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於十字路口的人類

Man at the Crossroads (人在十字路口 - 帶著希望和高瞻遠矚的眼光去選擇一個新的更好的未來)

迭戈-里維拉(Diego Rivera, 1886-1957)Man at the Crossroads (人在十字路口 – 帶著希望和高瞻遠矚的眼光去選擇一個新的更好的未來)

 

雖然我在一年前就決定,不把精力放在關注當今的政治上,但我還是在另類媒體上關注了美國總統大選后的情況。芬蘭在上次大選中,選舉舞弊現象也很明顯,但芬蘭的政客和具有羊群心態的公民對此卻一點也不轟轟烈烈。

因此,我很興奮關注美國的進展情況。人們似乎很有決心,我相信這些努力將導致具體的解決辦法。一切都是徒勞的。防止全球主義政變的良好努力導致了災難性的失敗。這還不是全部:除了慘痛的失敗,白宮還表現出他們的羊群心態,道歉說特朗普的支持者要求公平選舉。

悲劇的是,在推特關閉了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的賬戶后,它譴責了烏干達總統在地方選舉前兩天關閉社交媒體的行為(鏈接如下)。由此可見,社交媒體上真正的權力掌握者與媒體巨頭的門面人物截然不同。

特朗普最堅定的支持者在新的全球主義政權的審判下,隻能任人宰割–甚至被指控為’國內恐怖分子’。所以,我們期待著新時代的’紐倫堡’審判。聽著一些政客對’清洗’的要求,我就會想到這一點。人們按照自己的說法是在捍衛民主和言論自由,卻在審判捍衛公民權利的公民。

2016 年,我很高興特朗普當選總統,我很遺憾在他執政期間事情升級了。然而,這是一件好事,因為人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了我們的發展方向。如果你睜開眼睛看清真相(即事實)。所有的事情都有一個事實的真相,雖然很多人試圖把自己對真相的解釋(他們的信仰)強加給別人作為真相。真理就是真理,不管人們在會堂裡多麼認真地祈禱,宣誓不是宣誓,保証不是保証,承諾不是承諾(The oath shall not be an oath; the vow shall not be a vow; the pledge shall not be a pledge)。

關於特朗普的執政和抱負—抽干腐敗權力機器的沼澤—隻有一件事讓我懷疑他的成功和真正的目標:他把最糟糕的游說者、猶太復國主義者留在他身邊,並任命他們為顧問和政府的關鍵職位。

在當選之前,特朗普就世界政府問題發表了一個強有力的演講(鏈接如下)。是不是因為希拉裡·克林頓(Hillary Clinton)是他的對手,所以他在演講中給人的感覺好像世界政府是克林頓的成就。不過,我不想為任何人的惡行辯護,我想說的是,克林頓在世界政府中的影響力就像撒哈拉沙漠中的一個屁。美國現在正在收獲它幾十年來種下的果實。

世界政府的猶太復國主義(深國)

幾天前,我從 Magnet Media 上讀到了本杰明·弗裡德曼(Benjamin Freedman,1890年10月4日-1984年5月)1961年在華盛頓威拉德酒店發表的演講。弗裡德曼原本是猶太人,但因為 1945 年勝利的猶太(猶太復國主義)精英的共產主義,他辭去了有組織的猶太教。他用自己的余生和他的大部分巨額財富來揭露完全控制美國政府的猶太(猶太復國主義)精英的暴政(如在他的《事實就是事實》一書中)。

弗裡德曼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因為他本人曾在猶太人(猶太復國主義)的最高圈子和有社會影響力的猶太人(猶太復國主義)組織內部。弗裡德曼本人認識許多在當時具有重大影響的人,包括伯納德·巴魯克(Bernard Baruch)、塞繆爾·安特邁爾(Samuel Untermyer)、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約瑟夫·肯尼迪(Joseph Kennedy)和約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

弗裡德曼演講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信息是,當 1960 年 8 月 25 日,約翰 J肯尼迪總統(當時的參議員)在紐約向美國猶太復國主義組織發表演講時,美國引發了第三次世界大戰。也就是說,肯尼迪在演講中承諾用美國的武裝力量保証以色列猶太復國主義政府的存在。

弗裡德曼認為,以色列國的誕生是經不起推敲的。這是猶太復國主義黑手黨的陰謀之一,當美國總統開始公開支持這種不公正現象時,就不會有好的后果。

猶太復國主義者的陰謀(貝爾福宣言)

第一次世界大戰在1914年夏天爆發。在兩年內,德國將贏得這場戰爭。德國潛艇已經從大西洋掃蕩了所有的護航船隊。英國站在那裡,她的士兵沒有彈藥, 站在那裡,她面臨著一個星期的糧食供應… 而在那之后,她將面臨飢餓。法國軍隊已經叛變了。 俄國軍隊正在叛逃。而意大利軍隊已經崩潰了。

在德國的土地上沒有開過一槍。沒有一名敵軍士兵越過邊境進入德國境內。然而,德國卻在這裡向英國提出和平條件英國,在1916年的夏天正在認真考慮這個問題。他們別無選擇,要麼接受德國寬宏大量地向他們提供的談判和平,要麼繼續戰爭並被徹底打敗。

當那件事發生時,在德國的猶太復國主義者,代表東歐的猶太復國主義者, 和在倫敦的猶太復國主義者去了英國戰爭內閣,他們說: “看這裡。你們還可以贏得這場戰爭。你們不必放棄。你們不必接受德國現在向你們提供的談判和平。如果美國願意作為你們的盟友加入 你們可以贏得這場戰爭。”

當時美國並沒有參加戰爭。事實上,美國支持德國。但是,猶太復國主義者告訴英國:”我們將保証讓美國作為你們的盟友加入戰爭,與你們並肩作戰,如果你們答應在戰爭勝利后給我們巴勒斯坦。”

 

猶太復國主義者的陰謀成功實施,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被打敗。作為對其陰謀的獎賞,猶太復國主義者得到了巴勒斯坦,也就是現在的以色列國建立的地方。弗裡德曼認為,英國有權向所謂的猶太人許諾巴勒斯坦,就像美國有權向日本許諾愛爾蘭一樣。

在猶太國家建立之前,耶路撒冷首席拉比 Yosef Tzvi Dushinsky(1867-1948年)代表居住在巴勒斯坦的60,000名居民的東正教猶太社區親自向聯合國提交了一份請願書:”我們希望表示我們堅決反對在巴勒斯坦的任何地方建立一個猶太國家。與猶太復國主義者不同的是,東正教猶太人並不強調他們作為’上帝的選民’的地位,而是強調猶太人有責任與其他國家和平共處。我的文章《以色列是否猶太人的國家?》中寫到過這些。

猶太復國主義者隨時隨地驅使美國的政治家和其他國家的決策者按照他們的想法做事。中東的戰爭至今仍在繼續。猶太復國主義者的陰謀在全世界范圍內進行著。這就是世界政府。影子政府。深國。信息戰。第三次世界戰爭不管你想怎麼稱呼它。

社會的分裂能量

美國大選的最后一幕讓人唏噓不已。當法院甚至拒絕調查本身就是叛國罪的罪行時,各級法院都失去了民主和法制。接受舞弊的選舉結果,是對民主和法治的嘲弄。但在一個媒體、法院、經濟生活、國防軍等都由講故事的人和陰謀家領導的國家,還能指望什麼呢?

人們創造自己的現實。最重要的是,我們要相信基於事實的真相,而不是編造的故事。我們的信仰和認知,也就是我們的感覺和思想,在根據吸引力法則運作的神聖能量場中產生影響。人們可以欺騙自己和對方,但我們無法欺騙上帝。我們得到的是我們自己傳播到環境中的東西。真正的繁榮不是靠謊言、欺騙和暴力來實現的。

自以色列建國以來,美國一直忠實地為猶太復國主義黑手黨服務。可悲的是,特別是愛國的美國人,他們一般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卻把猶太人(猶太復國主義者)當作’上帝的選民’來崇拜。這是很可悲的,因為根據弗裡德曼的說法,所謂的東歐猶太人有92%是皈依猶太教的哈扎爾人,他們與所謂的聖地沒有關系。哈扎爾人是一個好戰的民族,他們因為好戰而被趕出亞洲。弗裡德曼在演講中說,稱他們為’聖地的子民’, 就像稱中國穆斯林為阿拉伯人一樣可笑。

美國已正式與共產主義作斗爭。然而,它把最壞的共產主義者(猶太復國主義者)置於國家的特別保護之下,因為他們所謂的對”上帝的子民”的責任。共產黨人把人們的財富社會化到避稅天堂(和以色列)的私人賬戶中。

聯合國在其存在期間,發表了保護人權和保障全世界和平共處的宣言。然而,與此同時,聯合國還保護那些剝奪其后代人權和剝奪其子女成長為社會正式成員的機會的宗教。即使在芬蘭,也有一個基督教教派強迫一名婦女嫁給強奸犯,因為據說她在上帝面前已經失去了清白,這在社會上是不能容忍的。

傳統上,西方社會的孩子被教育要尊重事實,在任何情況下都要以事實為重,因為說謊是蔑視他人權利的表現。此外,謊言的痕跡很短。

然而,在宗教自由的幌子下,一些社區的孩子們從小就被教育:說謊不僅是好事,甚至是可取的,尤其是對”異教徒”的撒謊。孩子們被教導要利用別人,以犧牲別人的利益來鞏固自己的地位。甚至有學者認為,人最重要的特點就是編造可信的故事,讓大家相信。用通俗的話說,這是公然的謊言,是對他人公民權利的直接蔑視,其中最重要的一項權利就是獲得真實相關信息的權利。

哈羅德·華萊士·羅森塔爾(Harold Wallace Rosenthal)是一位美國參議員的高級顧問,也是一位頗具影響力的猶太復國主義者,熟悉猶太復國主義者的做法,他在1976年的一次採訪中解釋了猶太復國主義者在美國的思維方式和參與政治的情況。我在《共產主義、資本主義和猶太人的世界秩序》一文中對採訪內容進行了簡要的整理。羅森塔爾說,猶太復國主義者從來沒有擁有一個從他們自己的意識中發展出來的宗教機構,因為他們缺乏任何一種理想主義。

羅森塔爾又說,猶太復國主義者最大的謊言是他們假裝是一個宗教團體。特別是在與政府打交道的圈子裡,官員們隻有很少的歷史感,他們能夠比較輕鬆地實施他們臭名昭著的欺騙行為。因此,人們從來沒有絲毫懷疑猶太復國主義者形成了一個獨特的民族,人們認為他們隻代表自己的”信仰”。

上帝在社區中的力量

美國大選最終顯示的好處是,特朗普選擇了一條阻力最小的道路。一戰和二戰讓我們看到了阻力最大的道路造成的后果,也讓我們看到了全球主義者(猶太復國主義精英)的能力。很多人將特朗普的行為解讀為絕對的投降,這讓很多人感到非常失望。然而,無論是特朗普還是其他任何決策者,都無法消除”深國”的觸角。它們深深扎根於社會結構之中。

我不認為特朗普已經改變了主意。相反,事情一直有待於”上帝”的行動。我們還沒有看到最后一幕。人類有一個偉大的未來,因為大多數人都希望得到公正和繁榮。我們創造自己的現實。這一切都取決於公民自己如何共同創造他們想要的現實。還是像羅森塔爾在採訪中描述的那樣,我們繼續互相指責,而陰謀家則在幕后高興的搓手。

社區生活的運作原理與我們的身體完全相同。身體是由數以萬億計的智力細胞組成的,這些細胞本身有能力維持我們的健康和福祉,並在任何情況下找到平衡。不過,這需要細胞與宇宙的源能–神聖能量場有聯系。

我們的身體,就像我們的社會一樣,從屬於我們的信念和觀念。我們的信念和觀念要麼在各個層面賦予我們力量,要麼就會消解我們的能量。細胞隻在自我的范圍內運作,除非我們像維姆·霍夫(Wim Hof) 那樣行動,他有意識地將他的身體置於最大的允許狀態,在那裡自我的影響被重置。智能細胞與宇宙的源能相通,並可以完全自由地按照自己的規律運行。宇宙能量場的自然狀態是和平、愛、合作(共創)、互信、正義等。

在學校裡,我被教導社會中最小的單位是家庭。但根據新的研究,可以說社會上最小的單位是公民個人我們每個人都有能力創造一個自由、公正和繁榮的社會,讓公民茁壯成長。我們必須首先在心中創造這樣一個社會。我們心中的幸福感很快就會體現在周圍的社會中。

 

參見:

人類是時候修復了 II
人類是時候修復了 I
以色列是否猶太人的國家?
共產主義,資本主義和猶太人的世界秩序
以自身的條件來平衡的生活
我們需要什麼?

diegorivera.org: Man at the Crossroads

ZH本杰明-弗里德曼的演讲,华盛顿特区威拉德酒店,1961年。 Automatic translation by DeepL Translate

Speech of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original)

Benjamin Freedmanin puhe Willard Hotellissa, Washingtonissa, 1961 FI
Magneettimedia: Freedmanin puhe Willard Hotellissa, Washingtonissa, 1961

Automatic translations of the above speech by DeepL Translate in DE,ES,FR,IT, NL,PL,PT,JA,RU,ZH:

DE Rede von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ES Discurso de Benjamin H. Freedman, Hotel Willard, Washington D.C., 1961
FR Discours de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IT Discorso di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NL Toespraak van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PL Przemówienie Benjamina H. Freedmana, Hotel Willard, Waszyngton, 1961 r.
PT Discurso de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JA ベンジャミン・H・フリードマンのスピーチ、ウィラード・ホテル、ワシントンD.C.、1961年
RU Речь Бенджамина Х. Фридмана, отель “Уиллард”, Вашингтон, 1961 год.

Understanding The History Of Khazarian Jews

Fresh from censoring select voices before and after US election, Twitter howls ‘HUMAN RIGHTS’ as Uganda shuts down social media

視頻:

Donald Trump on World Government (Deep State)

Rabbi Dovid Weiss: Zionism has created ‘rivers of blood’

Gregg Braden: This is What We’ve All Been Waiting For
Gregg braden: You Can Change The World of Today & The Future of Tomorrow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