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至上主义及其瓦解 – 认知和意识

你的生活与你无关

 

物质世界和非物质世界之间的概念区别,精神现实和自我现实之间的概念区别,还没有发展起来,因为我们的精神进化仍然处于起步阶段。当我们谈到精神成长时,它指的是我们身体存在的精神方面、心理方面,以及自我精神能力的成长。心灵的直觉、开明的心智(意识),也就是我们真实的自己,本身就是完美的。灵性的成长反映了我们有多接近真实的自己。

在德语中,当然许多其他语言中也是如此,自我的认知和直觉的心智,即意识,是由一个词来表达的,而且经常被当作同义词使用。精神世界(直觉、常识、圣灵)和物质世界(自我、心理)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尽管它们之间存在着无缝连接。

意识是一种精神品质,它是心灵的直觉、开明的心智。意识是自我的感知,与我们对内在和外在世界的心灵感知能力有关。我们也在谈论潜意识,它也不是精神意义上的意识。潜意识是我们所有有问题的经验和知识被自我倾倒的地方。自我倾向于把所有它不想处理的事情隐藏起来。它想美化自己的外表,换句话说,擦亮自己的盾牌。

人们把真理与知识和逻辑联系起来,因为我们把真理看作是事实的真相,用常识来处理我们头脑中的事情。但深思熟虑的意识并不是来自于我们知道什么。(我在 2012 年 7 月的文章《什么是意识?》中写到了这一点)然而,几乎每个人都会从外部世界中寻找能让他有意识的内容,能让他有家的感觉,能让他的心充满力量。

罗马哲学家普罗提诺在公元前 225 年说:“真理的区域不是作为我们外在的事务来研究的。它就在我们心中”。真理是我们的意识,是我们心灵的直觉,是我们的集体意识。

认知的解体

人们经常谈论反基督者和野兽的标记 666。他们与神秘主义、撒旦崇拜和恶毒有关。反基督者的概念来自希腊语 ΑΝΤΙΧΡΙΣΤΟΣ(antichristos)。对我们来说,前缀 anti 的意思是反对。然而,在希腊语中,它的意思是 ’取代什么’。

犹太至上主义是建立于人们向外部世界寻找机会来填补自己的心理和精神空白的基础上。从本质上讲,这与犹太人还是非犹太人,民族、种族、语言、(皮肤)颜色、性取向、宗教、意识形态或我们在外部世界遇到的、使我们彼此分离的任何其他东西无关。

人类的痛苦和不幸是由于人们不听从内心的启蒙思想,而是没有进一步考虑就抓住任何机会来提高自己的地位。自我的意识、机会主义的思想是很容易被操纵。只要人们在自己之外寻求生活的意义,他们就会心甘情愿地成为当权者的仆人。

自由的民主理想作为分而治之政策的工具非常有效,因为它把我们的注意力转向了外部世界。它助长了国家之间的不和,催生了少数民族的独裁统治。它使人们的道德沦丧,加速了作为有组织社会基础的传统价值观的破坏。
就像暴政国家的精英一样,特别是年轻人想象自己拥有最高的知识。可悲的是,今天的年轻人呼吁有机食品和产品、自然性和可持续发展,但在他们的行动中却显示出他们对人类的仇恨。

人类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我们注入身体的毒素最终会进入水和土壤中,然后进入到我们的食物中。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我们在织物和人造毛皮中编织的微塑料,以及我们混入肥料中的化学品等等。

Management by Perkele (专制管理)

人们可以暗示自己相信任何事情,这个弱点被世界的统治者所利用。在实践中,这在目前的冠状病毒恐惧宣传中最为明显,人们被迫在体内注射毒针。几年前,那些当权者和他们的走狗们一致宣称,绝不能让恐惧占据主导地位。
现在,大量的人导致了自己的死亡,因为无论怎样都无法让他们批判性地检查新冠疫苗与猝死、流产、心脏病发作、血栓、神经系统疾病等之间的联系。他们只是担心,如果他们拒绝接受毒针,可能会发生什么。

除了人们或多或少自愿地塑造自己的信念外,那些当权者有无穷无尽的手段来操纵人们按他们的意愿行事。对掌权者来说,执政是一种心理游戏:有些人试图通过专制的管理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即完全相信自己的判断,尽其所能来实施自己的想法,不加考虑地驳回反对意见,对下属发号施令。这涉及到任意对待和恐吓,是对下属的霸凌。

权力中心直接向世界发出信息,全民疫苗计划不仅打开了通过基因改造和强化来控制行为的大门,更重要的是,通过疫苗进行心理行为控制是有史以来最统一、最协调的心理武器。

权力顶端的决策者们知道,任何有自由和独立意识的人都会拒绝和反对注射新冠疫苗。然而,他们却坚持强制接种疫苗,并将自己的平等理想强加于人。他们通过让自己的核心圈子免于接种疫苗来显示自己比别人更平等。

当拥有绝对权力的决策者公然谈论他们用来控制人类的生物武器时,他们却虚伪地谈论他们对人类发展的责任。普通公民并不了解世界领导人所承担的重担。他们以其难以理解的智慧得出结论:世界上有太多的人,而地球上没有足够的资源来维持所有人类的生活。所以他们觉得有义务减少地球上的人口,以配合现有的资源(即他们自己的偏好)。

只要看一下世界地图,普通公民就可以看到,这个星球有潜力维持所有人的生命。地球表面的大部分都是闲置的,即未使用的。人类拥有的技术甚至可以将撒哈拉沙漠变成一片绿洲。为什么这还没有发生?

我相信,世界上大多数统治者的愿望是真诚的他们就像父母一样,只想给自己的后代最好的东西,但他们的思维完全被社会制约(洗脑)了,他们看不到大局。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将自己的世界观强加给后代,所以他们实际上并不知道什么是好的。

Management by Perkele (专制管理)vs.直觉管理

The Church of Our Lady_ruins vs rebuilt
Management by Perkele (专制管理)最初是一个瑞典术语,指的是芬兰的管理风格,即快速做出决定,而不是像瑞典的管理风格那样寻求共识,即寻求妥协并进行谈判。专制式领导和基于民主决策的引导式领导各有利弊。
在这两种情况下,重要的是决策者是受他们自己的自我影响,还是受心灵的直觉影响。同样的观点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人是让心中的启蒙思想来指导自己,另一种人是在外部世界寻求满足,他们的世界观是以自我为中心,对他们来说自我膨胀就是一切。

我认为,专制的领导方式首先是凭直觉的领导。在这里,领导者和掌权者更多的是听从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听从外部的影响。如果计划从一开始就是以自我为中心,而且决策越来越多地与强调和抬高自己地位的自负者联系在一起,那么凭直觉的领导是不可能的。凭直觉的领导就变成了 Management by Perkele 专制管理,每个人都在互相争论(诅咒,咒骂),谁的声音最大谁就赢。

我自己曾想过,为什么那些当权者试图以最艰难的方式来实现他们的目标,完全违背自然规律。很明显,平等是人类的理想,尽管许多人希望比别人更平等。平等不是由任何意识形态决定的。平等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品质。它被称为同情心。

有同情心的人把他的邻居当成自己一样对待。这不是一个怜悯或同情的问题,而是相信他人的智慧,以及让心灵直觉和常识引导他们生活的能力。在这方面,人类和社会的增长的潜力是无限的。谈到资源不足,就会想到有限和受限制的人。

2013 年 11 月,我在《前瞻性发展 I》一文中写道,芬兰电子游戏公司 Supercell 与日本 IT 公司的合并,为这家运营不到三年的 130 人的芬兰公司带来了 11 亿欧元的收益。此前不久,拥有 10 万名员工的诺基亚公司被出售,为其所有者带来了 50 亿欧元的收益。

当你看到这些数字时,其差异是惊人的。Supercell 的首席执行官 Ilkka Paananen 提出,良好的表现在于公司的环境:员工是公司的主人,因此自然地忠于公司。没有真正的领导者,每个人都是自力更生,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在一个工作群体中,每个人都互相支持,成为最好的自己。

这就是最好的直觉管理,与传统的管理方式比较,它所取得的结果是无比的成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对其他人的生活负责。我们唯一的责任是对自己的生活负责:成为真正的自我的责任。

 

参见:

什么是意识?
意识的进化
前瞻性发展 I
人类是时候修复了 IV – 恢复人类的荣誉
共振 – 伟大的神圣力量
奇妙的未来–人类的复兴
奇妙的未来 II

Dr Duke Speaks at the League of the South Convention (The most essential human right of all – the right of all peoples to exist and to be free. That is what is at stake in the Jewish Global Tyranny being installed at this moment across the Western world.)

Jacob Rothschild – “Equality” is the End Game

视频:

Neale Donald Walsch: Our Role In Evolution

Jean Nolan: It’s Time To Accept The Truth – IT’S WAR!

The path to totalitarianism never ends well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