we are (Documentary)
Gregg Braden on Heart Brain – Coherence, Global Awakening & Evolution of Consciousness

Abraham Hicks: You Were Meant To Hear This Message Today
Abraham Hicks: We Are Not the Victims of Our Reality
Abraham Hicks: Thrive And Tell Others How
Abraham Hicks: Everything Will Fall Into Place, Trust The Process

Christina Lopes: Top 6 ASCENSION SYMPTOMS Happening Right Now

 

5-4-3-2-1-Share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