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人们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时候了

我们都是联系在一起的!

 

常识和吸引力法则是我信仰的基础。最简单的吸引力法则意味着我希望人们以我对待他们的方式来对待我。一般情况下,人们是值得信赖的。然而,它也发生过,有人因为我的轻信和愚蠢而得到了利益,但比起人们已被证明是值得信赖的来说,这些可以忽略不计了。

从本质上说,人是绝对值得信赖的,但我从儿童时期就对传统的资产阶级教养大的人怀有疑心。这是由于人们普遍存在的基本态度:“我们的孩子和邻居的臭小子。”

人们倾向于把自己和他们的后代当成是正义的一方,无辜的“上帝的选民”。 外人是邪恶的,不道德的,异教徒,如猪或类人猿之类的亚人类。人们往往有这种态度,不管他们所爱的人是否真的伤害别人。有时甚至鼓励伤害别人,正是因为其他人都是外人。

许多年前,我的一个朋友称赞了她和她兄弟的关系。她说,她的哥哥会支持和保护她,即使她杀了人。通常的“保卫”意味着人们准备用任何必要的手段来保护自己的人。在这个过程中,真理和道德标准被赶出窗户。人们认为忠诚于自己人高于一切。

这件事前段时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当我读到一篇文章时,令人愤慨的是,布鲁塞尔的穆斯林居民区没有人通知警方有恐怖分子居住在那里,尽管人们知道他与巴黎大屠杀有关。在奥兰多夜总会被攻击后,令人不安的是,人们发现攻击者的妻子没有告诉警察她丈夫的意图,即使她事前就知道。

社会中普遍存在的双重标准让我跌破眼镜。它是写在法律上的,配偶不必指证对方。是什么使这一事件如此不同,法律应以不同于书面的方式来解释?是因为攻击者是一个“局外人”吗?

直到现在西方人们能够进入自己的幻想,增强自己的个性和自由。如果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许多人认为这是一个明确的迹象来表明,上帝是不存在的。要是上帝存在的话,他就不会让任何坏事发生。虽然人们非常讲究自己可以做个别的选择,他们希望我们的天父会从最终的灾难中拯救他们。

在英国退欧投票日那天我读了一篇文章,有人说,不应该让公民面对像欧盟成员这样困难的问题的决定。几千年来,人们一直相信他们的政府,未来也应该是这样。像猎狐这样的事情在公民理解的范围内。他们能够决定这样的事情。
精神懒惰的人准备外包思维。它是如此的舒服,无源的进入自己的幻想,相信官方的真相,因为挑战一切可能使人们所生活的虚幻泡沫破灭。

吉尔伯特•基思•切斯特顿曾说过:“当人们不再相信上帝时,他们相信一切。”因此,人是非常容易被操纵的。在人们的心中,天使很容易变成恶魔,恶魔变成天使。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轻易地相信谎言,比如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些谎言。

伊斯兰法卡塔尔大学法学院前院长,Abd Al-Hamid Al-Ansari曾说,他不是那么害怕政府,而是更害怕怀抱同样心态的一群知识分子和公民的非政府组织,其传播官方真理,确定正确的思维框架。在这方面,东方和西方人的思想是相似的。

原则上,每个人的意见都具有相同的价值。但我希望人们至少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与从当地新闻中获取消息的人相比,从世界各地的几种语言中获取到信息的人,会对事情的看法有一个更广阔的视野。

常识作为心灵成长的目标

当人们面对真正的挑战时,像无法控制移民到来欧洲的今天,许多人说:“我们不希望这样!”他们认为,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是驱逐所有的(经济)移民到自己的国家。

我们必须明白,人们想要的,不一定就是他们所需要的。我们每个人都自己吸取我们需要向前迈进的生活的经验教训。它经常发生在不知不觉中,因为上帝在我们问他之前就知道我们需要什么。我们创造自己的现实。
看到移民在欧洲损坏公物这很令人心痛。然而,在我看来,人们现在面临的挑战就是他们所需要的。

人们的态度吸引了移民,他们对西方社会的基本价值观提出了质疑。我们看到,生命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西方人必须学会捍卫自己的价值观。首先,他们必须意识到,什么是基本价值观。我们社会的生存需要我们首先认识到和平共处的价值观。

直到现在,西方人漠不关心亵渎神,认为圣经是一个虚构。信徒,道德家和仁爱使徒都被看作生活在过去的宗教狂,同时自由思想家,无神论者,自由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和虚无主义者夸口自己是未来的希望。

西方人民一直在向发展中国家支付援助,把第三世界的问题推向远方。今天,移民把发展中国家的问题带来了我们之间。同时,当移民来到欧洲,并要求尊重他们的人权,我们可以观察到,一些西方(人权)活动家的世界观是多么的不稳定的。这导致了可笑的情况。

女权主义者,应该是捍卫妇女权利的人,但是对于穆斯林妇女的权利问题,却什么都不做。警方漠视移民的犯罪。自己的公民的权力简单地被忽略了,因为有那么多不明身份的“荣誉公民”来要求被承认他们的人权。卫生当局已经工作了几十年来创建一个全球疫苗接种计划,旅客必须采取一定的预防接种,当他们旅行到世界的某些国家时。现在,一些积极分子要求开放边界,移民可以自由进入到任何国家,没有任何健康检查,甚至没有身份的检查。

直到现在西方人们一直生活在一种幻想中,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按照常识生活。无法控制的移民所带来的问题清楚地表明了,这却是比较特殊的心态。想提高自己的参考组的利益或受独裁主义的教养的人没有习惯使用常识。看来,这些人并没有学会去自己思考。人们要求双重标准,“积极的”歧视和否认事实。就像人不能面对同样的事实。

一个主流记者曾问“当人们彼此分裂时谁会受益?”。在最好的情况下,我们都从中受益。揭露社会的不满和腐败是每一个公民的义务。我们的责任是照顾这个社会,公平对待其所有的成员。
有一群精神上懒惰的同种心态的人,否认事实就像父母听自己的孩子说他们是被性虐时,而父母不相信一样。

耶稣说:

不要以为我来了,是给地上带来和平。我来并不是带来和平,而是刀剑, 因为我来就是为了使人与父亲对立,女儿与母亲对立,媳妇与婆婆对立,这样,一个人的敌人,就是自己家里的人。你们不要怕那些能杀死身体却不能杀死灵魂的;反而倒要惧怕那位能把灵魂和身体都毁灭在地狱里的。(马太福音 10:28,34-36)

耶稣所说的不是一把消灭其他人的剑,因为“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 6:12)

耶稣基督给了我们一个双刃的剑,真理的精神,能刺透到魂和灵的分界, 分界自我(动物精神)和圣灵(常识)。(希伯来书 4:12)不久我们学会使用常识,遵循真理的精神。

 

参见:

Kenneth James, Michael MacLean: The Law of Attraction and Common Sense (常识和吸引力法则)
Peter Shepherd: Emotional Intelligence (情绪智力)
A New Paradigm of Thought

视频:

Rhonda Byrne: The Secret – The Law of Attraction
Abd Al-Hamid Al-Ansari: Arab Intellectuals Are More Oppresive Than Governments
Ayaan Hirsi Ali: Why Don’t Feminists Fight for Muslim Women?
BBC World: The Killing of Farkhunda

Syrian Poet Adonis: Your Opinion is a Crime in the Arab World
Syrian Poet Adonis: We, in Arab Society, Do Not Understand the Meaning of Freedom

Mosab Hassan Yousef: The Son of Hamas
The Son of Hamas – Did he leave Islam?

David Duke: Multiculturalism in Europe: Who is Behind It?

Adolf Hitler and Barbara Spectre – Multiculturalists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