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豬年快樂!

 

今年我們是土豬年(2019 年 2 月 5 日到 2020 年 1 月 24 日)。 豬在中國是非常重要的,漢字家的意思是屋頂下有一隻豬。從 1959 年起我就是一隻土豬, 我感覺接下來的一年將會是我的一年。不僅內心的感覺指向了這一點,而且過去的幾十年也是如此。在我的生活中經歷過的所有的豬年: 1971, 1983,1995 和 2007 年都是一個轉折點。

從某種意義上說,它們不是我在豬年取得特別成功的裡程碑,但它們是轉折點,我的精神得到成長和獨立性有了新的方向。

1971 年豬年開始時我 11 歲。那時我的母親去世幾個月了,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搬到了一個寄養家庭。當我沒有父母的時候,我覺得我要在各個方面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在童年和我年輕的早期,我從來不會沉迷於激情或誘惑,並隨波逐流,我想控制我生活中的一切。

當我開始第一次戀愛時,這種嚴格的自我控制在我的內心引起了巨大的不和諧,導致了我的疾病並結束了這段關系。

我嚴重的身體殘疾迫使我從一個新的角度來看待自己和這個世界。獨立和責任感增強了,1983 年我搬到了我的第一個家,在那裡我可以實現真正的自我。不久之后,我有了信仰,聖經成了我生活的基石。

我對基督的信仰在精神上治愈了我。我被最愉悅的、切實的愛所包圍。我很高興。我覺得自己飄浮不定。與人們墜入愛河時類似的經歷。我不再把世界和其他人視為威脅,但人們或多或少迷失了方向。我主要對自己負責,但我的新見解讓我看到了自己對人性的責任。以前,我或多或少的和大多人一樣迷失了方向,我不相信我能夠顯著地改善我的情況。隨著新的態度,我有意識地把精力集中在管理自己的生活上。

我的人際關系得到了改善(除了我的哥哥,雖然我因為他而有了信心,但那是另一回事)。我恢復了與安德日(André)的友誼.大約在我成為一名虔誠的基督徒一年后,我的演講能力自然而然地提高了(我在文章《世界變化》中提到了這一點)。當我能夠與人交談時,我開始了我的學習:首先在芬蘭的一所人民大學,然后在丹麥和德國。1987年,我進入大學學習德語作為一門主修課程。第二年我的計劃中加入了中文。我有了一輛電動輪椅,可以更快地從一個地方移動到另一個地方。

在歌德學院,我了解到德國有一所大學開設德語翻譯學位課程。此外,學校還培訓中文翻譯。我毫不猶豫的申請了那裡的學習。甚至在我成為殘疾人之前,我就想成為一名翻譯。唯一的問題是錢,但我相信在我被學校錄取后,學習的資金將會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被安排好。

(幾乎)一切都按計劃進行。當我在德國定居時,安德日幫了大忙。然而,我們的友誼就像是我的肉中刺,多年來我一直注意到我們之間沒有真正的聯系。安德日強調我們隻是朋友,但這並不意味著什麼。我讓自己在精神上盯著他。一部分的我想要相信,在我們的戀愛關系中,我為安德日塑造的理想形象。另一部分的我想要用常識勸我離開這段關系當它還容易的時候。

我和安德日的關系對我來說就像是一種癮,無論我怎麼努力都無法擺脫。我一直希望他找到一個伴侶,這樣我們的關系就會消失。

雖然我做了這樣的願望,但是當安德日在 1995 年的豬年給我介紹他的新伴侶時我感到非常沮喪。我唯一記得的是,當我第一次見到她時,她向我解釋外國人說話結結巴巴、口音很糟糕時是多麼可笑:“我波蘭人,我波蘭人。”我干巴巴地說:”我芬蘭人,我芬蘭人。”

她在我眼中令人厭惡。我一點也不想認識她。這一沖擊徹底破壞了我和安德日的關系,這是件好事。然而,我花了很多年的時間找到新的平衡。

在 2007 年的豬年,我搬到了一個更大的新公寓。大約 10 年前我完成了學業,並以自己的商業名稱從事翻譯工作。對我來說搬家不僅僅是物質和物質世界的問題,更是一種精神體驗。我覺得新的,明亮的空間擴展了我的意識。搬家后不久,我看了電影《時代精神》 (Zeitgeist),它給我的心理和精神成長提供了一個新途徑,盡管電影本身非常令人痛苦。我沒有任何承諾和限制阻止我獨立思考。它給人一種新的自由感。

我們創造自己的現實

2012 年,我看了一部關於吸引力法則的電影《秘密》。我開始意識到我的整個人生,開始關注於用我的思想力量創造現實的可能性。我注意到我周圍聚集了什麼樣的能量,以及我在創造什麼樣的能量。我把大部分財產捐給了回收中心。包括我的收音機,那是我每天早上醒來后首先要打開的。這是一個問題,因為聽每日新聞讓我沮喪,這不是開始一天的好方法。

到現在為止,我已經很多年沒有聽收音機了,但我一直在看電視。我曾經想過,我需要了解這個世界和黑暗勢力是如何運作的,這樣才能對事件做出明智的、具有時事意義的結論,並選擇我的立場。近幾個月來,我開始質疑這種概念。

在 20 世紀 80 年代,我沒有電視,除了一段很短的時間,當時我姐姐給我帶來了她的電視。我把它還給了她,因為在我使用它的那段時間裡,我覺得隻有一部紀錄片值得一看。

當智能電視上市時,我購買了自己的電視機,我可以在那裡觀看 Youtube 視頻。然而,近年來,我看了很多類型的犯罪系列。現在我被他們拋在后面的悲傷情緒所困擾。我可以更好地利用我的時間來提高我的能量水平。今年和未來我將集專注於此。

保羅(使徒)寫道:“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蕩;乃要被聖靈充滿。”(以弗所書5:18)20 世紀 80 年代,當我開始信仰后,每當情緒高漲時,情況就是這樣的。我的能量水平,也就是它的振動頻率很高。

 

參見:

新的開始

世界變化

人類是時候修復了 III

視頻:

Abba: Move On

 432Hz – The Deepest Healing | Let Go Of All Negative Energy

 

5-4-3-2-1-Share

發表評論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