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國家: 歐洲聯盟的力量

卐字符麥田圈

卐字符麥田圈: 2016年8月英國威爾特郡區域內出現了一個神聖和吉祥好運的標誌,也是希特勒民族國家的象徵。

 

最近出版的一本書中聲稱,在 2015 的秋季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想要關閉邊境。

德國世界報記者羅賓•亞歷山大(Robin Alexander)在他的《因勢而動:默克爾的難民政策》中寫道,在 2015 年 9 月 12 日,德國最高政治管理機構召開了電話會議,會議中決定啟動邊境控制。 沒有適當的旅行証件的移民應該被拒絕入境,也是要防止他們想尋求庇護。

然而,決策失敗了,因為實踐它所提出的法律問題。德國內政部長托馬斯•德梅齊埃(Thomas de Maiziére)請求總理默克爾附加說明,但她不想為關閉邊境承擔責任,她說對此決定的合法性進行調查是司法的責任。

默克爾還擔心,使用警察和軍隊來保護邊界可能會產生很難辯解的景象。

羅賓•亞歷山大認為,限制難民涌入並不是人們所想的那樣由於缺乏政治意願。決定已經作出了,但關鍵時刻沒有政治家,願意承擔其執行的責任

缺乏政治意願

在論壇上閱讀關於羅賓•亞歷山大的腦子短路的反饋很有趣。人們引導政治領導人認識到事實,政治意願需要對作出的決定承擔責任。有人歡喜:“新聞價值的報道!默克爾幾乎開始做一些事情了。”其他人把羅賓•亞歷山大的“披露”看作是即將到來的選舉的標志,以及政治當局認為投票者是多麼的愚蠢。隨著選舉的臨近,許多故事冒出來粉飾自己的失敗。

在我看來,安格拉•默克爾熱情地維護了她的邊境開放政策和伊斯蘭化。根據我的觀察,談論關閉邊界是難以相信的。它至多說明,移民政策在德國的政治管理層多麼備受爭議的。

逃避責任

羅賓•亞歷山大的書試圖給公民描繪,安格拉•默克爾想避免武斷行為,當她要求法院調查,關閉邊境的合法性時。但是,關於這一決定的合法性的擔憂在 2015 年 11 月 3 日被抹掉了,當內政部和司法部給出了一個解釋,關閉邊境沒有法律障礙。盡管如此,安格拉•默克爾仍然讓邊境廣闊開放,並試圖說服人們,這個做法是唯一的選擇和人們的道德義務。忠於自己的政綱,她與她的追隨者,把所有反對派看作是種族主義者,法西斯主義和害怕與別人有區別的鄉巴佬。

也許安格拉•默克爾想避免武斷行為,但事實是,她採取了獨裁的方式,當她決定廣闊開放邊境的時候。在這方面,她一點也沒有擔心她的行為的規律性,盡管她違反了有組織社會的所有基本規則。

安格拉•默克爾擔心,關閉邊境可能會產生不利的形象。這種參考資料來自東歐,但對我和許多其他人來說,它隻有積極的影響。我們在“進步”的西方試圖消化伊斯蘭主義者自豪地展示他們斬殺敵人(所謂的異教徒)的原始資料。或城市戰爭和破壞的圖片,或利用卡車制服西方的影響,或我們的名譽市民抱怨糟糕的食物,不好的公寓和緩慢的網絡。我們不應該忘記強奸婦女、男孩、女孩和老人的片段,或是殺害的可欺傻瓜,這些傻瓜相信那些受他們全心全意地幫助的人將以精神的果實感謝他們。這都跟“榮譽謀殺”或女性生殖器官的切割一樣不可思議,其目的是為了加強他們的虛構地位,可是在客觀地觀察下他們連僅有的一點關注也被廢除了。

政治領袖對公民的決策危害性越明顯,公民對他們的反抗就越強烈。但這並不會導致決策者改變政治方針。他們認為當今最大的威脅是右翼民粹主義的興起,對他們政策的批評。政治家和官員,他們標榜自己是“負責”的人,把當地居民的抗議看成是仇恨言論,難民對西方社會的咆哮和毀滅性的憤怒被認為是正常的言論自由。網絡警察以“仇恨言論”為借口,關閉受歡迎的政治博客,同時伊斯蘭主義者的網站引用可蘭經,宣揚西方社會的破壞和荒涼,被允許以“人權”的名義繼續煽動仇恨。

右翼民粹主義

有正確意見的“好人”,他們似乎完全脫節,可能甚至不了解懦弱(不堪一擊)的猶豫不決對社會是多麼有害的。在需要良好的判斷的危機的情況下,畏難的領導人是非常糟糕的。政府越無能,右翼民粹主義的興起就越有可能,這在我看來是好事。我並不是說政客和媒體染色的右翼民粹主義,在以積極的方式來呈現他們自己。我的意思是民粹主義的本義。

民粹主義簡單地說就是人民的力量。它是直接的民主,它代表著普通民眾的需求和願望。因此,每一個聲稱代表普通公民的政治家都應該對民粹主義作出積極的反應。然而,民粹主義被指責試圖在以情感和簡化的方式,用人們容易相信的象征受人歡迎。民粹主義者的目的是為復雜的問題找到簡單的解決辦法,雖然我們官方的代表認為,這些復雜問題對於普通公民是太難理解的。

但許多危機管理表明,即使是政治領導都不理解他們作決定的事情。如果他們能理解,他們會支持他們的決定。他們至少要確保一個井然有序的社會體系和它的工作條件。然而,許多西方民主國家的情況類似於無政府狀態。

民粹主義和法西斯主義

法西斯主義的概念隨著時間的推移,如同右翼民粹主義和激進右派的概念一樣被狂熱地著色了。有時候我有感覺,人們認為激進右翼和右翼民粹主義與法西斯主義有關,這表明人們對這些話語背后的含義卻有著模糊的認識。許多人可能想知道,人民的力量或強大的民族國家是怎麼樣的法西斯主義。

反共產主義、反自由主義、反保守主義和反民主的特色常常與法西斯主義是相關的。法西斯主義強調強有力的領導、黨的權力和極權主義。目前法西斯主義的概念仍然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印象和觀念緊密相連。從那時起,世界發生了巨大變化,我認為我們的概念和觀念也需要更新。

法西斯主義的起源

維基百科說,法西斯這個詞來自於古羅馬:領事官或地方行政官的保鏢(差役)隨身攜帶的束棒(拉丁文 fasces),有斧頭在中間。在 1800 年代意大利社會黨成立行動小組(fasci),名字象征著堅強的團結,支持和組織工作的人。貝尼托•墨索裡尼,一個當時的工人運動的活躍分子,當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建立他自己的政黨和意識形態的時候使用了這個詞。

維基百科的繼續,法西斯尋求極權主義,黨領導的國家控制。隻有希特勒在這個努力中成功了。但是,我們應該明白,所有的民粹主義運動,也都是法西斯主義崛起來解決某些社會問題。這是荒謬的,在不同的情境和語境中,僅在意義上定義詞語,而不感知事物和詞語的因果關系,以及不同行動者的動機。希特勒在他的書《我的奮斗》中寫道,“研究歷史意味著尋找和發現導致這些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歷史事件的原因。”( 這句話在《我的奮斗》中文版本中沒有。)

語言學家很清楚言詞是武器,尤其是它的政治用途。他們通常和人們用互相殘殺的槍支一樣有效。在誠實的商人專注於自己的優勢的同時,一個政治家成功的前提是發明口號和解釋,以便傷害對手並加強自己的力量。從這個意義上講,所有的政治家都是法西斯主義者,因為他們的最終目標是領導,黨的權力和給整個國家種植自己的意識形態。

“法西斯”希特勒的民族國家

希特勒的國家社會主義黨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后在德國執政,為了幫德國擺脫由於凡爾賽宮和平條約的不利影響以及無能的政府決策而導致的退化。希特勒的無數演講和訪談表明,他的驅動力是德國人的利益。在當時社會他不相信民主不意味著他是法西斯主義者。相反,它使人們認為他把自己看作是人民的代表。

在他的書《我的奮斗》中,他描述了他 15 歲時父母去世后,被迫離開自己的中產階級家庭。從那時起,他不得不在維也納謀生,當時維也納是世界第六大城市,人口達二百萬。由於這個原因,他對底層社會的絕望處境年輕時就開始熟悉起來。他把他的艱辛當成是生活的學校,並感謝天命他親身體驗過的艱辛。同時他學會看事情從下到上,不像大多數的決策者那樣,從上面向下看事情沒有實際的理解問題。

希特勒說不出是什麼讓他最為震驚:他同伴的經濟困境,他們的原始習俗和道德,或他們低水平的智力文化。在任何情況下,他的生存斗爭很早地說服他,社會工作應著眼於消除根本性的經濟和文化生活的不足,這很可能導致個人的退化。
根據他的信念,有兩種方法來改善社會條件:一方面,它要求深刻感受到社會責任,為社會進步創造更好的基礎條件,另一方面堅決地移除造成社會退化的實踐。

他主要反對社會民主和工會,因為他們不斷的導致工人和雇主之間的階級斗爭。雖然這些思想的目標是改善工人的工作條件,但他們鼓動工人反對雇主。希特勒認為他們都站在同一邊,他們的共同目標是經濟增長。雇主的利益是有積極性的,體力充分的和有智力的工人。工人的利益是激勵、創新和鼓勵雇主為項目提供最好的資源和工作環境。

國家社會主義的理想是統一的,穩定的,萬眾一心的國家共同體。政府的任務是創建國家基礎設施和服務,使有利於每個公民的合作成為可能。以至人們可以談論共同的利益。

疾病識別:改善的先決條件

當我讀希特勒的書《我的奮斗》時有種感覺,好像他在談論當前的一天。第一次世界大戰后,奧地利和德國的社會形勢與今天非常相似,如果我們不考慮今天的技術發展。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后的社會災難是一個巨大的悲劇,但希特勒並不認為這是由於戰爭的失敗導致的。書中第 10 章“舊帝國崩潰的征兆”他談到了這一點。

人們很容易認為這些問題是由於戰爭的失敗和經濟崩潰造成的,因為每個人在日常生活中都受到不幸的折磨。然而,在希特勒看來,這是德國社會長期頹廢的結果。

他認為戰前德國最嚴重的衰退跡象之一是人們習慣做事情半途而廢,這是由人們的不確定性和膽怯造成的。教育僅僅局限於純粹的知識,很少關注實踐能力的培養。更少的重視於個性的發展,責任感的發展或意志力和決定力的加強。這種教育的結果不強的人,是很容易被操縱的,柔軟而懦弱的投機分子,他們淡化自己的決定,願意出賣自己的國家,當他們不知道他們決定的法律依據時。因為他們看不到事物的全部,所以他們把事情做一半,不按常理行事。

希特勒直言描述在民眾之間傳播的衰敗,許多人甚至不能或不希望看到。然而,在他看來,人們的道德墮落,是由於金錢在社會中被賦予了如此巨大的價值,以至於它在控制和監督下劫持了整個國家的命脈。人們真地認為,金錢使世界運轉,並以為國家和民族應該感謝經濟保持他們的生活,而不是由我們的永恆精神價值組成的智力骨干。

然而,希特勒覺得這是很好的,崩潰來得如此的突然和出乎意料,因為它喚醒了每一個人。在痊愈之前,人們不得不看到自己的處境和社會的頹廢。希特勒有一個清晰的願景,他如何使國家獲得新的輝煌,也成功地贏得人民在他的身邊,並為共同的目標工作。

弱的優勢

據說 “人在哪裡軟弱,上帝就在哪裡強大”。我們越是放棄路西法控制的自我的影響,上帝就越能通過我們有力地工作。
我們應該敢於質疑我們認為自己知道的一切。自我的信念是一種幻覺,把我們引入歧途。因此,我們必須削弱自我的影響,與我們內心的直覺聯系起來。

 

參見:

是人們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的時候了
了解你的對手
人類是時候修復了 I
人類是時候修復了 II

阿道夫·希特勒: 我的奮斗
阿道夫·希特勒: 我的奮斗

Adolf Hitler: Mein Kampf (English)
Adolf Hitler: Mein Kampf (German)

視頻:

Beyond Science: Mysterious Giant Swastika Crop Circle Appears in British Countryside

Lauren Southern: Why We’ll Forget About London
Pat Condell: Hello Angry Losers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