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至上主义及其瓦解-对人类的欺骗

蜘蛛网

 

编造的现实

卡巴拉主义(Kabbalah)的犹太人相信,感知就是真理。我从一份德语共产主义宣言的序言中读到这样的话:“意识不会创造现实,但现实创造意识。”(Es ist nicht das Bewusstsein, welches das Sein, es ist vielmehr das gesellschaftliche Sein, welches das Bewusstsein erzeugt。)这就是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的地方。

实际上,这种说法认为,我们的内心世界 — 我们的信仰、价值观和态度 — 并不影响我们周围的世界,而是外部世界影响我们的内心世界。根据这种观点,人只是一个被动的存在,对外部世界的事件做出反应,这一切都基于五感。

这就是犹太人看到的非犹太人,非犹太人是他们的牲畜。犹太人本身就是现实的伪造者、发明者和塑造者。他们相信,一个谎言在不断重复时就会成为真理。他们认为他们可以自己改变自然规律。所以他们控制了大众传媒、电影和娱乐业来影响人们的看法。

以色列历史学家和梦想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是现代观念的创造者之一,他认为人类最重要的品质是创造合理的故事并让大家相信的能力。现实制造者的一个极端例子是 Herman Rosenblat ,他是大屠杀的目击者,他写了一个浪漫的故事。故事讲述了一个犹太男孩在集中营受苦的经历。他说,他的生命有一部分要归功于铁丝网外一个难以捉摸的女孩,这个女孩日复一日地冒着生命危险接近营地,向他扔苹果。他说他在十多年后才知道她的名字,当时他在美国进行相亲。

他的约会对象 Roma Radzicki,也是一名受迫害的犹太幸存者。在 Rosenblat 的书中,Roma 在一次约会中提到,她向一个被关押在德国施利本(Schlieben)布痕瓦尔德(Buchenwald)集中营的犹太男孩扔水果。Rosenblat 说,他就是那个男孩,并立即向她求婚。

Rosenblat 最初是在一个报纸写作比赛中写了他的故事,获得了出版和电影合同,并于 1996 年和 2007 年在奥普拉·温弗里(Oprah Winfrey)节目露面。在科学家开始怀疑之前,在 Rosenblat 承认故事中的核心人物(他的苹果拯救天使)是他的想象力之前,成千上万,甚至数百万的人听到了他们的故事。在接受采访时,当被问及他的故事中的矛盾之处时,他说: “这不是真的,但在我的想象中,在我的脑海中,我相信它是真的。”

这似乎就像儿童的想象力游戏一样天真。几天前,我看了纪录片《Misha and the Wolves》,它帮助我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这些编造的大屠杀故事。这部纪录片讲述了一场长达数年的法律斗争的故事,其原因就像 Rosenblat 的大屠杀生存故事一样无辜。一个比利时犹太女人 Misha Defonseca 在犹太教堂讲述了一个故事:她小时候从比利时步行到德国和波兰寻找她的父母,并得到了狼的照顾。

1997 年,一本关于这个故事的书出版了,引发了一连串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件,彻底摧毁了这本书的原出版商的生活。这本书还被拍成了电影,据说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

追寻真理

这本书的原出版商的生活已经完全被摧毁,并自发地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处境,以便她将自己的生活重新组合起来。她的研究从她在犹太教堂听到这个故事的那一刻开始,决定请 Misha 把她的经历写成一本书。

她写了一篇关于这一切的博客,并与一个人取得了联系,她说她可以帮助澄清这一切。他们在比利时有一个联系人,可以接触到战时的登记册。经过多年的研究,这位联系人找到了 Misha Defonseca 的出生证明和学校记录。这些资料显示,Misha 是一名天主教徒,在战争期间像其他学龄女孩一样在布鲁塞尔上学。

当事实证明这个故事是捏造的时候,它就像 Rosenblat 的故事一样被轻率地被驳回。Misha Defonseca 用语言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一本书就是一个故事,这是我的故事。这不是真正的现实,这是我的现实。有时我发现很难将现实与我自己的内心世界分开”。

大屠杀产业

在观看纪录片 《Misha and the Wolves》 时,我被它从头到尾似乎都在演戏的事实所震撼。在我看来,最初讲故事的人和后来在欧洲和世界各地讲故事的人,是两个不同的人。 该纪录片是高利润的大屠杀产业的一个典型例子。

故事的原始叙述者一开始甚至不想把她的经历写成书。当这个故事公开后,人们闻到了金钱的味道。这本书原来的出版商的生活被破坏了,更大的玩家介入。这个故事开始有了自己的生命。它创造了一个虚假的现实(幻觉),让那些易受骗的傻瓜相信。实际上,这只是另一种通过制造泡沫来赚钱的方式。

这是大屠杀产业中最糟糕的情况。‘Misha and the Wolves’ 只是冰山一角。天知道有多少生命仅仅因为人们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大屠杀的故事进行了公正的研究而被摧毁。对真相的否认不仅涉及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大屠杀,而且涉及考古学、物理学、医学、经济学等科学。

犹太人的优越性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发生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犹太人的目标:光明会、犹太复国主义和共产主义、共济会的建立,犹太人对天主教会的渗透,罗斯柴尔德银行王朝和国际银行卡特尔的建立,共产主义革命换句话说就是世界各地民族国家的毁灭,心理战形式的大屠杀故事的传播,费边社(Fabian Society)和反法西斯主义运动(Antifa)和女权主义的建立,对媒体、教育和娱乐业的接管,气候变化议程,LGBTQ 性行为,等等。

犹太人的优越性非常明显,仅仅是犹太人几乎拥有并控制一切的事实就能证明。美国参议院中 70% 以上的最重要职位由犹太人担任,尽管犹太人只占全国人口的 2%。他们公开宣布他们对以色列的忠诚。世界上最富有的 1% 的人,控制着世界的财富,其中大部分是犹太人,尽管世界上只有 0.02% 的人口是犹太人。然而,人们只谈论白人至上主义。

在 20 世纪 90 年代,据说在布鲁塞尔有 3 万名游说者。当时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我认为这表明民主正在发挥作用。当时欧盟似乎仍有改善欧盟公民生活的真正愿望。20 世纪 90 年代初,苏联解体,犹太寡头们向更广阔的世界寻求新的合作者和推进犹太事业的方法。在欧盟,这反映在要求废除改善公民生活质量的社会计划。

在欧盟,政治家们似乎不像在美国那样对犹太事业持开放态度。然而,几年前我看到一段视频,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访问以色列时,在演讲中强调了德国对以色列的忠诚。

许多西方受过高等教育的,虔诚基督徒用他们的生命和鲜血捍卫犹太人。他们把犹太人的优越性看作是他们确实是上帝的选民的证明。许多基督徒对犹太共产主义征服世界的企图以及他们在世界各地造成的大屠杀完全视而不见,其中有数亿人死亡。他们甚至拒绝考虑原始犹太教被欧亚大陆的哈扎尔人和其他阳具崇拜文化完全腐蚀了。

对犹太复国主义者来说,《圣经》的预言是一副愚弄那些易受骗的傻瓜的蓝图。 人们愿意相信《圣经》是上帝的话语,相信一切都按照上帝的旨意发生。然而,犹太复国主义者一直在幕后帮助事情的发展,他们 problem-reaction-solution(问题、反应和解决)的政策,像拴着皮带的绵羊一样带着人们到处走。

在历史书中,第二次世界大战仅限于国家社会主义德国的大屠杀和所谓的 600 万犹太人的死亡。仿佛整个战争都是为了犹太人而战。另一方面,这也是事实。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犹太复国主义银行家和控制盟国政府和媒体的犹太复国主义犹太人,与白人和异教徒(爱好和平的)犹太人之间的战争。

犹太人有很多种类,就像宗教往往分为不同的教派一样。犹太复国主义者(法西斯犹太人)对被同化的犹太人发动了战争,就像他们对白人非犹太人一样激烈。根据维基百科,阿里埃勒·沙龙(Ariel Sharon)的犹太父母于 1922 年从白俄罗斯移民到以色列,因为犹太人受到苏维埃共产主义政权(大部分是犹太人)的迫害。

犹太复国主义者向盖世太保(纳粹德国时期的秘密警察)告发犹太人。乔治·索罗斯等人在战争期间通过这种方式发财。几年前,我在 YouTube 上看到一个采访,索罗斯本人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认为自己的欺骗行为没有错,因为他想反正别人也会这么做。

如果非要找到一些积极的东西,我会说是犹太人对他们的行为是公开的。费边社的原始标志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Harold Wallace Rosenthal (在《隐藏的暴政(The Hidden Tyranny )》一书中接受了沃尔特·怀特(Walter White)的采访)尖锐地批评了基督徒的虚伪,他们通过披着羊皮的衣服来掩盖自己的罪行。他说:“只有那些混蛋、无知和误入歧途的人以及堕落者才能在你们的社会中找到和平”。 (It is only the jerks, the ignorant and misinformed and degenerates who can find peace in your society.)

这在 Covid-19 心理战(Plandemic)期间变得非常明显。基督教的西方国家完全没有处理好这场危机,最明显的例子是澳大利亚,它设立了集中营(隔离营)来压制那些不听话的、使用常识的本土恐怖分子。那些听话的公民,作为政府的爪牙,执行任何命令,丝毫不考虑他们行为的后果。

哲学家普罗提诺(Plotinus,公元前 204-270 年)说:“坏人利用统治者的弱点进行统治,这是公正的;弱者的胜利就是不公正的”。圣经将恶人的阴谋比作蜘蛛网(以赛亚书 59:4-6)。在真理面前,他们就像晨露中的蜘蛛网一样清晰地暴露出来。在真相面前,他们将崩溃,就像纸牌屋被弹开一样肯定会崩溃。当 Misha Defonseca 的故事的虚假性变得明显时,围绕着这个故事建立的、正在腐烂的社会的泡沫就破灭了。

 

参见:

Dr Henry Makow: Kabbalists Publicly Discuss Their Plot to Kill Millions
Dr Henry Makow: Our Shepherds Work for the Wolves
Dr Henry Makow: More Evidence Vaccines Contain a Barcode

Herman Rosenblat, whose Holocaust love story was beautiful but false, dies

Walter Gelles: An Impolite Message To Those Who Got The Covid “Vaccine”

视频:

Jean Nolan (Inspired): It’s Time To Accept The Truth – IT’S WAR!
General Michael Flynn 2021: Only One Thing Can Save America & The World Now

Rabbis Reveal Shocking Kabbalah Secrets

Inside Australia’s Covid internment camp

Dr. Sherri Tenpenny joins Mike Adams with latest update on covid vaccines and the fate of humanity

David Icke: There’s Not Enough Of Them To Stop Us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