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蟲變蝴蝶

The Church of Our Lady_ruins vs rebuilt

 

上面的圖片讓我內心感動。它提醒我,當我們堅持基本原則,使用常識並建設性地合作時,我們會像鳳凰一樣從灰燼中崛起。

左邊的廢墟是德累斯頓的聖母教堂(1743-1945),該教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由於極度炎熱和結構損壞而在城市被轟炸兩天后倒塌。德累斯頓在戰后被留給了蘇聯。它是前東德(DDR)的一部分,由無神論共產主義統治。40 多年來,這些廢墟一直在提醒人們注意第二次世界大戰。1989 年 11 月德國統一后,教堂的重建計劃獲得了動力。

對廢墟中的石頭進行了分類,並利用三維計算機圖形確定了它們在原建筑中的位置。新的教堂建筑在設計上盡可能多地使用原建筑的材料。教堂牆壁上的原石比新材料的顏色要深得多。它給這座於 2000 年代初完工的新建筑帶來了自己的尊嚴。

恢復人類的榮譽

羅馬皇帝和斯多葛派哲學家 馬爾庫斯·奧列裡烏斯(Marcus Aurelius)在兩千年前說過,”人不應該害怕死亡,而是害怕自己永遠無法再活下去”。當人們在墮落之后被逐出樂園(天堂)時,是因為他們吃了善惡樹上的禁果。在樂園裡,人本能地在上帝的引導下按照自己內心的導航行事。在吃了知識的果實之后,人把權力交給了自我,想象他自己能夠區分善惡,控制知識。

世界各地正在進行的信息戰爭,是世界大戰的延續,即使是最強硬的人也意識到,我們不是信息的主宰。我們活著,可以知道很多事情,這隻會讓我們在最壞(和最好)的情況下,看到自己的無力和禍事。

我們出生時有一個活生生的身體,但我們必須創造自己的生活。這就是馬爾庫斯·奧列裡烏斯所說的人不應該害怕死亡,而是害怕自己永遠無法再活下去。通過掌握知識,我們可以重新與上帝、我們的內在導航、我們的集體意識聯系起來。

澳大利亞生物學家 Jeremy Griffith 是《Freedom》一書的作者,該書講述了人類思想中的基本沖突(Human condition)。這是一場本能(直覺,內在導航)和自我意識之間的持續心理斗爭。人們不敢接受內在導航的指引,因為我們不信任自己,也不信任彼此。

我們被教導,人的本性是自私和邪惡的。許多連環殺手和虐待狂說,腦子裡有一個聲音告訴他們要實施他們的恐怖行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發現談論內心的聲音是可疑的。我們根據自己有限的理解來判斷對方。在我們看來,如果其他人的思維方式與我們的思維方式不同,或者他們的行為與我們的行為不同,那麼他們就是錯誤的。

我們的生活從沖突到沖突。我們重復自己的錯誤,同時試圖向別人証明我們從根本上是好的,值得信任的。但如果我們認為樂園裡的人是被上帝本能地引導的,那麼很明顯,人在本質上是好的。這也是很明顯的,當我們知道常識、直覺思維在所有的人身上都以相同的原則運作時。

納西姆·哈拉明 (Nassim Haramein) 是一位將科學和靈性結合起來的科學家,他提出了統一場論,即一切都會影響其他一切事物。下面的鏈接是有關於他的靈性的物理學的採訪,他在那裡討論了他的觀點)。這個領域(神聖的矩陣)是全息的,宇宙作為一個智能的、自我調節的有機體,在這裡觀察和了解自己。有機體的每個部分在整體中都有自己的視角。

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可以被看作是原始能量的不同層面,每個人都有自己對事物的主觀看法。人們在表達自己的主觀世界和觀點時不會有錯。這意味著沒有我們習慣的思維意義上的對與錯。如果我們不理解某件事,並不意味著它是錯誤的。這隻是我們自己理解的一個局限。

在發展他的場論時,納西姆·哈拉明修改了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的時空概念,將三維空間(長度、寬度和深度)和時間維度合並為一個四維流形。Nassim 通過他的空間記憶概念看到了這一點。沒有記憶就沒有時間。在他們的一生中,人們在時間維度上留下他們的印記。客觀地說,如果一個人在過去做出的短視決定使其難以實現長期目標,就可以認為他是錯誤的。

然而,在現在,人們總是可以選擇什麼樣的印記會影響他們的未來。我們不必讓過去(回憶)影響我們的生活。我們可以說,過去是這樣的,但現在,根據新的知識,我們可以做出不同的選擇,創造一個不同的現實。這完全取決於我們對自己有多誠實。

我們生活在騙局中

holocaust memorial

有人說,承認事實是智慧的開始。人們很容易理解,例如對商人來說,盡可能准確和實時的庫存信息是有效銷售的先決條件。

然而,在涉及道德價值的問題上,我們希望對事實(尤其是錯誤)視而不見,並盡可能以積極的方式展示自己和我們的過去。但視而不見並不能改善我們的狀況。恰恰相反:一個人如果不認識自己的錯誤,就很容易重復這些錯誤。如果我們不認識我們的歷史,它往往會重演。

當我第一次看到柏林迷宮般的大屠殺紀念碑的照片時,我想知道它與所謂的猶太人種族滅絕有什麼關系。一般來說,人們的大腦立即認同了這種紀念碑的本質和信息。然而,我在這個大屠殺紀念館中沒有看到任何真實的東西。

有一次我看了一個關於這個紀念碑的視頻,其中展示人們可以完全消失在迷宮中,我立即意識到我們在生活的騙局中。大屠殺和整個二戰是一個謊言,至今仍影響著我們的生活。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了,這是毫無疑問的。然而,它的歷史在媒體和歷史書中被歪曲得體無完膚,因為歷史是勝利者(同盟者,All-Lied)書寫的。

是時候為阿道夫·希特勒和國家社會主義德國恢復名譽了

Reichstag

 

當我在 20 世紀 70 年代第一次聽說大屠殺時,許多人問,德國人是如何允許它發生的。根據新的信息,我們了解到,根本就沒有對猶太人進行系統性的種族滅絕。問題是,關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謊言怎麼可能流傳到今天。

當我和人們談論希特勒和大屠殺時,通常的反應是:這一切都有明確的記錄,自 20 世紀 70 年代以來,我們已經看到了這麼多的紀錄片,毫無疑問,這是真的。在我看來,這聽起來像是人們在告訴我,他們更願意相信好萊塢的故事講述者,而不是做客觀研究的歷史學家。

當許多人一生都在慶祝他們參加戰爭的家庭成員和親戚是民族英雄時,那麼要客觀地看待此問題一定很困難。但我們的靈性成長需要我們超越時間和地點。如果我們保持被洗腦的幻想,我們就無法看到我們所處的真實狀況。許多人認為,伊斯蘭化是當今民主國家的最大威脅。然而,伊斯蘭化隻是實現更大目標的一種手段,即廢除民主國家,讓人類被一個上帝選擇的世界政府奴役。

世界上所有的動蕩都可以追溯到這個世俗的新世界秩序(猶太世界秩序,Jew World Order)。在世界大戰期間,所涉及的欺騙行為並不像今天這樣明確界定,也沒有描述性的術語。然而,阿道夫·希特勒完全了解這些事實。通過他的國家社會主義政府,他用生命和鮮血與試圖征服人類的黑暗勢力作斗爭。

不幸的是,在世界大戰時,世界上有那麼多有用的白痴,與黑暗勢力結盟,希特勒和國家社會主義者被打敗了。現在發現人類留下的東西就在我們面前。整個世界似乎是一個瘋狂的電視真人秀,一切都被顛覆了:善就是惡,法西斯分子是好人,壞人是保護傳統價值觀的人,流氓是和平運動者,恐怖分子是保護他們的民族和傳統的人,反科學的廢話被稱為科學,真正的科學被稱為反科學。民族國家的政府已經成為木偶劇院,國家憲法或司法沒有任何意義。然而,在適當的情況下,它們會被引用,就像個人責任一樣,它沒有從更廣泛的角度看待自己的責任。

邪惡的本質

Wolves in Sheep Clothing

 

在欺騙人類的過程中,幾乎沒有任何一個人的特征像人類固有的社會行為(團結)、同情心和關心同伴的傾向。換句話說,是對建設性合作的渴望。通過喚醒良知和因果法則,很容易操縱人的思想,這些都是非常模糊和致命的概念。基督徒認為良知是一個人在上帝指導下的標志,盡管我們知道良知的聲音可能是基於錯誤的偏見和迷信。

上述狼在羊圈裡假裝成羊的場景很好地說明了邪惡的本質。耶穌告訴人們要防備假先知,他們披著羊皮來到我們身邊,但內心卻是貪婪的狼。耶穌說到先知們,因為這符合當時的精神。如今,先知這個詞可以用權威這個詞來代替,它給出了一個更普遍的概念。

耶穌說的是操縱人們的當局,他們假裝和我們一樣,但他們的生活受完全不同的規則所支配。耶穌繼續說:”你們要憑著果實來認識他們”,因為 “荊棘上豈能摘葡萄,蒺藜裡豈能摘無花果。好樹結好果,壞樹結壞果”。(馬太福音7:15-20)

今天,這一點已經變得非常清楚,因為我們看到民主規則被用來瓦解有組織的憲政國家。人權是由那些隻關心自己權利的人保護的。試圖維持民主選舉的假象,同時在民族國家的頭上安插傀儡政府,悄悄地拆除了民主法治的結構和制衡。

在芬蘭,一個很好的例子是任命一個所謂的合適的人領導國家審計署,這掩蓋了該機構的最初目的。該機構不再履行其最初的使命,即監督納稅人的錢被正確和有效地用於社會建設。那些所謂維護民主和法治概念的跨國實體操縱政府和當局,讓他們把國家的錢轉移到南歐國家,例如,以 “歐盟刺激計劃” (EU stimulus package) 的形式。

狼和羊

Yin - Yang當我們想到羊圈裡的狼時,我們馬上就會想到將發生的致命的畫面(狼吃羊)。為了避免損害,我們認為需要盡快開始保護羊群。但一切都有正負之分,男性和女性,陰陽能量,力求平衡。陰性和陽性與性別無關。所有的人都有陽性和陰性的能量。積極和消極不是用來形容好或壞的。它們是特性,如正負電荷。陰和陽描述了人類的電磁能量場。

羊是女性的陰性能量,狼是男性的陽性能量。幾千年來,地球一直被陽氣所支配,即陰陽符號的白色一面。當你談論白人至上主義時,這是它與現實的唯一接觸。白人與種族沒有關系。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能量的影響,即使他們不能解釋這些能量。

男性的陽氣是以大腦為中心的。它的特點是強調外部地位和外在形象。它強調主動(電子)活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生活被競爭和爭奪最佳位置所支配。被陽剛、外向的能量所支配的人,會不惜一切代價從外部世界獲得他們想要的東西。

然而,地球的振動頻率正在改變。我們正在從雙魚座時代進入水瓶座時代,由女性的、以心臟為中心的磁性陰能量主導。在陰陽符號中,陰的能量由黑暗面代表。它是維持生命的力量,其核心是真理,也是我的座右銘。與會努力控制事物的陽氣不同,陰氣則會吸引它所需要的東西。因此,它在本質上是被動的,但本身卻非常強大。

陰性能量不僅是新的創造性和維持生命的能量。它也有能力摧毀那些不再服務於新造物的結構。舊的思維模式、信仰和觀念在阻礙我們的發展方面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因為它們是自我的包袱,使我們的能量振動頻率低。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放下那些通往自由的道路上的絆腳石,這一點非常重要。

2013 年 1 月,我寫道,水瓶座時代是一個個人和全球變化的時代,身體、思想和精神相互之間的整體平衡工作。強調的是個人自由地按照自己的意願發展,並首先尋求自己的真理。

心靈煉金術師 Christina Lopes 關於這方面的發展和能量的影響制作了幾個視頻(鏈接如下),從根本上解決了地球轉變的精神挑戰。人的精神成長和對真理的認識是將我們從良心和因果法則的惡性循環中解放出來並實現真正自我的必要條件。綿羊體內有巨大的力量,因為它們激活了自己體內維持生命的力量。

Vishen Lakhiani 也制作了許多擴展人類意識的視頻,他談到人是如何成為自己社會和文化的囚徒的,因為他有條件地遵循某些習俗和信仰和規則。他說,擴大意識(精神成長),需要我們問自己三個基本問題:
我是誰?
我想要/需要什麼?
我知道什麼?

當我們回答后兩個問題時,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就清楚了。我想要什麼和需要什麼提出了目標的問題。為了確定我們的願望和需求,我們需要區分短期目標,這往往是實現長期目標的手段。如果我們想促進我們的福祉,短期和長期目標必須保持一致。

當我們問自己我知道什麼時,我們必須專注於內心感覺(知道)的東西是真實的,我擁有的知識是從外部接受的,是我的文化灌輸。意識不是自我的靈性,而是自我的意識與我們的內在導航儀、直覺知覺或集體意識相連接,並開始在智力能量場中積極運作。

到 2021 年 4 月 30 日,據說阿道夫·希特勒自殺已有 76 年。就個人而言,我認為他是逃匿了。他的話在我耳邊回響。“他們可以壓迫我們,征服我們,甚至殺死我們,但我們不會投降。”(Sie können uns unterdrücken, sie können uns meinetwegen töten, aber kapitulieren werden wir nicht)。這句話包含了希特勒和國家社會主義德國的絕對性。這是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在沃爾姆斯議會上感受到的那種絕對性,當時他說,違背自己的良心行事既不對也無益。

希特勒對自己非常有信心,他說:”我的靈魂將從墳墓中升起,人們將知道我是正確的”。阿道夫·希特勒的精神確實已經從墳墓中升起,這反映在世界范圍內民族民粹主義的興起,以及人們對猶太人的世界秩序(Jew World Order)越來越多的反對。

明年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 77 周年。我希望全世界都能廢除將否認大屠殺定為犯罪的立法,並釋放良心犯。為了使自己擺脫被束縛的生活,我們必須按照內心的真實想法來生活。我在本文開頭附加的圖片提醒我們,我們必須從我們心中的灰燼中建立起神的聖殿。上帝幫助我們。

 

參見:

人類是時候修復了 I
人類是時候修復了 II
人類是時候修復了 III
希特勒和國家社會主義德國
同情不是共情
即將到來的新世界秩序
什麼是意識?
神在寺廟在我心中
被吸引力法則吸引的思想
生活在量子場(神聖的矩陣)

Jeremy Griffith: FREEDOM – The End of The Human Condition (Amazon)
World Transformation Movement (HumanCondition.com)

christina-lopes.com: Accelerating your spiritual awakening

Resonance Science Foundation.org

Michael Singer: The Surrender Experiment (my journey into life’s perfection) (Amazon)

Tosha Silver: Outrageous Openness (Letting the divine take the lead) (Amazon)

Clarissa Pinkola Estes: Women Who Run with the Wolves (Amazon)

Hidastaelamaa.fi: 3 tapaa, joilla kehosi yrittää kertoa sinulle jotain – Tästä syystä mahanpohjaa kutkuttaa (DeepL-translate makes a good translation)

Thomas Goodrich: The Death of Nazi Germany, 1944-1947 (Amazon)

Tedor Richard: Hitler’s revolution: Ideology, Social Programs, Foreign Affairs (Amazon)
Friedrich Stieve: What the World Rejected: Hitler’s Peace Offers 1933-1940 (Amazon)

World War 2 Truth – “The Truth is Hate to Those Who Hate the Truth”
World War 2 Truth: Links

Subverted Nation: What Jews Think of Humanity

視頻:

Hellstorm – The Real Genocide of National Socialist Germany

The Greatest Story Never Told (The Story of Adolf Hitler, Playlist)
Europa – The Last Battle (Playlist)
Mark Weber: Looking Ahead in an Age of Darkness

Kaadetaan EUn paketti eduskunnassa (Tuomas Malinen)
Valta Kuuluu Kansalle OSA II
EU DIKTATUURI

Nassim Haramein (interviewed by Vishen Lakhiani): The Physics of Spirituality
Nassim Haramein: The Connected Universe
Nassim Haramein on The Quantum Science behind Personal & Global Healing
Nassim Haramein (Quantum University, Resonance Academy)- The Field of Boundless Information

Christina Lopes: Where do I start in my awakening?
Christina Lopes: Can Dark Spiritual Beings REALLY Harm You? (The True Nature of Evil)
Christina Lopes: What Is Karma REALLY? [How It Affects Your Life!]
Christina Lopes: Feminine Energy: What It REALLY Is And Why You NEED It [Tips To Activate]
Christina Lopes: What Is SPIRITUAL BYPASSING? [How To Stop Doing It!]
Christina Lopes: How To Quickly Develop Intuition! [The Missing KEY!]
Christina Lopes: How To RAISE YOUR VIBRATION In 5 Powerful Steps!
Christina Lopes: 5 Top Features Of Your ENERGY SYSTEM! [Chakras And Aura]

Vishen Lakhiani (Mindvalley Talk): What’s The Next Level Of Your Evolution?
Vishen Lakhiani (Mindvalley Talk): 3 Simple Questions To Figuring Out What You Want From Life
Vishen Lakhiani (Mindvalley): Techniques to Hit Your Top 3 Goals Faster
Vishen Lakhiani (Mindvalley): The Four Rules of Life that Change Your View of Everything

The Interview That “Solves the Human Condition And Saves The World!”

TRANSFORMATION 2021: MESSAGE TO MANKIND
2021 MESSAGE TO MANKIND – Crop Circles

Thrive – What on Earth Will It Take?


REGISTRATE FOR FREE VIEWING IN THIS LINK

Release Inner Conflict and Anger ✤ 528 Hz Anxiety Cleanse ✤ STOP Overthinking, Worry and Stress

Abba: Move On

 

5-4-3-2-1-Share


REGISTRATE FOR FREE VIEWING IN THIS LINK

人類的心理/精神發展比科技發展落后很多年。我們的社會生活在很多方面都讓我們想起了席爾德市民這個故事;房子蓋好后,工作人員發現房子沒有窗戶。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嘗試用麻袋把日光帶進屋裡。

不理智的行為隻是因為人們不知道什麼是自然和常識。在美國,新聞報道,教師們被鼓勵教授 ‘民族數學’。根據一些觀念,傳統數學體現了’白人至上’,因為它要求學生們提供正確的答案。

將數學歸類為白人至上是基於這樣的信念,即數學是人類的發明。然而,數學是一門自然科學,是一種通用語言。它完全獨立於人而存在,遵循著自己的規律,人不能隨意修改。它體現了我們的培養基,智慧能量場(神)的運作。科技的發展,在最大程度上要歸功於有數學天賦的人。

事實是有些人想降低一些人的標准水平,這隻能說明他們不了解人類的心理/精神成長潛力。一部分可能是由於想快速取得令自己和他人滿意的結果。但是,如果人們看不到自己的資源,也看不到別人的內部資源,那麼人類最重要的本質,也就是我們之所以平等的原因,他們是不知道的。一個民主國家會變成什麼樣呢,如果公民沒有共同的定點(常識和道德)和歸屬感?無非是自我的游樂場。

重置(The Great Reset) — 這是怎麼來的?

大多數人認為,他們改變外部條件的唯一機會就是影響別人的態度。人類的行為是被動的。人們對外界觀察到的情況或事物作出反應。自 20 世紀 70 年代末以來,電視上播放了越來越多的電視劇和節目,這些節目中充滿了邪惡的人,他們設計陰謀、撒謊和操縱他人,並試圖讓他們以一種對自己有利的方式行事。這似乎已經成為了主流。很多人認為,人與動物最重要的區別就是人類能夠編造出可信的故事,讓大家相信。事實真相對他們來說毫無意義。

幾十年來,人們被電視洗腦,難怪許多人認為他們在電視上看到的就是正確的行為方式。這些人成為媒體、公共機構、非政府組織的議員(政治家)和決策者。今天,世界(尤其是西方民主國家)非常混亂,人們不知道該相信什麼。人們對政治家和媒體失去了信心。人們互相指責對方,所有的注意力都轉向了外部世界。人們期望別人改變他們的觀點來滿足自己的欲望。別人必須放棄自己的私心,為我的私心服務。

缺乏信任導致了社會凝聚力的崩潰。實際上,這意味著使人們致力於建設社會和使世界運轉的的動力已經消失。現在,在 21 世紀,黑格爾辯証法 (Hegelian Dialectic)對社會政治結構和社會目標產生了整體性的影響。黑格爾辯証法(問題,反應,解決方案)是一種手段,將我們的思想和行動指向沖突,從而找到當權者預設的解決方案。如果你質疑官方的真理,也就是說,如果你提出錯誤的觀點,你將被排除在社會生活之外。你的影響力和事業將被摧毀。實際上,這就是極權主義。

重置 — 世界的復興

當權者很容易操縱被動的人們,因為他們知道人們在自動駕駛模式下的反應。目前的情況甚至不利於那些擁有世界 90% 以上的財富的人。對於自我戰場的問題,世界經濟論壇(WEF)推出了行動方案 The Great Reset (重置)。直譯過來,在芬蘭語和別的西方語言中是歸零的意思。 我的重置發生在 1979 年,當時我中風了,在醫院裡發現自己完全癱瘓,不能說話。當我們談及重置時,會產生一種跳入未知領域的可怕印象。然而,在我的案例中,重置是一個新生活的開始。這個新生活的核心是認識到我不能從外界尋求行動模式,而必須開始動腦筋,激活自己的內在力量。我被動的生活態度變得活躍起來,我開始創造自己的現實。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談到 Tuomas Malinen 和他的觀點時,提到了 The Great Reset 行動方案。在翻譯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在網上搜索了帶有關鍵詞 “great reset” 的官方中文翻譯。最后我在 WEF 的網站上找到了這個詞,它被翻譯成了世界的復興。在閱讀了中文的相關文章后,我意識到這個行動方案所關注的問題與我多年來在博客中所寫的一樣。

以下是我讀到的文章中的直接引文: “為了保障人類的未來和繁榮,我們需要變革經濟模式,將人與地球置於全球價值創造的核心…這場人類悲劇為我們敲響警鐘。我們必須建立更加平等、包容、可持續和更有韌性的經濟和社會,以應對流行病、氣候變化和我們所面臨的許多其他全球變化。”
“我們必須開展一場世界的復興運動,來建立新的社會契約,確保尊重每個個體的人格尊嚴。此次全球健康危機揭示了舊體系的不可持續性:缺乏社會凝聚力、平等機會和包容性。…我們需要在新社會契約中建立代際責任,以確保我們不辜負年輕人的期望。”
“新冠肺炎疫情加快了我們向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的過渡。我們必須確保數字、生物和物理世界中的新技術始終以人為本,並為整個社會服務,為每個人提供公平的機會。
除了經濟生活和社會關系,人們的(道德)觀念也需要改革。”“我們需要改變思維方式,從短期思維轉變為長期思維,從股東模式轉變到利益相關方責任制。環境、社會與善政必須成為公司和政府問責制的重要組成部分。”
“這場全球多方利益相關者峰會的主要推動力量是年輕一代,以確保“世界的復興”對話超越傳統思維的界限,具有真正的前瞻性。”
“這就是為什麼世界經濟論壇將匯聚全球 400 多個城市(全球杰出青年社區)中成千上萬的年輕人,他們將通過強大的虛擬網絡中心(hubs)與達沃斯的各界領導進行互動。每個中心都將實行開放政策,將所有感興趣的公民納入對話之中,確保年會向所有人開放。此外,全球媒體和社交媒體網絡將動員數百萬人,讓他們分享自己的意見,為他們提供參加達沃斯年會討論的入口。”

新社會契約

上述世界經濟論壇的行動計劃聽起來像是常識,值得推廣。但是,它卻讓人非常懷疑,因為它被認為是全球主義者的伎倆之一。 無論我們在政治版圖上的立場如何,人們都必須在自己身上找到走出舒適區的勇氣。尊重他人尊嚴的首要條件是允許自由交換意見。這種自由應該是社會契約的核心。人類已經擁有了在地球上創造一個天堂的技術。這也需要勇氣,因為這些技術是包羅萬象的。

他們被認為是一種極權主義的形式。當我們看到監控攝像頭跟蹤我們的每一步時,我們會說老大哥式監控(Big brother monitors)。在西方民主國家長大的人,將極權主義視為剝奪我們自由的工具,並精神分裂地恐懼它。我們接受與我們的孩子和監護人有關的極權主義,但我們希望保留我們的自由和對自己的事情的自我控制,這在很多方面就像在水裡畫了一條線。 全球性的挑戰表明,人與人之間存在著顯著的相互依賴性。問題是考慮他人是否會限制我們的自由?

人們認為,自由就是可以在不同的選擇中進行選擇。你的選擇(替代方案)越多,我們就覺得越自由。說到世界的復興,很多人的態度似乎是:“太可怕了,現在那些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要把我們爐子上的灰燼帶走了!  我們以后什麼都不擁有,我們隻需要購買服務。”大家都在關注這個明顯的悲劇。但這是否減少了我們的選擇?

每個人(幾乎)都知道,我們的價值不在於外在的地位。我們擁有什麼或是否擁有任何東西並不重要。所有權並不能改變我們的尊嚴。我們的尊嚴就在我們的內心。對宇宙無限可能性的認識,才是我們精神成長潛力的基礎。在這方面,所有人都站在同一個起點,無論我們在物質世界中的地位如何。

從這一點來看,新的社會契約理應力求擺脫人的外在化和對物質吸引力的追求。最自然的方式是將金錢(掙錢潛力)與人類的勞動和創造力聯系起來,因為人類的勞動和創造力是一種可再生資源。事實是,它的價值與人類的健康、快樂和積極性的高低成正比增長。因此,每個人自然需要為人類的福祉做出貢獻。

善治–技術奇點

當人們想到社會的管理時,他們會想到不同的政治結構和政策。然而,我們的政治制度從右翼到左翼都顯示出它們是不合適的。也許這不是政治生活本身無效的問題,而是一個人要想成功地領導別人,需要具有成熟的心智。自我不斷地相互沖突,每個人都在(暗中)策劃自己的議程,操縱他人,除非領導者已經說服成員為共同的目標而努力。當你思考什麼是沒有任何政治准則的善治時,你會想到父母與后代的關系。在一個管理良好的家庭中,父母的工作是使自己在某種意義上成為不必要的,讓后代能夠獨立生活。在社會關系中,這一點並不復雜。家庭及其社會關系是社會的基本單位。

有人說,社會主義的初衷是助人自助。這就是父母最擅長做的事情。他們幫助孩子掌握自己的生活。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擺脫憤世嫉俗的老大哥式監控器思維,並開始建立一個現有技術惠及所有人的未來。 當我第一次看到技術奇點這個詞的時候,以為是人工智能超越人類的智力,能夠自我發展,從而獨立於人類。現在我在維基百科上看到,未來研究中的技術奇點是指一種假說,即超人的人工智能加速了人類的技術發展和社會的變革,以至於奇點之前的人無法理解或有意義地預測未來。

超人的人工智能永遠不可能取代人類,除非我們自己想要。一個熱愛建設性合作與和平的人,對人工智能沒有任何恐懼。相反,人工智能讓犯罪分子無法秘密犯罪,讓操縱者無法傳播謊言,讓破壞力量無法破壞他人的生活。這一切都取決於我們如何發展人工智能。它可以成為一個好牧人,尊重每個人的尊嚴,增加我們的安全感。 人工智能可以作為每個人的私人助理,幫助我們進化成最好的自己。技術官僚們常常認為人工智能比人類的能力更強。這隻是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的能力,盡管我們已經得到了很多關於人類超能力的線索。但是,他們一般被認為是自然界的怪胎。如果它們確實指的是每個人的精神成長潛力呢?

我的腦海裡有無數次互聯網搜索引擎給我帶來的我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東西。有時我用過搜索詞,有時沒有。我相信吸引力法則會讓我注意到我有意識或無意識地關注的事情。對於互聯網的發展來說,還有什麼比讓它直接回應我們的思想,與世界上最聰明的人不斷對話,獲得第一手資料更美妙的事情呢?我們都可以感覺自己是世界的公民。已經有了一個人工智能機器翻譯機,它能以驚人的准確度翻譯世界上大多數主要語言。

100 多年前,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發現了一種可再生的清潔能源。 然而,人類仍在繼續從物質中創造能量,盡管可以無限期地從源能中提取電力。我們繼續污染環境,使自己生病,破壞自然的平衡,盡管維持這種平衡的方法就在我們眼前。事實上,人類的活動在最大程度上類似於席爾德市民,當時工作人員發現房子沒有窗戶。然而,這隻是他們認知不足的問題。隻要打開窗戶,事情就會迎刃而解。

 

參見:

夢開始的地方

Adrian Monck: “世界的复兴”:独特双模式峰会,开启2021年 (DeepL-translate makes a good translation)

Alem Tedeneke: World Economic Forum Launches New Global Initiative to Advance the Promise of Responsibl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he Shift Network

ThriveOn.com

視頻:

What is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Eckhart Tolle & Russell Brand: Become Awake Now! (What does reset mean in psychological terms) This is epic!

Gregg Braden (interviewed by Alec W.Sims, Sound Healing Global Summit): Change Yourself from Within before The Experience of the World Around You Changes
Gregg Braden & Bruce Lipton: What It Really Means To Be A Sentient Being

Thrive – What on Earth Will It Take?


REGISTRATE FOR FREE VIEWING IN THIS LINK

Lawrence Palevsky: Covid-19 Exposed

Candace Owens & Russell Brand: Populist Revolution – Will It Go Left or Right?
Candace Owens: Democrat Laws Negatively Impact Minorities

Traveling with Kristin: How I See the US After Living Abroad for 15 Years [CULTURE SHOCK]

Only Human: Stephen Wiltshire – The Human Camera

Elon Musk (Interviewed by Create Quantum Wealth): We Should really be Concerned About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Manifest Miracles ✤ Attraction 432 Hz ✤ Balance Chakras While Sleeping

 

5-4-3-2-1-Share
Man at the Crossroads (人在十字路口 - 帶著希望和高瞻遠矚的眼光去選擇一個新的更好的未來)

迭戈-里維拉(Diego Rivera, 1886-1957)Man at the Crossroads (人在十字路口 – 帶著希望和高瞻遠矚的眼光去選擇一個新的更好的未來)

 

雖然我在一年前就決定,不把精力放在關注當今的政治上,但我還是在另類媒體上關注了美國總統大選后的情況。芬蘭在上次大選中,選舉舞弊現象也很明顯,但芬蘭的政客和具有羊群心態的公民對此卻一點也不轟轟烈烈。

因此,我很興奮關注美國的進展情況。人們似乎很有決心,我相信這些努力將導致具體的解決辦法。一切都是徒勞的。防止全球主義政變的良好努力導致了災難性的失敗。這還不是全部:除了慘痛的失敗,白宮還表現出他們的羊群心態,道歉說特朗普的支持者要求公平選舉。

悲劇的是,在推特關閉了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的賬戶后,它譴責了烏干達總統在地方選舉前兩天關閉社交媒體的行為(鏈接如下)。由此可見,社交媒體上真正的權力掌握者與媒體巨頭的門面人物截然不同。

特朗普最堅定的支持者在新的全球主義政權的審判下,隻能任人宰割–甚至被指控為’國內恐怖分子’。所以,我們期待著新時代的’紐倫堡’審判。聽著一些政客對’清洗’的要求,我就會想到這一點。人們按照自己的說法是在捍衛民主和言論自由,卻在審判捍衛公民權利的公民。

2016 年,我很高興特朗普當選總統,我很遺憾在他執政期間事情升級了。然而,這是一件好事,因為人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了我們的發展方向。如果你睜開眼睛看清真相(即事實)。所有的事情都有一個事實的真相,雖然很多人試圖把自己對真相的解釋(他們的信仰)強加給別人作為真相。真理就是真理,不管人們在會堂裡多麼認真地祈禱,宣誓不是宣誓,保証不是保証,承諾不是承諾(The oath shall not be an oath; the vow shall not be a vow; the pledge shall not be a pledge)。

關於特朗普的執政和抱負—抽干腐敗權力機器的沼澤—隻有一件事讓我懷疑他的成功和真正的目標:他把最糟糕的游說者、猶太復國主義者留在他身邊,並任命他們為顧問和政府的關鍵職位。

在當選之前,特朗普就世界政府問題發表了一個強有力的演講(鏈接如下)。是不是因為希拉裡·克林頓(Hillary Clinton)是他的對手,所以他在演講中給人的感覺好像世界政府是克林頓的成就。不過,我不想為任何人的惡行辯護,我想說的是,克林頓在世界政府中的影響力就像撒哈拉沙漠中的一個屁。美國現在正在收獲它幾十年來種下的果實。

世界政府的猶太復國主義(深國)

幾天前,我從 Magnet Media 上讀到了本杰明·弗裡德曼(Benjamin Freedman,1890年10月4日-1984年5月)1961年在華盛頓威拉德酒店發表的演講。弗裡德曼原本是猶太人,但因為 1945 年勝利的猶太(猶太復國主義)精英的共產主義,他辭去了有組織的猶太教。他用自己的余生和他的大部分巨額財富來揭露完全控制美國政府的猶太(猶太復國主義)精英的暴政(如在他的《事實就是事實》一書中)。

弗裡德曼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因為他本人曾在猶太人(猶太復國主義)的最高圈子和有社會影響力的猶太人(猶太復國主義)組織內部。弗裡德曼本人認識許多在當時具有重大影響的人,包括伯納德·巴魯克(Bernard Baruch)、塞繆爾·安特邁爾(Samuel Untermyer)、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約瑟夫·肯尼迪(Joseph Kennedy)和約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

弗裡德曼演講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信息是,當 1960 年 8 月 25 日,約翰 J肯尼迪總統(當時的參議員)在紐約向美國猶太復國主義組織發表演講時,美國引發了第三次世界大戰。也就是說,肯尼迪在演講中承諾用美國的武裝力量保証以色列猶太復國主義政府的存在。

弗裡德曼認為,以色列國的誕生是經不起推敲的。這是猶太復國主義黑手黨的陰謀之一,當美國總統開始公開支持這種不公正現象時,就不會有好的后果。

猶太復國主義者的陰謀(貝爾福宣言)

第一次世界大戰在1914年夏天爆發。在兩年內,德國將贏得這場戰爭。德國潛艇已經從大西洋掃蕩了所有的護航船隊。英國站在那裡,她的士兵沒有彈藥, 站在那裡,她面臨著一個星期的糧食供應… 而在那之后,她將面臨飢餓。法國軍隊已經叛變了。 俄國軍隊正在叛逃。而意大利軍隊已經崩潰了。

在德國的土地上沒有開過一槍。沒有一名敵軍士兵越過邊境進入德國境內。然而,德國卻在這裡向英國提出和平條件英國,在1916年的夏天正在認真考慮這個問題。他們別無選擇,要麼接受德國寬宏大量地向他們提供的談判和平,要麼繼續戰爭並被徹底打敗。

當那件事發生時,在德國的猶太復國主義者,代表東歐的猶太復國主義者, 和在倫敦的猶太復國主義者去了英國戰爭內閣,他們說: “看這裡。你們還可以贏得這場戰爭。你們不必放棄。你們不必接受德國現在向你們提供的談判和平。如果美國願意作為你們的盟友加入 你們可以贏得這場戰爭。”

當時美國並沒有參加戰爭。事實上,美國支持德國。但是,猶太復國主義者告訴英國:”我們將保証讓美國作為你們的盟友加入戰爭,與你們並肩作戰,如果你們答應在戰爭勝利后給我們巴勒斯坦。”

 

猶太復國主義者的陰謀成功實施,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被打敗。作為對其陰謀的獎賞,猶太復國主義者得到了巴勒斯坦,也就是現在的以色列國建立的地方。弗裡德曼認為,英國有權向所謂的猶太人許諾巴勒斯坦,就像美國有權向日本許諾愛爾蘭一樣。

在猶太國家建立之前,耶路撒冷首席拉比 Yosef Tzvi Dushinsky(1867-1948年)代表居住在巴勒斯坦的60,000名居民的東正教猶太社區親自向聯合國提交了一份請願書:”我們希望表示我們堅決反對在巴勒斯坦的任何地方建立一個猶太國家。與猶太復國主義者不同的是,東正教猶太人並不強調他們作為’上帝的選民’的地位,而是強調猶太人有責任與其他國家和平共處。我的文章《以色列是否猶太人的國家?》中寫到過這些。

猶太復國主義者隨時隨地驅使美國的政治家和其他國家的決策者按照他們的想法做事。中東的戰爭至今仍在繼續。猶太復國主義者的陰謀在全世界范圍內進行著。這就是世界政府。影子政府。深國。信息戰。第三次世界戰爭不管你想怎麼稱呼它。

社會的分裂能量

美國大選的最后一幕讓人唏噓不已。當法院甚至拒絕調查本身就是叛國罪的罪行時,各級法院都失去了民主和法制。接受舞弊的選舉結果,是對民主和法治的嘲弄。但在一個媒體、法院、經濟生活、國防軍等都由講故事的人和陰謀家領導的國家,還能指望什麼呢?

人們創造自己的現實。最重要的是,我們要相信基於事實的真相,而不是編造的故事。我們的信仰和認知,也就是我們的感覺和思想,在根據吸引力法則運作的神聖能量場中產生影響。人們可以欺騙自己和對方,但我們無法欺騙上帝。我們得到的是我們自己傳播到環境中的東西。真正的繁榮不是靠謊言、欺騙和暴力來實現的。

自以色列建國以來,美國一直忠實地為猶太復國主義黑手黨服務。可悲的是,特別是愛國的美國人,他們一般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卻把猶太人(猶太復國主義者)當作’上帝的選民’來崇拜。這是很可悲的,因為根據弗裡德曼的說法,所謂的東歐猶太人有92%是皈依猶太教的哈扎爾人,他們與所謂的聖地沒有關系。哈扎爾人是一個好戰的民族,他們因為好戰而被趕出亞洲。弗裡德曼在演講中說,稱他們為’聖地的子民’, 就像稱中國穆斯林為阿拉伯人一樣可笑。

美國已正式與共產主義作斗爭。然而,它把最壞的共產主義者(猶太復國主義者)置於國家的特別保護之下,因為他們所謂的對”上帝的子民”的責任。共產黨人把人們的財富社會化到避稅天堂(和以色列)的私人賬戶中。

聯合國在其存在期間,發表了保護人權和保障全世界和平共處的宣言。然而,與此同時,聯合國還保護那些剝奪其后代人權和剝奪其子女成長為社會正式成員的機會的宗教。即使在芬蘭,也有一個基督教教派強迫一名婦女嫁給強奸犯,因為據說她在上帝面前已經失去了清白,這在社會上是不能容忍的。

傳統上,西方社會的孩子被教育要尊重事實,在任何情況下都要以事實為重,因為說謊是蔑視他人權利的表現。此外,謊言的痕跡很短。

然而,在宗教自由的幌子下,一些社區的孩子們從小就被教育:說謊不僅是好事,甚至是可取的,尤其是對”異教徒”的撒謊。孩子們被教導要利用別人,以犧牲別人的利益來鞏固自己的地位。甚至有學者認為,人最重要的特點就是編造可信的故事,讓大家相信。用通俗的話說,這是公然的謊言,是對他人公民權利的直接蔑視,其中最重要的一項權利就是獲得真實相關信息的權利。

哈羅德·華萊士·羅森塔爾(Harold Wallace Rosenthal)是一位美國參議員的高級顧問,也是一位頗具影響力的猶太復國主義者,熟悉猶太復國主義者的做法,他在1976年的一次採訪中解釋了猶太復國主義者在美國的思維方式和參與政治的情況。我在《共產主義、資本主義和猶太人的世界秩序》一文中對採訪內容進行了簡要的整理。羅森塔爾說,猶太復國主義者從來沒有擁有一個從他們自己的意識中發展出來的宗教機構,因為他們缺乏任何一種理想主義。

羅森塔爾又說,猶太復國主義者最大的謊言是他們假裝是一個宗教團體。特別是在與政府打交道的圈子裡,官員們隻有很少的歷史感,他們能夠比較輕鬆地實施他們臭名昭著的欺騙行為。因此,人們從來沒有絲毫懷疑猶太復國主義者形成了一個獨特的民族,人們認為他們隻代表自己的”信仰”。

上帝在社區中的力量

美國大選最終顯示的好處是,特朗普選擇了一條阻力最小的道路。一戰和二戰讓我們看到了阻力最大的道路造成的后果,也讓我們看到了全球主義者(猶太復國主義精英)的能力。很多人將特朗普的行為解讀為絕對的投降,這讓很多人感到非常失望。然而,無論是特朗普還是其他任何決策者,都無法消除”深國”的觸角。它們深深扎根於社會結構之中。

我不認為特朗普已經改變了主意。相反,事情一直有待於”上帝”的行動。我們還沒有看到最后一幕。人類有一個偉大的未來,因為大多數人都希望得到公正和繁榮。我們創造自己的現實。這一切都取決於公民自己如何共同創造他們想要的現實。還是像羅森塔爾在採訪中描述的那樣,我們繼續互相指責,而陰謀家則在幕后高興的搓手。

社區生活的運作原理與我們的身體完全相同。身體是由數以萬億計的智力細胞組成的,這些細胞本身有能力維持我們的健康和福祉,並在任何情況下找到平衡。不過,這需要細胞與宇宙的源能–神聖能量場有聯系。

我們的身體,就像我們的社會一樣,從屬於我們的信念和觀念。我們的信念和觀念要麼在各個層面賦予我們力量,要麼就會消解我們的能量。細胞隻在自我的范圍內運作,除非我們像維姆·霍夫(Wim Hof) 那樣行動,他有意識地將他的身體置於最大的允許狀態,在那裡自我的影響被重置。智能細胞與宇宙的源能相通,並可以完全自由地按照自己的規律運行。宇宙能量場的自然狀態是和平、愛、合作(共創)、互信、正義等。

在學校裡,我被教導社會中最小的單位是家庭。但根據新的研究,可以說社會上最小的單位是公民個人我們每個人都有能力創造一個自由、公正和繁榮的社會,讓公民茁壯成長。我們必須首先在心中創造這樣一個社會。我們心中的幸福感很快就會體現在周圍的社會中。

 

參見:

人類是時候修復了 II
人類是時候修復了 I
以色列是否猶太人的國家?
共產主義,資本主義和猶太人的世界秩序
以自身的條件來平衡的生活
我們需要什麼?

diegorivera.org: Man at the Crossroads

ZH本杰明-弗里德曼的演讲,华盛顿特区威拉德酒店,1961年。 Automatic translation by DeepL Translate

Speech of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original)

Benjamin Freedmanin puhe Willard Hotellissa, Washingtonissa, 1961 FI
Magneettimedia: Freedmanin puhe Willard Hotellissa, Washingtonissa, 1961

Automatic translations of the above speech by DeepL Translate in DE,ES,FR,IT, NL,PL,PT,JA,RU,ZH:

DE Rede von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ES Discurso de Benjamin H. Freedman, Hotel Willard, Washington D.C., 1961
FR Discours de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IT Discorso di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NL Toespraak van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PL Przemówienie Benjamina H. Freedmana, Hotel Willard, Waszyngton, 1961 r.
PT Discurso de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JA ベンジャミン・H・フリードマンのスピーチ、ウィラード・ホテル、ワシントンD.C.、1961年
RU Речь Бенджамина Х. Фридмана, отель “Уиллард”, Вашингтон, 1961 год.

Understanding The History Of Khazarian Jews

Fresh from censoring select voices before and after US election, Twitter howls ‘HUMAN RIGHTS’ as Uganda shuts down social media

視頻:

Donald Trump on World Government (Deep State)

Rabbi Dovid Weiss: Zionism has created ‘rivers of blood’

Gregg Braden: This is What We’ve All Been Waiting For
Gregg braden: You Can Change The World of Today & The Future of Tomorrow

 

5-4-3-2-1-Share
李子柒: 一個現實生活中的公主

李子柒: 一個現實生活中的公主

 

10 月中旬發表了最新的文章后,Youtube 向我介紹了最新的刺繡機,它的多功能軟件,就像電腦一樣。裁縫隻需要在必要的時候換線,排布,設計刺繡圖案,其他的工作都是機器做。機器似乎沒有對創意設置任何限制。
在思考機器如何進一步改進的時候,我想到了中國的雙面繡,就是我家裡的那種。在搜索關於中國刺繡的視頻時,偶然打開一個介紹四川蜀繡的視頻。

視頻中,一位年輕女子坐在一個拉伸的刺繡圖案前面。她的針法本身就像在冥想。當我看這個人(李子柒)的其他視頻時,我很驚訝:一個人怎麼能完成這麼多的事情,懂得這麼多我們習慣認為是特殊技能的東西?

她展示了原材料是如何改變形態的,以及將它們變成消費品是多麼容易。在一個視頻中,她在田裡播種棉花作物,收集棉花,並將棉花原料制成床褥。在另一個視頻中,她養蠶,用蠶殼制作生絲。 她剪羊毛,洗淨羊毛,將它們紡成紗線,並將紗線綹子染色,織成過冬的毛衣。在她的手中,麻木的樹皮變成紙,灰燼變成墨,一抹色彩變成畫,木竹變成家具,園林的收獲變成飯菜,或者花草變成化妝品。

她播種和收割水稻和玉米,晾晒谷物,磨成面粉,烤制面包。作為一切的保証,她親自制作面包窯。她的座右銘似乎是:不會做的都可以學習。做事情何必半途而廢,隻要有更大的投入,就能達到 100% 的感覺,甚至更強的滿足感!

心境歸零時刻

看子柒的視頻是如此的吸引人,兩三個小時的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我沉浸在其中,就像子琪沉浸在她的工作中一樣。她的注意力似乎完全集中在她正在做的事情上。她把一個平凡的農家小院和日常的瑣事變得像一棟漂亮的別墅,沉重的農活顯得輕盈而有意義,給人帶來快樂和愉悅。

看視頻的時候,靈魂休息,心境歸零。生活在大自然的中心,做人做事都是以自己的性格為導向,擺脫了都市生活的條件和金錢的束縛,讓我們知道了自己的可能性。子柒集服裝設計師、畫家、廚師、木匠、農民、模特、藝術家、牧羊人、攝像師、編輯等多種身份於一身。

從一個城鎮居民的角度來看,關注基本生活的視頻非常有吸引性。春播秋收,四季分明的自然規律,清晰地體現了自然界的因果關系: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這與物質世界的關系不多,因為無論我們在地裡播下什麼樣的種子,庄稼都可能被破壞。我們得到的是我們播種(傳播)給環境的那種能量。我們自身能量的頻率也會吸引環境中類似的能量。當我們看視頻的時候,我們就會感覺到:靈魂得到了休息,心靈回到了原來的狀態,我們最上層的感覺就是感恩和平靜。子柒的作品就會產生這樣的能量。

毛毛虫變蝴蝶

李子柒創造了很多人夢寐以求的生活方式。然而,她的生活並不總是那麼美妙。相反,她的人生是一種灰姑娘的故事,始於父母的離異。在幼年時期,她就受到繼母的虐待。從 6 歲開始,她的爺爺奶奶把她帶大。十幾歲時,爺爺去世,奶奶無力撫養她。她不得不結束學業,進城找工作。

起初在城市的生活很艱苦。她晚上睡在公園的長椅上,隻有面包作為食物,有時還住在橋下。然而,她很快就適應了,並學會了新的東西,這使她很快就能在經濟上養活自己和奶奶。在城市生活了 8 年后,她的奶奶病了。

她決定趁奶奶還在世的時候,搬回家鄉,好好陪伴奶奶。她沒有絲毫猶豫,因為她自己也很向往家鄉山裡的簡單生活。子柒認為,城市生活最大的恩賜就是讓她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麼。

小時候的艱難經歷,迫使李子柒不得不聽從自己的內心、直覺,相信自己,也就是內心的指引。子柒就是一個完美的例子,她是一個受內心指引的人,她有能力利用手中的資源,抓住機會。她的天賦和能力完全變現在她的生存本能上。外表上,她是瘦弱的,但內心卻是堅強的,堅韌的,堅定的,獨立的。子柒自己說,她有兩面性:一面是非常敏感和感性,另一面是非常實際的。

按自然規律生活

子柒 22 歲回到農村,這意味著她還有一輩子的時間。首先,她開了一家網店,銷售自制產品。為了促進網店的銷售,她把產品的制作和使用過程制作成視頻。這些視頻都是無聲的短片,引人入勝。

很快,這些視頻就成了子柒的商標,由於時間不夠,她不得不關店。視頻的主題之一是向被疏遠的城市居民展示他們的食物從哪裡來(大米不長在樹上),以及原材料如何變成產品等。這些視頻的主旨是自然界的共生,即人、動物和植物的共生。它們讓中國文化和精神面貌被世界所知。

子柒並沒有提前計劃她的視頻,而是自發地完成所有的事情。這也是她(到目前為止)拒絕商業合作的原因之一。她不希望贊助商對視頻內容提出自己的要求。視頻的內容是在大自然的條件下創作的。子柒觀察周圍的環境:哪些花開了,哪些蔬果成熟了,可以吃,可以保存。隻有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她才能在自然的條件下生活,實現真正的自我。

在內心的指引下生活

在 Youtube 上對李子柒視頻的討論表明,人們和我一樣對她的視頻內容感到驚訝。有人問,這個女人是哪個星球來的?她有什麼不能做的事情嗎?有人說,看完她的視頻,感覺點個披薩真的很平淡。

一般來說,大家認為子柒的萬能是一種特殊的能力。如果要從她的能力中尋找特殊之處,我認為她最大的才能就是看到了自己所掌握的資源,並且懂得欣賞。事實上,有些人的資源甚至比子柒還要好,但誰也沒有看到自己的機會,不會欣賞自己的資源。在子柒的視頻聊天中,也有人說子柒標准低。一個不文明的農民。好像文明隻會在城市發展,需要教育。

在我的童年時代,上世紀 60 年代,人們還抱著一種態度,認為隻有窮人才會到森林裡採摘漿果和蘑菇。隨著城市化的發展,人人都想在干干淨淨的室內工作。這種與自然的疏離被視為文明人的通道。今天,很大一部分在金錢條件下生活在城市裡的人哀悼自己的被剝奪,並尋找機會展示。

在一些地方,司法系統對弱勢群體所犯的罪行進行了減刑。然而,處於劣勢在很大程度上是我們自我產生的幻覺。我們的內心從來沒有拋棄過我們。很多人不相信,大多數人也不知道,自己有一個內在的存在。然而,我們的信念和期望都會影響我們為自己創造的現實。在好的和壞的兩方面。子柒在內在存在的指引下生活,讓我看到人類有一個豐富的未來。我們的內在存在是我們與自然的聯系,是生命之源的無限智慧。

 

參見:

Liqizi shop

Liziqi Channel

視頻:

Li Ziqi: The Secret of Her Success (English Subtitle)首位破千萬訂閱的華人Youtuber:這樣的李子柒可遇不可求!萬字解析她憑啥火遍全球?

Liziqi Channel: – Traditional Chinese Craft that Has Existed for Thousands of Years
Liziqi Channel: The Life of Cotton 棉…棉花的一生
Liziqi Channel: Ancient Oriental methods of the Sericulture, the solution to the cold (Silk quilt)
Liziqi Channel: (羊羔毛斗篷) Weave a lamb wool cape for the freezing winter
Liziqi Channel: Bamboo Sofa 为生活添一抹淡雅绿意,用砍下的竹子制些物件儿——竹沙发

Abraham Hicks: How do you begin to believe things you don’t believe
Abraham Hicks: Your only opponent is you
Abraham Hicks: How to own your own vibration
Abraham Hicks: Focus on what you have

Machine Embroidery: Brother Luminaire XP2 Features & Demo

 

5-4-3-2-1-Share

蝴蝶當我在年初聽到腎臟腫瘤時,我首先想到的是在我今年康復得很好之前不要考慮任何治療方法。 我認為手術后至少需要兩個月的恢復時間。我想,我的狀況越好恢復的速度就越快。我原本希望腫瘤手術會在下半年進行,但我沒有給醫生說什麼,因為他們讓我明白推遲兩個月在手術是有風險的。

就我個人而言,我沒有感覺到腫瘤威脅著我的生命。相反,缺乏運動對我身體的影響通常是顯而易見的。這就是為什麼健身鍛煉對我來說是首要任務。 當醫生無法讓我在 4 月份改變主意時,他們將我送到了姑息治療中心。

我第一次去姑息中心時,得到的結果是我實際上無法從那裡得到幫助,但我的生活將開始圍繞腫瘤而發展。我絕對不想那樣。無論我做什麼,都需要監視腫瘤對身體的影響情況,但是這種感覺與監視腫瘤移除后的發展情況是完全不一樣的。我認為手術是最好的治療方法,盡管這意味著手術后一段時間我完全依靠他人的幫助。

所以我自發地決定手術。手術開始前,我想要解決牙痛的問題。我在公立的牙醫診所得到了第二天早上的預約。在從牙醫診所回家的路上我和助理說,現在我們隻需要等待醫生通知我們手術的時間。到家之前,我收到了醫院的電話通知,我的手術時間是 7 月 2 日。也就是在我簽署同意手術后不到一個月。

一旦達成協議,該手術的准備工作將以合理的順序迅速進行。我感激並且敬佩的是不同醫療部門之間的良好的合作情況。一切似乎都是自然而然地發生的。我的工作是確保我的個人信息在各個階段都是最新的。

在手術室做最后准備的護士提醒我,我有一位很好的醫療團隊,我的任務是積極思考並創造積極能量。我堅信體內的智能細胞可以與醫生和護士一起工作,從而使一切順利進行。可以這麼說,我拋開了自我,把一切都留給了主。

手術后,下午 4 點鐘我在恢復室內清醒,我的主要感覺是嘴巴特別干。我呼吸困難(直到我帶上呼吸連接器),但是我身體上沒有什麼可以用疼痛來形容的。我的肚子有點痛,但是我之前想的是可能十倍的痛苦。

之后就不疼了。當我站起來時,肚子裡的內在傷口有點痛,但隻有片刻。劇烈的血管收縮或肌肉痙攣會引起更討厭的疼痛感。我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橫向手術傷口,在我的身體左側彎曲通過隔膜直至右下肋骨處。 隻有當我大笑或咳嗽時,它才會疼。否則,它的疼痛感不會超過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普通傷口的程度。

盡管手術使我的身體有些不適和無力感,但這是一個神奇的事件。當我醒來時,我感覺我仍然置身於夢幻的星辰中(如同被施了魔法一樣)。正常情況下,一個腎臟重 150 克(5.29 盎司),但我腫大的,被切除的患有腫瘤的腎臟重 1.7 千克(3.7磅)。這對我來說是身體智能的指示。

腫瘤有 17 厘米(6.6 英寸)長,最寬的地方是 13 厘米(5.1 英寸)。顯然,如果我的腎臟保持其正常大小,並且腫瘤無法控制地生長,那麼很久以前腎臟就無法工作並造成了其他損害。然而,智能的腎臟細胞盡其所能的保持了器官的正常運轉。它隨著腫瘤的擴散而擴大。腫瘤的一部分處於壞死狀態,我相信智能的腎臟細胞的保護措施的效果也是如此。

如果智能細胞能夠維持我們的健康和器官的正常功能,那麼惡性腫瘤在體內如何發展的問題就出現了。我認為腫瘤的發展與社會的腐敗是一樣一個隱患。腐敗器官有時被稱為癌症。可能在某一時刻,人體創造了良性生長來保護自己,但在某個時候腫瘤已經開始履行自己的使命(可能成為身體最大最重要的器官)。

光明會原本也有良好的目標。光明會創始人亞當•魏薩普(Adam Weishaupt)的目的是傳播啟蒙運動的思想。目標在於強調人們思維中的理性,摒棄迷信並降低教會和國家的權利。當組織獲得新成員時,這些新成員並沒有將組織的原有目標內化,而是想鞏固自己的地位並執行自己的使命(議程),該組織就變成了一個破壞社會活動的秘密社會。

手術后的生活

手術前,我在網上看到有人在摘除腎臟后擺脫了心臟問題和貧血的困擾。看到手術對我自身狀態的影響是很有趣的。

第一個明顯可見的變化是我的腿沒有像以前那樣腫。我注意到我的視力變好了。食欲同樣也得到了改善。體重下降了 5-6 公斤,其中一部分是摘除的腎臟的重量。我的理療師說這都是因為淋巴循環的改善。當液體不使身體膨脹時,眼壓恢復正常,視力變好。體內液體的積聚很容易使體重增加 2-3 公斤,即 4-7 鎊。很明顯隨著淋巴循環的改善,體重會減輕。

當我離開醫院的時候,我的血紅蛋白水平是 100,這表明是貧血。當我回到家時,其數值迅速提高。。近年來,我逐漸放棄了很多的食物,因為它們造成了腿部的腫脹和各種問題。手術前,我隻吃高蛋白食物和酸菜。手術后,我恢復了正常的飲食。

手術 21 天后,我第一次在 Alter Gravity 跑步機上行走。盡管肌肉無力,行走的重量比手術前輕。直到現在,我行走的重量和速度都像今年年初時一樣。

在手術期間,我擺脫了腫瘤,但在醫院的生活也是我精神成長的一個機會。我看到每個人是如何很好的合作,但盡管我期望一切都很順利,自然而然地發生,但我並沒有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我意識到,盡管醫療體系的發展使事情變得更容易、更快捷,但最終我個人還是對治療的成功負責。

我是運營項目的協調員(項目經理)。無論如何,我希望我的內心能夠控制自己,我所吸引的一切都應該是受到我內心的影響。換句話說,我的內心應該是我的吸引點。如果我讓自我決定,那麼我很容易成為我生命中最薄弱的一環。

2017 年 9 月,我寫道,精神成長的目標是阻力最小的道路。按照亞伯拉罕的說法,阻力最小的道路是一個不好的表達,因為它包含了阻力,盡管是很小的程度。

我們的目標是徹底擺脫自我創造的阻力,讓我們的內在自己引導,變得敏感地傾聽內在的沖動。為了實現我們想要的,達到我們的最高目標,調整我們的精力是非常重要的。亞伯拉罕用最大的允許之路來描述這一點,這就是最偉大的奉獻之路。我們應該無條件地臣服於內在的指引。隻有這樣,內在才能連接到無形世界。

 

參見:

我創造自己的現實 I
我創造自己的現實 II
精神成長的目標: 最小阻力之路

視頻:

Abraham Hicks: Let The Source Choose Your Path, It Will Be Shown To You
Abraham Hicks: If you want it – it is done
Abraham Hicks: Spending more time with source energy
Abraham Hicks: Focusing on your own life
Abraham Hicks: Tapping into your power

 

5-4-3-2-1-Share
1234...10...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