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的进化

Dandelion Blowing
有句话说得好,我们的未来在年轻人身上。在写之前的文章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我们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因为新闻里似乎暗示着年轻人是完全混乱的。孩子们在学校里被教导,他们甚至应该质疑自己的性别,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性别是什么。加利福尼亚正在审议一项不分性别的购物法案,如果零售店和网店将男孩和女孩的玩具和衣服放在不同的区域,他们将被罚款。

根据美国的一项调查,23 岁以下的人中,有六分之一 (按自己了解 16%)的人声称自己是异性恋以外的人。对 1.5 万名 18 岁以上的美国人进行的调查发现,在确认为 LGBTQ 的人中,54.6% 的人说自己是双性恋,24.5% 的人说自己是同性恋,11.7% 的人说自己是女同性恋。11.3% 的人说他们是变性人,而 3.3% 的人说他们更愿意用另一个词,如”queer”来描述他们的性身份。然而,新闻还在继续:在 1.5 万名受访者中,86.7% 的人表示自己是异性恋,7.6% 的人没有回答有关性取向的问题。

问题来了,这条新闻是不是想扭曲人们对现实的认知?是否刻意突出边缘少数群体的地位?这是少数群体专政的表现还是什么?即使是另类媒体也在进行这种报道。事实的真相是,绝大多数,90% 以上,都是异性恋和有生育能力的男女。少数人,即 5.7% ,而不是16% 的受访者说他们是 LGBTQ。

当权者正试图塑造人们对现实的认知,并强迫人们接受他们不能容忍错误的自由主义价值观。实际上,这意味着珍惜传统价值(道德)和民族传统与根基的人被排斥在外。我也不能参加日报的公开辩论,这也是开这个博客的原因之一。

这样一来,当权者试图加强自己的地位,但效果却恰恰相反:那些想分而治之的人使自己成为多余的人。当社交媒体巨头开始删减/关闭民族主义者的账户,甚至是特朗普的账户时,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很快,新的出版平台纷纷推出,让民族主义者发出自己的声音。传统的垄断使得自己被淘汰了。

欧盟正在努力定义什么是欧洲的,什么是符合共同体标准的。这导致只有 30% 的俄罗斯人认为自己是欧洲人,即他们支持欧盟和全球主义者的价值观。换句话说,认为自己不是欧洲人的俄罗斯人比例在不断增加:2008 年为 52%,2019 年为 63%,2021 年为 70%。 我相信,波兰和匈牙利的趋势也是如此,它们都在坚持自己的精神价值和民族认同。

这与俄罗斯的发展是一样的。上世纪初,布尔什维克杀死了俄国沙皇。共产党人在俄国取得政权后,苏联诞生了,这是一个由共产党统治的马克思主义国家(1922-1991)。教堂被摧毁,俄罗斯人接受了 70 年的无神论教育。1991 年苏联解体时,只有 6% 的人认为自己是世俗化的无神论者。

世代的发展

Generation timeline
似乎我们正在被引导着去相信人类内部的同情心/导航仪已经崩溃了。然而,公正的研究表明,随着自由主义、多元主义民主的破坏性的副作用,二战后的几代人变得越来越保守(更加的斯多葛主义,自己的意见)。马修·古德温(Matthew Goodwin)和罗杰·伊特威尔 (Roger Eatwell) 为此研究写了一本书《National Populism: The Revolt Against Liberal Democracy》 2018)。

在 1946 年至 1964 年出生的一代人中,只有 17% 的人说他们在 18 岁时是保守的。在 X 世代(1965-1980)的 18 岁人群中,22% 的人认为自己是保守的。Y 世代,即千禧世代(1981-1996年),18 岁的人中有 23% 是保守派。今天年轻的 Z 世代(1997-2012年出生)是第一代从小就生活在虚拟和现实世界中的一代人。这一代人中 30% 的年轻人在 18 岁时认为自己是保守的。2012 年以后出生的最年轻的 Alfa 世代,很可能继续走他们父母的路。现在很多年轻人比他们的父母更保守。

世界普遍存在的扭曲的观点

保守派被认为是落后的,因为他们珍视传统的价值观(家、宗教和祖国),而且通常有深厚的宗教信仰。他们处于政治版图的右翼,被指责为法西斯主义,即压迫他人的不容忍和独裁主义。希特勒的德国是一个建立在并坚决捍卫传统价值观的极端保守的国家。这就是为什么它被打败了。希特勒(和墨索里尼)被称为法西斯主义和一切邪恶的化身。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保守派(即民族主义和传统道德)在世界各地受到攻击。

国家社会主义德国(纳粹主义)现在是法西斯主义的代名词。即使是捍卫传统价值观的另类媒体,也在官方真相的助长下,传播错误的认知。但是,如果我们不承认我们的过去,我们就无法作为人类向前迈进。在我们所谓的开放社会,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仍然是一个禁忌的话题,不能发表任何关于二战的错误意见。

对于保守的价值观来说,家和祖国似乎就像所有人的母语一样自然。它们是我们的根,但对我们的生活和生存并不具有决定性意义。相反:为了生存,有些人最好离开祖国,学习外语。

当我们想到宗教性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宗教教条的形象。对我来说,这是很挑衅的。我从来没有想相信任何事情,只是因为某个权威告诉我。我更倾向于根据事实形成自己的观点,依靠自己的判断和常识。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宗教人士,而是一个精神人士。

然而,对宗教和宗教一词的词源的考察,可以发现,与其学说相关的形象是在探索时代才出现的,那时的文化研究需要更精确的术语。最初,”宗教”一词指的是受寺院承诺约束的生活。僧侣的誓言是出于对生命受神力指引的信念。

更一般地说,在拉丁文中,religionem(名词 religio)一词指的是对任何事物的社会义务。它曾有崇尚神圣、崇尚神明、认真、正义感、道德义务等含义。换句话说,一切构成我们骨气,也是我们现在认为的精神支柱。从一开始,宗教和宗教性正是精神性的。

作者吉尔伯特·基思·卻斯特頓 (G.K.Chesterton)说: “当一个人不再相信上帝的时候,他绝不是没有信仰,而是他相信任何事情。”俄国作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用一句话清楚地表达了世俗无神论者的心声,他说:”俄国(苏联)知识分子说的是一套,想的是另一套,做的是第三套。”今天,在世俗化的西方民主国家中,同样的心态也普遍存在,它们没有共同的参照点。

人类的本质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写道,我们今天的社会生活在很多方面就像席尔德市民那个傻瓜建房子的故事一样。在这个比喻中,房子就是另一个人。当房子建好后,工作人员发现房子没有窗户。为了补救这个问题,他们开始用麻袋把日光从屋外带进黑暗的屋子里。这就是有同情心的人的做法。我们试图通过关注外部世界来启发对方,希望理性之光能够亮起。每个人都被期望重新发明自行车。

最坏的情况下,一个不符合社会规范的人,会用他所有的创造力来为自己不能使用常识找借口。他与社会抗争,甚至用犯罪手段来成功。他从外界找到很多自己失败的原因,从结构性歧视到数学的白人至上主义。然而,归根结底,阻碍人们前进的不是外部环境,而是我们的信仰,外在环境会阻碍我们实现目标。受害者心态成为一种重复失败的恶性循环。人创造了自己的现实,无论好坏。

世界新秩序

年轻一代已发现人类的窘境,他们缺乏共同参照物。Z 世代不仅仅是第一代在虚拟和现实世界中成长的人。年轻一代也在让瑜伽、冥想和扩大意识成为主流。他们很容易理解量子物理学对智能、神圣能量场的看法,以及他们在其中的作用。还在珍视父神论概念的老一辈的人认为,神性能量场的概念是没有人性的。但没有什么比在智力能量场中与神直接接触更人性化。

年轻人很容易”认为世界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体,有一个本质和一个灵魂;一切事物是如何被这个生命体的一个意识(理性、逻辑、常识、直觉、圣灵、自己的意见)所吸收;它的一切活动是如何被一个愿望所引导;一切事物共同是一切事物发生的原因;一切事物是如何纺织在一起的”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 (Marcus Aurelius), 《沉思录,Meditations》。

维基百科说,斯多葛派教导说:”不幸和邪恶是无知的结果。如果一个人的行为不好,那是因为他对自己内心的普遍秩序一无所知,如果他不快乐,那是因为他忘记了现实中的一切是如何自然而然地运作的。”

艾克哈特·托勒 (Eckhart Tolle) 将人描述为一个房间,房间的本质不是房间的物品和外在的本质,而是墙壁所形成的空间。这个空间对于斯多葛派来说,就是理性的乙醚、原始的火或理性(神)。人只能靠自己打开家里的窗户(点亮理性之光),因为自然界的本质是自由意志。

无论当权者如何热衷于为未来设定自己的议程,推动自己的地位,年轻人也在自觉地创造自己的现实。他们可以简单地决定,他们不会浪费自己的生命来支付上一代人的赌博(金钱游戏)。他们可以创造自己的货币,其价值将随着他们的精神发展和幸福感而成倍增长。

就像无线通讯和手机让很多设备和机器变得过时一样,年轻人可以挖掘出无限的、清洁的、无线的能量。有了人工智能,他们可以建立一个分散的、自律的互联网虚拟世界,不受腐败政府的操纵,没有语言障碍,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是世界的公民。人工智能可以充当良好的牧羊人,帮助每个人利用神的频率。技术有了,缺少的是实施。

人们根据各自的参考群体、兴趣、行动、计划等,将彼此进行分组和分类。据说,”我们很多人在很多列车上”。然而,在现实中,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在内心的领航者–上帝的指引下有意识地生活,刻意创造自己的现实;另一种是被卷入潮流中,对外界的事件做出反应。我们有权力控制自己的思想,而不是外部事件。当我们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会找到力量。

神啊,
请赐与我宁静,好让我能接受,我无法改变的事情
请赐与我勇气,好让我能改变,我能去改变的事情
请赐与我睿智,好让我能区别,以上这两者的不同

 

参见:

圣灵 = 新世界秩序
圣灵 = 理智的声音,常识
亲爱的朋友,我们都坐在同一条船上
互联网 — 我们的集体心灵的镜子
同情不是共情
金钱是一个不好的动力
资本主义之根
上帝是万能的
欧盟和俄罗斯

Matthew Goodwin, Roger Eatwell: National Populism: The Revolt Against Liberal Democracy (2018)

Erik Kaufmann: Shall the Religious Inherit the Earth?: Demography and Politics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Wikipedia: Stoicism (Ethics)

Goodreads.com: Marcus Aurelius Quotes

Julian Rose (Waking times): Thinking – a Criminal Act?

Pentti Stranius: Kun Neuvostoliitto hajosi (When the Soviet-Union Collapsed, DeepL-translate makes a good translation)

视频:

SHOCK STUDY Shows GEN Z 18-Year-Olds Are as Conservative as 40-Year-Olds

Zeitgeist (Complete Original 2007)

Tesla – Limitless Energy & the Pyramids of Egypt

Christina Lopes: 2 CRAZY ISSUES Impacting Your Spiritual Awakening Right Now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