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翅膀

布谷鸟在别的鸟窝里做什么?

布谷鸟在别的鸟窝里做什么?

 

我在这段文字下面链接的视频显示了布谷鸟是如何将自己的后代留给别的鸟抚养的。首先,布谷鸟将它的蛋下到别的鸟窝里。一旦孵化,布谷鸟雏鸟就会把其他的(原筑巢鸟的)蛋和雏鸟从巢里丢出去,使自己成为鸟窝中唯一的雏鸟。一只没有羽毛、仍然闭着眼睛的布谷鸟雏鸟似乎很有意识地依靠本能来消灭所有的竞争者,直到它成为巢中唯一的雏鸟。在看到视频之前,我就听说过这样的故事,听起来很可怕。但当你亲眼看到它时,它看起来更加恐怖。

我们倾向于从大自然中寻找灵感,认为自然是正确的事情。但大自然在很多方面都非常残酷。这不仅仅是指布谷鸟雏鸟的行为,以及布谷鸟(和许多其他鸟类)似乎根本没有任何自然的养育本能的事实。与布谷鸟雏鸟的行为同样怪异的是许多鹳鸟父母的行为,他们挑选一只(最弱的)雏鸟,真正的把它啄(折磨)死。然而,人类被指责为动物物种灭绝的罪魁祸首,许多人认为人类是万恶之源。

人类对地球的影响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可以说,人类不仅是动物之王,而是整个造物的主宰。根据《圣经》,上帝让人类控制了地球上的所有生命。所以人类有控制生命的权力和自由。作为上帝的仆人,我们有责任保护和发展上帝的创造。

人类已经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人权、儿童和其他特殊群体的权利以及动物的权利受到法律的保护。今天,动物权利或多或少得到了保障。但人类没有法律保护,除非你能付得起黑手党老大的钱,也就是那些当权者。但即使如此,你的权利也不一定得到保障。就好像你已经用所有的立法把自己逼到了死胡同。在大多数情况下,法律的适用是完全任意的。虽然法律应该维持一个有常识的、有组织的社会,但它却保护了罪犯,确保他们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当胆小卑微的人类甚至不愿意看到一个具有布谷鸟雏鸟心态的人类种族,“上帝的选民”把他们的对手赶出了巢穴时,谁会保护人类呢?他们继续布谷鸟雏鸟的怪异行为,囚禁或消灭了信使。

然而,今天,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这个“上帝的选民”是我们客厅里的一只巨大的布谷鸟。它对与我们知识界的伟大思想和人物进行竞争不感兴趣。对这些寄生虫来说,智力活动只是一种政治工具,他们把它作为一种手段,用来打垮他们想要统治的人民的精神和心灵支柱。比如说。卡尔·马克思扭曲了德国的社会主义概念,认为它是一种基于同情心的自然生活秩序,并把它变成了由犹太寡头管理的无产阶级专政。

让人们相信谎言比让他们承认他们认为的真实是谎言更容易。这肯定是因为承认自己的谬论需要有能力看到自己的逻辑谬论。要承认自己的世界观是建立在错误的假设之上是很困难的。77 年前,这导致世界上所有有用的白痴联合起来,打败了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后者试图赶走剥削人的 “布谷鸟”,即世界寄生虫。

地球上的武装力量

今天,我们看到了(击败国家社会主义德国)的结果。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社会都被这种寄生虫腐蚀了。人类陷入了绝望的境地,因为布谷鸟已经开始将其他幸存者赶出巢穴,并为自己保留了决定生死的权利。当法律、国际条约或理性都无法对布谷鸟及其追随者起作用时,人们还有什么办法来保护生命?人类自身拥有巨大的力量,但如果外部世界的法律和做法完全违背自然,那有什么用呢?

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难题。每当我听到一些易受骗的政治家谈论国际法和条约时,我就觉得他们好像在挖掘自己脚下的土地,浇灌他们所有的美好愿望。对于那些认为协议只对对方有约束力,而对自己没有约束力的人来说,谈论规则和协议是没有意义的。

几天前,在浏览网页时,我发现了一个网站,terraner.de,它帮助我更全面地了解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发生的事情。它从阿道夫·希特勒在战后是否自杀的想法开始。对我来说,这一直是完全难以置信的。阿道夫·希特勒的演讲唤起了我小时候在母亲去世后站在寄养家庭的院子里时一样的决心。我对自己发誓,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让我像我的父母一样屈服,或者干脆被放弃。(我在《纪念母亲》一文中写到了这一点)。

根据我自己的经验,这种决心甚至不把失败作为一种选择。对阿道夫·希特勒来说,失败并不是一种选择。我相信他从骨子里和内心深处都感受到了那股控制了整个世界的邪恶力量的威胁。1945 年 4 月 19 日,希特勒表达了他对投降要求的立场。“自 1943 年以来,我一直在不间断地努力实现和平,但盟国并不想要和平,从一开始就要求无条件投降。我个人的命运当然无关紧要,但任何理智的人都清楚,我不能接受德国人民无条件投降。即使现在,谈判仍在进行,但我不再相信他们会成功。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度过这场危机,以便决定性的武器仍能为我们带来胜利。”

希特勒的话在我耳边回响。“他们可以压迫我们,征服我们,甚至杀死我们,但我们不会投降。”对我来说,这一直是一个谜,在被彻底摧毁之后,这场斗争是如何继续的。这正是 terraner.de 的回答。第二次世界大战作为一场混合战争继续进行。正如我们所知,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从未签订过和平条约。我们正处于战争之中,人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世界上有一场精神之战,它导致了维持我们社会的结构的崩溃。

Antarktika Neuschwabenland国家社会主义德国的潜艇舰队是首屈一指的。德国武装部队已经为失败做好了 B 计划,并在南极洲(Neuschwabenland)建立了一个基地,一个不可战胜的堡垒。最后的办法是将防线移到那里。战败后,战争悄然进行,不是用传统的武器和谈判,而是纯粹地通过挫败对方的交战愿望。有些人把这些地球防御部队称为 Q(Anon)。还有人说要建立银河联邦。同样,这支隐形的军队是希特勒武装力量的延续。

 

待续 …

 

参见:

人类是时候修复了 IV – 恢复人类的荣誉
希特勒和国家社会主义德国
民族国家: 欧洲联盟的力量
纪念母亲

German Propaganda (Information) Archive: The Jew as World Parasite
World War 2 Truth: The Jew as World Parasite

Terraner.de: Ist eine Schutz-Staffel im Einsatz? (Deutsches Reich untertaucht?)
Terra-courier.de

Dr Duke & Dr Slattery – a deep dive into psychopathic Jewish Wars and their war against Human Rights

Dr Henry Makow: Covidscam – Organized Jewry Vs Humanity

视频:

Cuckoo chick coup

Adolf Hitler( the man who fought the world parasite)
“The most precious possession you have in the world is your own people!
And for this people and for the sake of this people we will struggle and fight!
And never slacken, And never tire, And never lose courage, And never despair!

MILITARY INSIDER: They Panicked When They Saw The Future

Jean Nolan: It’s Time To Accept The Truth – IT’S WAR!

𝐓𝐡𝐞 𝟐𝟎𝟐𝟐 𝐏𝐫𝐞𝐝𝐢𝐜𝐭𝐢𝐨𝐧𝐬 – ” 𝐄𝐱𝐩𝐞𝐜𝐭 𝐓𝐡𝐞 𝐔𝐧𝐞𝐱𝐩𝐞𝐜𝐭𝐞𝐝 𝐖𝐡𝐞𝐧 𝐢𝐭 𝐂𝐨𝐦𝐞𝐬 𝐭𝐨 𝟐𝟎𝟐𝟐”

 

5-4-3-2-1-Share

你的生活与你无关

 

物质世界和非物质世界之间的概念区别,精神现实和自我现实之间的概念区别,还没有发展起来,因为我们的精神进化仍然处于起步阶段。当我们谈到精神成长时,它指的是我们身体存在的精神方面、心理方面,以及自我精神能力的成长。心灵的直觉、开明的心智(意识),也就是我们真实的自己,本身就是完美的。灵性的成长反映了我们有多接近真实的自己。

在德语中,当然许多其他语言中也是如此,自我的认知和直觉的心智,即意识,是由一个词来表达的,而且经常被当作同义词使用。精神世界(直觉、常识、圣灵)和物质世界(自我、心理)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尽管它们之间存在着无缝连接。

意识是一种精神品质,它是心灵的直觉、开明的心智。意识是自我的感知,与我们对内在和外在世界的心灵感知能力有关。我们也在谈论潜意识,它也不是精神意义上的意识。潜意识是我们所有有问题的经验和知识被自我倾倒的地方。自我倾向于把所有它不想处理的事情隐藏起来。它想美化自己的外表,换句话说,擦亮自己的盾牌。

人们把真理与知识和逻辑联系起来,因为我们把真理看作是事实的真相,用常识来处理我们头脑中的事情。但深思熟虑的意识并不是来自于我们知道什么。(我在 2012 年 7 月的文章《什么是意识?》中写到了这一点)然而,几乎每个人都会从外部世界中寻找能让他有意识的内容,能让他有家的感觉,能让他的心充满力量。

罗马哲学家普罗提诺在公元前 225 年说:“真理的区域不是作为我们外在的事务来研究的。它就在我们心中”。真理是我们的意识,是我们心灵的直觉,是我们的集体意识。

认知的解体

人们经常谈论反基督者和野兽的标记 666。他们与神秘主义、撒旦崇拜和恶毒有关。反基督者的概念来自希腊语 ΑΝΤΙΧΡΙΣΤΟΣ(antichristos)。对我们来说,前缀 anti 的意思是反对。然而,在希腊语中,它的意思是 ’取代什么’。

犹太至上主义是建立于人们向外部世界寻找机会来填补自己的心理和精神空白的基础上。从本质上讲,这与犹太人还是非犹太人,民族、种族、语言、(皮肤)颜色、性取向、宗教、意识形态或我们在外部世界遇到的、使我们彼此分离的任何其他东西无关。

人类的痛苦和不幸是由于人们不听从内心的启蒙思想,而是没有进一步考虑就抓住任何机会来提高自己的地位。自我的意识、机会主义的思想是很容易被操纵。只要人们在自己之外寻求生活的意义,他们就会心甘情愿地成为当权者的仆人。

自由的民主理想作为分而治之政策的工具非常有效,因为它把我们的注意力转向了外部世界。它助长了国家之间的不和,催生了少数民族的独裁统治。它使人们的道德沦丧,加速了作为有组织社会基础的传统价值观的破坏。
就像暴政国家的精英一样,特别是年轻人想象自己拥有最高的知识。可悲的是,今天的年轻人呼吁有机食品和产品、自然性和可持续发展,但在他们的行动中却显示出他们对人类的仇恨。

人类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我们注入身体的毒素最终会进入水和土壤中,然后进入到我们的食物中。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我们在织物和人造毛皮中编织的微塑料,以及我们混入肥料中的化学品等等。

Management by Perkele (专制管理)

人们可以暗示自己相信任何事情,这个弱点被世界的统治者所利用。在实践中,这在目前的冠状病毒恐惧宣传中最为明显,人们被迫在体内注射毒针。几年前,那些当权者和他们的走狗们一致宣称,绝不能让恐惧占据主导地位。
现在,大量的人导致了自己的死亡,因为无论怎样都无法让他们批判性地检查新冠疫苗与猝死、流产、心脏病发作、血栓、神经系统疾病等之间的联系。他们只是担心,如果他们拒绝接受毒针,可能会发生什么。

除了人们或多或少自愿地塑造自己的信念外,那些当权者有无穷无尽的手段来操纵人们按他们的意愿行事。对掌权者来说,执政是一种心理游戏:有些人试图通过专制的管理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即完全相信自己的判断,尽其所能来实施自己的想法,不加考虑地驳回反对意见,对下属发号施令。这涉及到任意对待和恐吓,是对下属的霸凌。

权力中心直接向世界发出信息,全民疫苗计划不仅打开了通过基因改造和强化来控制行为的大门,更重要的是,通过疫苗进行心理行为控制是有史以来最统一、最协调的心理武器。

权力顶端的决策者们知道,任何有自由和独立意识的人都会拒绝和反对注射新冠疫苗。然而,他们却坚持强制接种疫苗,并将自己的平等理想强加于人。他们通过让自己的核心圈子免于接种疫苗来显示自己比别人更平等。

当拥有绝对权力的决策者公然谈论他们用来控制人类的生物武器时,他们却虚伪地谈论他们对人类发展的责任。普通公民并不了解世界领导人所承担的重担。他们以其难以理解的智慧得出结论:世界上有太多的人,而地球上没有足够的资源来维持所有人类的生活。所以他们觉得有义务减少地球上的人口,以配合现有的资源(即他们自己的偏好)。

只要看一下世界地图,普通公民就可以看到,这个星球有潜力维持所有人的生命。地球表面的大部分都是闲置的,即未使用的。人类拥有的技术甚至可以将撒哈拉沙漠变成一片绿洲。为什么这还没有发生?

我相信,世界上大多数统治者的愿望是真诚的他们就像父母一样,只想给自己的后代最好的东西,但他们的思维完全被社会制约(洗脑)了,他们看不到大局。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将自己的世界观强加给后代,所以他们实际上并不知道什么是好的。

Management by Perkele (专制管理)vs.直觉管理

The Church of Our Lady_ruins vs rebuilt
Management by Perkele (专制管理)最初是一个瑞典术语,指的是芬兰的管理风格,即快速做出决定,而不是像瑞典的管理风格那样寻求共识,即寻求妥协并进行谈判。专制式领导和基于民主决策的引导式领导各有利弊。
在这两种情况下,重要的是决策者是受他们自己的自我影响,还是受心灵的直觉影响。同样的观点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人是让心中的启蒙思想来指导自己,另一种人是在外部世界寻求满足,他们的世界观是以自我为中心,对他们来说自我膨胀就是一切。

我认为,专制的领导方式首先是凭直觉的领导。在这里,领导者和掌权者更多的是听从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听从外部的影响。如果计划从一开始就是以自我为中心,而且决策越来越多地与强调和抬高自己地位的自负者联系在一起,那么凭直觉的领导是不可能的。凭直觉的领导就变成了 Management by Perkele 专制管理,每个人都在互相争论(诅咒,咒骂),谁的声音最大谁就赢。

我自己曾想过,为什么那些当权者试图以最艰难的方式来实现他们的目标,完全违背自然规律。很明显,平等是人类的理想,尽管许多人希望比别人更平等。平等不是由任何意识形态决定的。平等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品质。它被称为同情心。

有同情心的人把他的邻居当成自己一样对待。这不是一个怜悯或同情的问题,而是相信他人的智慧,以及让心灵直觉和常识引导他们生活的能力。在这方面,人类和社会的增长的潜力是无限的。谈到资源不足,就会想到有限和受限制的人。

2013 年 11 月,我在《前瞻性发展 I》一文中写道,芬兰电子游戏公司 Supercell 与日本 IT 公司的合并,为这家运营不到三年的 130 人的芬兰公司带来了 11 亿欧元的收益。此前不久,拥有 10 万名员工的诺基亚公司被出售,为其所有者带来了 50 亿欧元的收益。

当你看到这些数字时,其差异是惊人的。Supercell 的首席执行官 Ilkka Paananen 提出,良好的表现在于公司的环境:员工是公司的主人,因此自然地忠于公司。没有真正的领导者,每个人都是自力更生,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在一个工作群体中,每个人都互相支持,成为最好的自己。

这就是最好的直觉管理,与传统的管理方式比较,它所取得的结果是无比的成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对其他人的生活负责。我们唯一的责任是对自己的生活负责:成为真正的自我的责任。

 

参见:

什么是意识?
意识的进化
前瞻性发展 I
人类是时候修复了 IV – 恢复人类的荣誉
共振 – 伟大的神圣力量
奇妙的未来–人类的复兴
奇妙的未来 II

Dr Duke Speaks at the League of the South Convention (The most essential human right of all – the right of all peoples to exist and to be free. That is what is at stake in the Jewish Global Tyranny being installed at this moment across the Western world.)

Jacob Rothschild – “Equality” is the End Game

视频:

Neale Donald Walsch: Our Role In Evolution

Jean Nolan: It’s Time To Accept The Truth – IT’S WAR!

The path to totalitarianism never ends well

 

5-4-3-2-1-Share

Meditating Donald Duck为了这个博客,我从互联网上收集了与世界局势有关的各种材料,并得出自己的结论。但我从来没有在心中决定事情必须如此。这些材料不一定反映我自己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想保持开放的心态,就像刑事调查员对不同的调查路线持开放态度,让事实证据指导他们一样。《圣经》呼吁人们敞开心扉,这样就不会有人做出违背上帝的行为。

耶稣呼吁我们要像蛇一样聪明。很明显,如果我们审查自己,就无法做到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比如说,我不会开始把不同的符号归类为魔鬼、撒旦的标志,而把其他符号归类为圣灵的表现。符号没有力量,除非我们赋予它们力量。

不同类型的设备和技术可以被用于好的或坏的目的。智能手机不会夺走我们的注意力,如果我们不让它发生。但它也与我们所处的智力能量场有关。手机向我显示的数字是它们自己的语言。7:07 – 8:08 – 9:09, 11:11, 23:32, 21:12, 3:33, 01:23, 13:31, 5:55.这也是我与大自然的联系。我从手机上看到的最可爱的、最温馨的事情之一是一只大山雀(一种鸟)在睡觉前穿上衣服。

我们必须穿上神的全副军装来抵挡魔鬼的诡计。我们必须深入到邪恶的核心,甚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唐纳德·特朗普在一次采访中说,他的生活准则之一是让朋友接近,让敌人更加接近。这应该是每个人的生活准则。耶稣说:“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把另一边也转过来让他打。”和 “要爱你们的仇敌,为迫害你们的人祷告。”(马太福音 5:39,5:44)。

对许多人(尤其是犹太人)来说,这种态度是软弱的表现。他们认为,如果你不以暴制暴,你就会受到更严重的虐待。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记住,没能杀死你的东西会使你变得更强大。强化就是灵性的成长。每个人的精神成长都会影响我们的集体意识。精神成长意味着自我意识的扩展,个人据此与直觉思维取得联系,这是人类神圣的一面。

内部现实和真理

自我的感知和心灵的直觉思维是无缝连接的。自我感知帮助我们在精神上成长,因为它对我们的内部和外部世界进行观察。我们新的精神洞察力塑造了我们的行为和我们在外部世界的影响,而外部世界又会产生新的见解,进一步塑造我们的行为。然而,自我感知和潜意识并不是影响我们生活的唯一东西。内在现实和内在真理是不同的东西。内部现实在最坏的情况下是一个自我的泡沫,与真相无关。

冥想是关闭自我感知和我们一直在进行的内心对话的最有效方法之一。当我们清理思路时,我们就会与我们的直觉思维取得联系,就像我们重新设置一个电器时,它开始按照原始程序工作一样。这是个常识。然而,许多自称为基督徒的人认为冥想是魔鬼的骗局之一。耶稣没有直接谈到冥想,但他告诉我们要在自己独处时默默地在心里祈祷。当我们诚心诚意,按照心的指引,或直觉思维行事时,上帝会听我们的祈祷。

2020 年 2 月,我在《我创造自己的现实 I》一文中写到我在医院的经历;检查、癌症诊断以及我对它们的想法。我特别记得当我从医院回家时的情形,由于在治疗过程中被注射进入身体的药物,我累得要死。我没有力气去做任何事情。所以我整个周末都把自己沉浸在虔诚的治疗音乐和冥想中。星期天晚上,我的大腿和上身泛起了红色,我感觉到在冥想过程中,我的身体已经加速消除了污染物。

一个月前,我订阅了《唐老鸭》漫画,鸭堡新闻杂志,它报道了世界上最重要的事件。由于对冥想的效果感到兴奋,我开玩笑地问自己什么时候能看到唐老鸭冥想。不到三个月后,新一期的《唐老鸭》出现在我的信箱里,我把它的封面附在本文开头。

冥想

我们的思想和身体的创造能力及其保持平衡的能力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们的身体是一个由几十万亿个细胞组成的生物圈,这些细胞都是智慧的存在。当它们与源能量相连时,它们有能力维持身体的平衡。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训练自我倾听身体最深处的声音是非常重要的。一些冥想老师把人的心灵比作海洋;海洋表面的波浪和风暴代表自我。然而,在海(心)的最深处,无论波浪有多大,都感觉不到波浪的运动(自我的影响)。

2014 年 3 月,我在《情商的作用》一文中写到我在 20 世纪 80 年代初的神奇经历,当时我被保证身体一切正常。我一直在脑海中回想这些事件,我现在想起来,我的经历的动力来自于我第一次接触到超觉静坐(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的材料。

Maharishi Mahesh Yogi 甚至在美国建立了一所学校,教授超觉静坐冥想技术。我对这些课程非常兴奋,认为我必须学习如何冥想。我甚至去了赫尔辛基的超觉静坐协会,以获得一个个人的咒语,帮助我更深入地了解自己。

当我在寄养家庭中被严格禁止参与冥想这样的欺骗行为时,我的热情被打断了。我完全不同意,但我认为这种分歧不值得争论。我并不知道冥想是否有用。为了获得一些经验,我试图用我的直觉来获得我在书上读到的同样的结果。没有人能阻止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基督教会

在芬兰有句谚语:“大鱼在平静的水中产卵”。它的意思是,做了很多事情的人不会大肆宣扬自己和自己的工作。他们不需要寻求外界的认可。他们相信自己的判断,用整个人表达内心的真实和平静。

这就是我们所有人应该努力的方向。相信自己和对方的判断力。在全球信息战中,尽管有审查制度,但所有人都能获得真相。只有自我审查才能阻止真相的出现。下次你指责别人传播假新闻和阴谋论,并要求别人证明他们的说法时,请记住,我们没有人在这里教导或改变他人。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诚实地对待我们内心的现实。其他人会理解的,如果他们理解的话。

Vigano 大主教在一段视频中讲到,耶稣基督的教会正受到严重的攻击。有些人甚至说,事情已经发展到了人类作为永恒存在的本质受到威胁。然而,必须记住,作为人类活动的结果,能量或物质只是改变了其形式。没有人能够破坏源能量,这是我们的基本本质。

对 Vigano 大主教来说,基督的教会就是总部在梵蒂冈的天主教会。但基督的真正教会在我们心中,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抵挡它;自我的影响越弱,上帝在我们的生活中就越有力量。耶稣说: “谁想在你们中间成为大的,就要做你们的仆役”。(马太福音 20:26)

无限的生命之源

中国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极权的国家,据说其独裁统治的巅峰是社会信用系统,该系统全天监控其公民的行为。这被视为一个明确的迹象,表明中国想要“拥有”其公民,并告诉他们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我自己的观察是,中国并不想拥有其公民,即试图控制他们的创造能力。我是怎么知道的?事实上,中国似乎是世界上唯一不审查我的网站的超级大国。在过去几年中,我网站的访问者主要来自美国。也有来自德国、俄国和欧盟的访客。

今年,访客主要来自中国,而来自其他地方的流量几乎停止。在春季和夏季,有几天只有中文文章被阅读。谷歌分析器有时报告说,我的网站在上个月收到了大约 300 个访问者。然而,CloudFlare 显示有超过 8000 名访客。CloudFlare 已经将大多数访问者登记为美国人。根据该网站自己的统计,大多数访问者来自中国。

天知道网上访客计数器的可靠性如何。然而,我自己已经得出结论,那些当权者想让我们知道什么和不想让我们知道什么。这个网站的主题是精神成长,我希望自己的经历也能帮助其他人激活他们的内在潜力。特别是在西方世界,似乎有一种压制这种信息传播的趋势。也许是因为当权者明白,如果人们让内心的导航仪引导他们,他们就不会那么容易被操纵去实施他们有问题的政治议程。

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想控制他人,奴役他人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另一种是想服务他人,帮助人们成长为最好的自己。我认为大多数人都属于第二种。也有两种类型的独裁政权:有些国家中,公民受到任意的征服和奴役。在其他国家,国家及其领导人意识到他们作为人民公仆的责任,并承担了强有力的领导角色。他们希望为所有人确保一个良好的环境,不会容忍腐化社会的因素。我认为,中国属于这一类。

几年前,我看了一个演讲,前世界银行行长詹姆斯·沃尔芬森(James Wolfensohn)谈到了全球社会经济力量的转移。根据当时的预测,发展中国家和世界上最不富裕的国家将越来越多地分享世界的财富。詹姆斯·沃尔芬森感叹道,西方的生产性工业、技术优势和大部分服务产出已经转移到发展中世界,使西方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维持生命。

如果你认为福祉和维持生命的东西都在物质世界和财富中,那就是这个样子了。但公民是每个国家最宝贵的资产。人是一种取之不尽的自然资源,具有无限的创造力。为了我们自己的成功,允许我们的创造能力在一个和平的社会环境中,按自己的条件自由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Vigano 大主教说,真正的大重置 (The Great Reset,世界复兴)是当人们找到通往上帝的道路,也就是找到自己神圣的一面。在目前的封锁期间,人们有一个极好的机会,使他们的心灵得到一次飞跃。

参见:

我创造自己的现实 I
情商的作用

视频:

Sleeping Great Tit

Abraham Hicks: Do this before December 2021
Jean Nolan (Inspired): Those Who Listen To IT Will Live In The Golden Future

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 Technique – A Complete Introduction
David Lynch: Here’s Why Some People See A World Others Don’t

James Wolfensohn (Former World Bank President): Big Shift Coming

 

5-4-3-2-1-Share

蜘蛛网

 

编造的现实

卡巴拉主义(Kabbalah)的犹太人相信,感知就是真理。我从一份德语共产主义宣言的序言中读到这样的话:“意识不会创造现实,但现实创造意识。”(Es ist nicht das Bewusstsein, welches das Sein, es ist vielmehr das gesellschaftliche Sein, welches das Bewusstsein erzeugt。)这就是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的地方。

实际上,这种说法认为,我们的内心世界 — 我们的信仰、价值观和态度 — 并不影响我们周围的世界,而是外部世界影响我们的内心世界。根据这种观点,人只是一个被动的存在,对外部世界的事件做出反应,这一切都基于五感。

这就是犹太人看到的非犹太人,非犹太人是他们的牲畜。犹太人本身就是现实的伪造者、发明者和塑造者。他们相信,一个谎言在不断重复时就会成为真理。他们认为他们可以自己改变自然规律。所以他们控制了大众传媒、电影和娱乐业来影响人们的看法。

以色列历史学家和梦想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是现代观念的创造者之一,他认为人类最重要的品质是创造合理的故事并让大家相信的能力。现实制造者的一个极端例子是 Herman Rosenblat ,他是大屠杀的目击者,他写了一个浪漫的故事。故事讲述了一个犹太男孩在集中营受苦的经历。他说,他的生命有一部分要归功于铁丝网外一个难以捉摸的女孩,这个女孩日复一日地冒着生命危险接近营地,向他扔苹果。他说他在十多年后才知道她的名字,当时他在美国进行相亲。

他的约会对象 Roma Radzicki,也是一名受迫害的犹太幸存者。在 Rosenblat 的书中,Roma 在一次约会中提到,她向一个被关押在德国施利本(Schlieben)布痕瓦尔德(Buchenwald)集中营的犹太男孩扔水果。Rosenblat 说,他就是那个男孩,并立即向她求婚。

Rosenblat 最初是在一个报纸写作比赛中写了他的故事,获得了出版和电影合同,并于 1996 年和 2007 年在奥普拉·温弗里(Oprah Winfrey)节目露面。在科学家开始怀疑之前,在 Rosenblat 承认故事中的核心人物(他的苹果拯救天使)是他的想象力之前,成千上万,甚至数百万的人听到了他们的故事。在接受采访时,当被问及他的故事中的矛盾之处时,他说: “这不是真的,但在我的想象中,在我的脑海中,我相信它是真的。”

这似乎就像儿童的想象力游戏一样天真。几天前,我看了纪录片《Misha and the Wolves》,它帮助我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这些编造的大屠杀故事。这部纪录片讲述了一场长达数年的法律斗争的故事,其原因就像 Rosenblat 的大屠杀生存故事一样无辜。一个比利时犹太女人 Misha Defonseca 在犹太教堂讲述了一个故事:她小时候从比利时步行到德国和波兰寻找她的父母,并得到了狼的照顾。

1997 年,一本关于这个故事的书出版了,引发了一连串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件,彻底摧毁了这本书的原出版商的生活。这本书还被拍成了电影,据说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

追寻真理

这本书的原出版商的生活已经完全被摧毁,并自发地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处境,以便她将自己的生活重新组合起来。她的研究从她在犹太教堂听到这个故事的那一刻开始,决定请 Misha 把她的经历写成一本书。

她写了一篇关于这一切的博客,并与一个人取得了联系,她说她可以帮助澄清这一切。他们在比利时有一个联系人,可以接触到战时的登记册。经过多年的研究,这位联系人找到了 Misha Defonseca 的出生证明和学校记录。这些资料显示,Misha 是一名天主教徒,在战争期间像其他学龄女孩一样在布鲁塞尔上学。

当事实证明这个故事是捏造的时候,它就像 Rosenblat 的故事一样被轻率地被驳回。Misha Defonseca 用语言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一本书就是一个故事,这是我的故事。这不是真正的现实,这是我的现实。有时我发现很难将现实与我自己的内心世界分开”。

大屠杀产业

在观看纪录片 《Misha and the Wolves》 时,我被它从头到尾似乎都在演戏的事实所震撼。在我看来,最初讲故事的人和后来在欧洲和世界各地讲故事的人,是两个不同的人。 该纪录片是高利润的大屠杀产业的一个典型例子。

故事的原始叙述者一开始甚至不想把她的经历写成书。当这个故事公开后,人们闻到了金钱的味道。这本书原来的出版商的生活被破坏了,更大的玩家介入。这个故事开始有了自己的生命。它创造了一个虚假的现实(幻觉),让那些易受骗的傻瓜相信。实际上,这只是另一种通过制造泡沫来赚钱的方式。

这是大屠杀产业中最糟糕的情况。‘Misha and the Wolves’ 只是冰山一角。天知道有多少生命仅仅因为人们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大屠杀的故事进行了公正的研究而被摧毁。对真相的否认不仅涉及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大屠杀,而且涉及考古学、物理学、医学、经济学等科学。

犹太人的优越性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发生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犹太人的目标:光明会、犹太复国主义和共产主义、共济会的建立,犹太人对天主教会的渗透,罗斯柴尔德银行王朝和国际银行卡特尔的建立,共产主义革命换句话说就是世界各地民族国家的毁灭,心理战形式的大屠杀故事的传播,费边社(Fabian Society)和反法西斯主义运动(Antifa)和女权主义的建立,对媒体、教育和娱乐业的接管,气候变化议程,LGBTQ 性行为,等等。

犹太人的优越性非常明显,仅仅是犹太人几乎拥有并控制一切的事实就能证明。美国参议院中 70% 以上的最重要职位由犹太人担任,尽管犹太人只占全国人口的 2%。他们公开宣布他们对以色列的忠诚。世界上最富有的 1% 的人,控制着世界的财富,其中大部分是犹太人,尽管世界上只有 0.02% 的人口是犹太人。然而,人们只谈论白人至上主义。

在 20 世纪 90 年代,据说在布鲁塞尔有 3 万名游说者。当时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我认为这表明民主正在发挥作用。当时欧盟似乎仍有改善欧盟公民生活的真正愿望。20 世纪 90 年代初,苏联解体,犹太寡头们向更广阔的世界寻求新的合作者和推进犹太事业的方法。在欧盟,这反映在要求废除改善公民生活质量的社会计划。

在欧盟,政治家们似乎不像在美国那样对犹太事业持开放态度。然而,几年前我看到一段视频,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访问以色列时,在演讲中强调了德国对以色列的忠诚。

许多西方受过高等教育的,虔诚基督徒用他们的生命和鲜血捍卫犹太人。他们把犹太人的优越性看作是他们确实是上帝的选民的证明。许多基督徒对犹太共产主义征服世界的企图以及他们在世界各地造成的大屠杀完全视而不见,其中有数亿人死亡。他们甚至拒绝考虑原始犹太教被欧亚大陆的哈扎尔人和其他阳具崇拜文化完全腐蚀了。

对犹太复国主义者来说,《圣经》的预言是一副愚弄那些易受骗的傻瓜的蓝图。 人们愿意相信《圣经》是上帝的话语,相信一切都按照上帝的旨意发生。然而,犹太复国主义者一直在幕后帮助事情的发展,他们 problem-reaction-solution(问题、反应和解决)的政策,像拴着皮带的绵羊一样带着人们到处走。

在历史书中,第二次世界大战仅限于国家社会主义德国的大屠杀和所谓的 600 万犹太人的死亡。仿佛整个战争都是为了犹太人而战。另一方面,这也是事实。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犹太复国主义银行家和控制盟国政府和媒体的犹太复国主义犹太人,与白人和异教徒(爱好和平的)犹太人之间的战争。

犹太人有很多种类,就像宗教往往分为不同的教派一样。犹太复国主义者(法西斯犹太人)对被同化的犹太人发动了战争,就像他们对白人非犹太人一样激烈。根据维基百科,阿里埃勒·沙龙(Ariel Sharon)的犹太父母于 1922 年从白俄罗斯移民到以色列,因为犹太人受到苏维埃共产主义政权(大部分是犹太人)的迫害。

犹太复国主义者向盖世太保(纳粹德国时期的秘密警察)告发犹太人。乔治·索罗斯等人在战争期间通过这种方式发财。几年前,我在 YouTube 上看到一个采访,索罗斯本人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认为自己的欺骗行为没有错,因为他想反正别人也会这么做。

如果非要找到一些积极的东西,我会说是犹太人对他们的行为是公开的。费边社的原始标志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Harold Wallace Rosenthal (在《隐藏的暴政(The Hidden Tyranny )》一书中接受了沃尔特·怀特(Walter White)的采访)尖锐地批评了基督徒的虚伪,他们通过披着羊皮的衣服来掩盖自己的罪行。他说:“只有那些混蛋、无知和误入歧途的人以及堕落者才能在你们的社会中找到和平”。 (It is only the jerks, the ignorant and misinformed and degenerates who can find peace in your society.)

这在 Covid-19 心理战(Plandemic)期间变得非常明显。基督教的西方国家完全没有处理好这场危机,最明显的例子是澳大利亚,它设立了集中营(隔离营)来压制那些不听话的、使用常识的本土恐怖分子。那些听话的公民,作为政府的爪牙,执行任何命令,丝毫不考虑他们行为的后果。

哲学家普罗提诺(Plotinus,公元前 204-270 年)说:“坏人利用统治者的弱点进行统治,这是公正的;弱者的胜利就是不公正的”。圣经将恶人的阴谋比作蜘蛛网(以赛亚书 59:4-6)。在真理面前,他们就像晨露中的蜘蛛网一样清晰地暴露出来。在真相面前,他们将崩溃,就像纸牌屋被弹开一样肯定会崩溃。当 Misha Defonseca 的故事的虚假性变得明显时,围绕着这个故事建立的、正在腐烂的社会的泡沫就破灭了。

 

参见:

Dr Henry Makow: Kabbalists Publicly Discuss Their Plot to Kill Millions
Dr Henry Makow: Our Shepherds Work for the Wolves
Dr Henry Makow: More Evidence Vaccines Contain a Barcode

Herman Rosenblat, whose Holocaust love story was beautiful but false, dies

Walter Gelles: An Impolite Message To Those Who Got The Covid “Vaccine”

视频:

Jean Nolan (Inspired): It’s Time To Accept The Truth – IT’S WAR!
General Michael Flynn 2021: Only One Thing Can Save America & The World Now

Rabbis Reveal Shocking Kabbalah Secrets

Inside Australia’s Covid internment camp

Dr. Sherri Tenpenny joins Mike Adams with latest update on covid vaccines and the fate of humanity

David Icke: There’s Not Enough Of Them To Stop Us

 

5-4-3-2-1-Share

You create your own reality
听说,一个试图诋毁和伤害另一个人的人,与其说是在伤害别人,不如说是在伤害他自己。在过去的十年中,对我自己来说,有两个人一直是我的焦点。我知道这些人致力于捍卫人类的福祉,这是诚信的体现。当我看到人如何与我所尊重的有争议的人相处时,他们的存在帮助我评估人们对自己和他人的诚实程度。他们是大卫·杜克博士(Dr David Duke )和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

几天前我在一张报纸上看到 2016 年 11 月发表的头条新闻,小特朗普说前三K党领袖“白人至上主义者”大卫·杜克(在总统选举中支持他父亲)应该被枪杀,对我来说这绝不意味着大卫·杜克是个有问题的人。这表明,特朗普和他的政府最终没有站出来支持他们所说的正在促进的东西。但最重要的是,它显示了主流媒体的双重标准,因为这种声明是违反社区规则的。除非整个新闻故事只是一个假新闻;谎言之网中的一条线。

自 20 世纪 60 年代以来(从 13 岁开始),大卫·杜克一直关注美国白人种族的歧视和美国白人文化的毁灭。从十几岁开始,他就意识到犹太人(犹太复国主义)对权力的追求和共产主义的背景。他认识俄罗斯作家兼历史学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Aleksandr Solzhenitsyn)本人,并从他那里得到了关于犹太人在共产主义苏联的影响的第一手资料。在 20 世纪 60 年代,他可以自由访问他国家的官方档案,因为当时这些档案(和他本人)还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审查。在他对犹太人的研究中,他主要使用了犹太人自己的资料。

大卫·杜克于 2005 年从乌克兰最大的经济和人道主义关系学校的跨区域人事管理学院 (Interregional Academy of Personnel Management, IAPM)获得博士学位。在他的博士论文中,他研究了犹太复国主义(犹太教)作为种族至上主义的一种形式(犹太至上主义)。2013 年,他就自己的研究出版了一本书,《共产主义背后的秘密》。

我们已经学会将共产主义与苏联、俄罗斯和其他民族国家联系起来思考。 历史书上讲,布尔什维克革命是工人和农民反对沙皇权力的起义。但俄国人并不是共产主义的推动力。布尔什维克革命活动家和他们在俄国革命后建立的政府和决策机构的成员,大多数(70-80%)是中上层的犹太人,他们遵循自己的种族议程。

阴谋论的理论

一个尽职尽责地呆在自己的舒适区的人,会立即将不同议程的谈话贴上毫无根据的阴谋论的标签,而不会去核实其真实性。尽管甚至天主教教理(CCC)说,公民(与当局)的忠诚合作包括合理指责的权利,有时甚至是一项责任,以指陈他们认为有损人的尊严和团体福利的措施。因为“公民的义务是与政府合作,在真理、正义、连带责任和自由的气氛下,给社会的福利做出贡献。”(天主教教理 2238-2239)

1917 年,全世界的同时代人都很清楚犹太人对俄国的布尔什维克革命和刺杀沙皇的贡献。华尔街的犹太资本家在财政上支持俄国的共产主义革命。在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把自己出卖给犹太复国主义分子并变得完全腐败之前,他在 1920 年 2 月 8 日发表在《星期日先驱报》上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犹太人的阴谋。“从魏萨普(Weishaupt)时代到卡尔·马克思(Karl Marx)、托洛茨基(Tortsky,苏联)、库恩·贝洛(Bela Kun,匈牙利)、罗莎·卢森堡(Rosa Luxembourg,德国)和埃玛·戈尔德曼(Emma Goldman,美国)时代,这种推翻文明和重建社会的世界性阴谋一直在发展和壮大。这个阴谋在法国大革命的悲剧中起到了绝对可识别的作用。它是十九世纪每一次革命运动的主要动力;而现在,这群来自欧美大城市黑社会的非凡人物终于控制住了俄国人,实际上已经成为这个庞大帝国无可争议的主人。”

当我们想到共产主义时,我们不应忘记,犹太人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与一位名叫摩西·赫斯的犹太拉比关系密切,后者在 1848 年帮助他们撰写了《共产党宣言》。(我在 2018 年 2 月的文章《共产主义、资本主义和犹太人的世界秩序》中谈到了这一点。)《共产党宣言》在起草阶段的名称是《共产主义教义》。共产主义总是与民族国家和个人联系在一起,人们没有看到其本质。我在 50 岁以后才第一次听说共产主义和布尔什维克革命之间的犹太关系。

当然,这种联系一直是一个被严密保护的秘密。至少同样大的秘密是,共产主义不仅像维基百科所说的那样,是一种促进“社会经济秩序的体系,这种秩序建立在以共同所有权的理念之上,没有社会阶层,金钱和国家”。共产主义是一个将自己提升到上帝的选民地位的种族寻求实现犹太乌托邦的手段,在这个乌托邦中,世界上所有的财富都掌握在以色列手中,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必须服从他们和他们的上帝。关于这种阴谋论,丹尼斯·怀斯(Dennis Wise)拍摄了纪录片《走后门的共产主义(Communism by the Backdoor)》,该片深入探讨了犹太神(路西法),以及他的秘密议程,其对世界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在当今世界,牛和动物的权利比人类的基本权利得到更好的保护。

了解你的对手-犹太人的乌托邦

了解你的对手
作为一名国际交流(翻译)专业的学生,我很早就知道,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键不在于我想说什么,而在于我如何以另一种文化来表达我想说的话。这也意味着,在沟通时,重要的不仅是我相信什么,而且是对方相信什么。

几乎没有任何一份声明能像以色列国的开国者和第一任总理大卫·本·古里安 (David Ben-Gurion) 于 1962 年 1 月在《Look Magazine》杂志上发表的未来愿景那样,可信而简洁地描述了对犹太人的信仰和征服世界的追求:“到 1987 年,冷战将成为过去。苏联不断增长的知识分子要求增加自由的内部压力和群众要求提高生活水平的压力可能会导致苏联逐步实现民主化。另一方面,工人和农民的影响越来越大,科学家的政治地位越来越高,可以把美国变成一个计划经济的福利国家。

东欧和西欧将成为一个拥有社会主义和民主制度的自治国家联盟。除了苏联作为欧亚大陆的联邦的国家外,其他各大洲都将在一个世界联盟中联合起来,并由国际警察部队负责指挥。所有军队将被废除,不再有战争。
在耶路撒冷,联合国(真正的联合国)将建立一个先知圣地,为各大洲的联盟服务;这将是人类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Israel)的所在地,它将解决各大洲联盟之间的所有争端,正如以赛亚预言的那样。”

大以色列

大以色列
我不知道本·古里安究竟指的是《以赛亚书》中的哪个预言,也许是《以赛亚书》2:2-4。但是,也许本·古里安是戴着玫瑰色的眼镜来阅读《以赛亚书》的,他在书中只看到他的神对他的子民的承若。然而,我们在《以赛亚书》第一章中已经读到,耶和华如何责备他的子民,宣布他厌恶他们的燔祭、新月聚会、节庆和虚伪的祷告。(以赛亚书 1:11-15)

以赛亚书以这句话开始。“我养育了儿女,将他们养大,他们竟悖逆我。牛认识主人,驴认识主人的槽,以色列却不认识;我的民却不留意。犯罪的国民,担着罪孽的百姓;行恶的种类,败坏的儿女!他们离弃耶和华,藐视以色列的圣者,与他生疏,往后退步。”(以赛亚书 1:2-4)

尽管对《圣经》有不同的解释,但很明显,以色列的建立不仅仅是为了让犹太人拥有自己的国家,在那里他们可以自由地表达他们的民族身份。今天 90% 以上的犹太人是可萨人后裔,他们原本与应许之地没有关系,他们因为好战而被从亚洲赶走。以色列是一个犹太复国主义犹太人的国家,它欢迎所有支持犹太复国主义侵略政策的犹太人。事实上,犹太教是无关紧要的。即使是无神论者也可以成为犹太人,甚至在犹太教堂里教书。

由于非犹太人(外邦人)和犹太人中的易受骗的傻瓜和有用的白痴,犹太人征服世界的努力几乎达到了目标。以色列最受尊敬的拉比之一,史米尔·埃利亚胡(Shmuel Eliyahu)拉比在 2021 年 1 月发表了一份关于美国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角色逐渐消失的声明,并希望以色列能够填补这一空白。我不知道他对自己的种族对世界的影响有多清楚,或者说他只是一个伪君子,当他说: “我们可以带着巨大的悲伤来回顾一下美国从世界历史舞台上跌落的过程。这是一个极其悲哀的事件,但它正在发生。”

他继续说:“这不是第一次,一个超级大国因为价值观的危机而崩溃,回到其他国家中成为一个普通国家。这就是过去发生在埃及和罗马身上的事情。这就是大约一个世纪前奥斯曼帝国的情况,以及 30 年前崩溃的俄罗斯帝国,他们都是因为价值观的失败而崩溃,导致它们的灭忙以及作为世界领袖的大国地位的衰落。”

史米尔·埃利亚胡拉比显然没有做功课。俄罗斯帝国的毁灭不是在 30 年前,而是共产主义、无神论的苏联的崩溃,该联盟是在俄罗斯的沙皇政权被推翻后由犹太人布尔什维克建立的。民族主义的俄罗斯人成功地夺回了他们的国家。犹太寡头们或逃亡或被监禁。在 70 年的无神论教育之后,人民生活的精神真空被基督教伦理和传统价值观所填补,而这些是共产主义之前俄罗斯的民族遗产。在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领导下,该国已建造了数万座教堂。

犹太共产主义、无神论者传播的世界征服也在中国失败了。犹太人可能会自夸地说,他们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共产主义国家,让中国实施他们荒谬的取消文化议程。然而,中国人通过共产主义接管了自己的国家。几个世纪以来掠夺土地的帝国主义者(犹太人)的财产被没收,他们被赶出了中国。

待续…

 

参见:

共产主义,资本主义和犹太人的世界秩序
一切都是完美的
了解你的对手
同一世界宗教 (新世界秩序)
通过罪孽得赎以救 – 沙巴泰•泽维的遗产
混乱的中庸之道
什么是意识?

WW2Truth: THE HITLER TEST

Rabbi Shmuel Eliyahu: America is Collapsing, Israel must Step Up as new World Superpower
Pentagon says world will have three ‘great powers’ – and US will be ‘challenged’

Walter White (interview of Harold Wallace Rosenthal): The Hidden Tyranny

The Secret Behind Communism
David Duke on Mark Collett Book Review: Rave Reviews for The Secret Behind Communism!

Dr David Duke: Jewish Supremacism (Free Download, Borrow, and Streaming : Internet Archive)
Dr David Duke: Juutalainen ylivalta
Dr David Duke: Even Chinese Intellectuals Recognise Jewish Supremacy Over America!
Dr Duke & Andy Hitchcock: The Insane Level of Jewish Dictatorship in Hollywood, Media, Social Media, Govt & Global Banking
Duke & Hitchcock Expose Forbes Israel edition boasting of Global Jewish Money Power!

Mark Weber (Institute for Historical Review): The Jewish Role in the Bolshevik Revolution and Russia’s Early Soviet Regime

Dr Henry Makow: What is Communism?
Dr Henry Makow: Were Nazi Jews Responsible for the Holocaust?
Dr Henry Makow: Fabian Society – Key Player in the Rothschild (Jew) World Order

Defendeuropa.com: The Bolshevik Revolution’s Jewish Roots
Defendeuropa.com: The Great Replacement and Why It Should Worry You

Dailymail.co.uk: Eric Trump says former KKK leader David Duke (who endorsed his father) ‘deserves a bullet’

视频:

WARNING!  From an Unvaccinated Person in Israel

Dennis Wise: Communism by the Backdoor

Yuval Noah Harari: Why humans run the world

Misha ja sudet (Yle Areena)

Archbishop Viganò: The Church of Christ is undergoing a very serious crisis

Alcyon Pleiades extra 5: Economic collapse, China, Fuel crisis-blackouts, Food and power price hikes
Alcyon Pleiades extra 6: Globalist pope, Vatican, Paedophilia, Church decline, Opposition of clergy
Alcyon Pleiades 112: Vaccine nanoparticle, Biosensor, Magnet, 5g antenna, Hydrogel, Military rebels

James Wolfensohn, Former World Bank President: Big Shift Coming

David Icke 2021: There’s Not Enough Of Them To Stop Us

Jean Nolan (Inspired 2021): Is There A Secret Agenda Behind The Woke Culture?
Jean Nolan (Inspired 2021): Millions Of People Are Experiencing This Right Now

Neale Donald Walsch: Our Role In Evolution
Anita Moorjani: CONFIRMATION! You Were Right All Along

 

5-4-3-2-1-Share
1234...10...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