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虫变蝴蝶

蝴蝶当我在年初听到肾脏肿瘤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在我今年康复得很好之前不要考虑任何治疗方法。 我认为手术后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恢复时间。我想,我的状况越好恢复的速度就越快。我原本希望肿瘤手术会在下半年进行,但我没有给医生说什么,因为他们让我明白推迟两个月在手术是有风险的。

就我个人而言,我没有感觉到肿瘤威胁着我的生命。相反,缺乏运动对我身体的影响通常是显而易见的。这就是为什么健身锻炼对我来说是首要任务。 当医生无法让我在 4 月份改变主意时,他们将我送到了姑息治疗中心。

我第一次去姑息中心时,得到的结果是我实际上无法从那里得到帮助,但我的生活将开始围绕肿瘤而发展。我绝对不想那样。无论我做什么,都需要监视肿瘤对身体的影响情况,但是这种感觉与监视肿瘤移除后的发展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我认为手术是最好的治疗方法,尽管这意味着手术后一段时间我完全依靠他人的帮助。

所以我自发地决定手术。手术开始前,我想要解决牙痛的问题。我在公立的牙医诊所得到了第二天早上的预约。在从牙医诊所回家的路上我和助理说,现在我们只需要等待医生通知我们手术的时间。到家之前,我收到了医院的电话通知,我的手术时间是 7 月 2 日。也就是在我签署同意手术后不到一个月。

一旦达成协议,该手术的准备工作将以合理的顺序迅速进行。我感激并且敬佩的是不同医疗部门之间的良好的合作情况。一切似乎都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我的工作是确保我的个人信息在各个阶段都是最新的。

在手术室做最后准备的护士提醒我,我有一位很好的医疗团队,我的任务是积极思考并创造积极能量。我坚信体内的智能细胞可以与医生和护士一起工作,从而使一切顺利进行。可以这么说,我抛开了自我,把一切都留给了主。

手术后,下午 4 点钟我在恢复室内清醒,我的主要感觉是嘴巴特别干。我呼吸困难(直到我带上呼吸连接器),但是我身体上没有什么可以用疼痛来形容的。我的肚子有点痛,但是我之前想的是可能十倍的痛苦。

之后就不疼了。当我站起来时,肚子里的内在伤口有点痛,但只有片刻。剧烈的血管收缩或肌肉痉挛会引起更讨厌的疼痛感。我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横向手术伤口,在我的身体左侧弯曲通过隔膜直至右下肋骨处。 只有当我大笑或咳嗽时,它才会疼。否则,它的疼痛感不会超过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普通伤口的程度。

尽管手术使我的身体有些不适和无力感,但这是一个神奇的事件。当我醒来时,我感觉我仍然置身于梦幻的星辰中(如同被施了魔法一样)。正常情况下,一个肾脏重 150 克(5.29 盎司),但我肿大的,被切除的患有肿瘤的肾脏重 1.7 千克(3.7磅)。这对我来说是身体智能的指示。

肿瘤有 17 厘米(6.6 英寸)长,最宽的地方是 13 厘米(5.1 英寸)。显然,如果我的肾脏保持其正常大小,并且肿瘤无法控制地生长,那么很久以前肾脏就无法工作并造成了其他损害。然而,智能的肾脏细胞尽其所能的保持了器官的正常运转。它随着肿瘤的扩散而扩大。肿瘤的一部分处于坏死状态,我相信智能的肾脏细胞的保护措施的效果也是如此。

如果智能细胞能够维持我们的健康和器官的正常功能,那么恶性肿瘤在体内如何发展的问题就出现了。我认为肿瘤的发展与社会的腐败是一样一个隐患。腐败器官有时被称为癌症。可能在某一时刻,人体创造了良性生长来保护自己,但在某个时候肿瘤已经开始履行自己的使命(可能成为身体最大最重要的器官)。

光明会原本也有良好的目标。光明会创始人亚当•魏萨普(Adam Weishaupt)的目的是传播启蒙运动的思想。目标在于强调人们思维中的理性,摒弃迷信并降低教会和国家的权利。当组织获得新成员时,这些新成员并没有将组织的原有目标内化,而是想巩固自己的地位并执行自己的使命(议程),该组织就变成了一个破坏社会活动的秘密社会。

手术后的生活

手术前,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在摘除肾脏后摆脱了心脏问题和贫血的困扰。看到手术对我自身状态的影响是很有趣的。

第一个明显可见的变化是我的腿没有像以前那样肿。我注意到我的视力变好了。食欲同样也得到了改善。体重下降了 5-6 公斤,其中一部分是摘除的肾脏的重量。我的理疗师说这都是因为淋巴循环的改善。当液体不使身体膨胀时,眼压恢复正常,视力变好。体内液体的积聚很容易使体重增加 2-3 公斤,即 4-7 镑。很明显随着淋巴循环的改善,体重会减轻。

当我离开医院的时候,我的血红蛋白水平是 100,这表明是贫血。当我回到家时,其数值迅速提高。。近年来,我逐渐放弃了很多的食物,因为它们造成了腿部的肿胀和各种问题。手术前,我只吃高蛋白食物和酸菜。手术后,我恢复了正常的饮食。

手术 21 天后,我第一次在 Alter Gravity 跑步机上行走。尽管肌肉无力,行走的重量比手术前轻。直到现在,我行走的重量和速度都像今年年初时一样。

在手术期间,我摆脱了肿瘤,但在医院的生活也是我精神成长的一个机会。我看到每个人是如何很好的合作,但尽管我期望一切都很顺利,自然而然地发生,但我并没有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我意识到,尽管医疗体系的发展使事情变得更容易、更快捷,但最终我个人还是对治疗的成功负责。

我是运营项目的协调员(项目经理)。无论如何,我希望我的内心能够控制自己,我所吸引的一切都应该是受到我内心的影响。换句话说,我的内心应该是我的吸引点。如果我让自我决定,那么我很容易成为我生命中最薄弱的一环。

2017 年 9 月,我写道,精神成长的目标是阻力最小的道路。按照亚伯拉罕的说法,阻力最小的道路是一个不好的表达,因为它包含了阻力,尽管是很小的程度。

我们的目标是彻底摆脱自我创造的阻力,让我们的内在自己引导,变得敏感地倾听内在的冲动。为了实现我们想要的,达到我们的最高目标,调整我们的精力是非常重要的。亚伯拉罕用最大的允许之路来描述这一点,这就是最伟大的奉献之路。我们应该无条件地臣服于内在的指引。只有这样,内在才能连接到无形世界。

 

参见:

我创造自己的现实 I
我创造自己的现实 II
精神成长的目标: 最小阻力之路

视频:

Abraham Hicks: Let The Source Choose Your Path, It Will Be Shown To You
Abraham Hicks: If you want it – it is done
Abraham Hicks: Spending more time with source energy
Abraham Hicks: Focusing on your own life
Abraham Hicks: Tapping into your power

 

5-4-3-2-1-Share

这篇文章是围绕英语单词“compassion”(同情)而写的。多年前,当我听到格雷格•布拉登(Gregg Braden)谈到一位西藏寺院精神领袖的观点时,我第一次开始探索这个词的深层含义,那位精神领袖认为,根据东方的精神传统,同情是人类的最高目标。这句话使我感到困惑。我一直认为灵性使我们超越时间和地点,因此我们有机会从物质世界的环境和事件中得到振奋。那么同情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同情这个词被赋予了诸如共情、怜悯、恩典、同感、恻隐之心、仁慈等含义。韦氏词典将同情这个词定义为一种意识,其具有同情心,能够与他人的痛苦联系起来,并设法减轻痛苦。同情是基督徒的最高美德。

虽然我上面列出的品质都是美德,但我不认为其中有任何精神上的东西。每一个有着健康自尊心和自我保护意识的人都会在童年时代承认他们。许多灵性老师强调同情的重要性,并将其视为人类的最高美德,这在许多方面都是如此。 许多人似乎认为同情是衡量他们灵性的一个尺度:他们越容易为他人感到伤害,他们就认为自己越有灵性。

许多人的生活都基于他人对自己的同情。如果你不间断的想听这些人操纵你的企图,你将被谴责为种族主义者或白人至上的支持者,否则就会被人道化和冷漠。我自己受到过这样的指责,因为我希望事情能够如人们所认同的那样发生。很自然,事情并非总是按计划进行。如果失败的原因听起来像是经过编译的解释,那么我将不再继续倾听。

我于 2017 年 10 月在我的文章《耶稣提升你的能量》中提到了一个与同情(人道主义)相关的陷阱。有同情心的人,参与人道主义工作并尊重人权,同情他们所帮助的人及其问题,以至于他们能量场的振动频率变得与他们所帮助的人一样低。因此,他们失去了与自己内心的联系,并开始在自我意识水平上行动。他们成为“盲人引导盲人”,几乎没有什么可以给予他们所帮助的人。

似乎世界上有很大一部分人陷入了同情的陷阱,因为世界各地有名望和有影响力的人们开始支持破坏者,无政府主义者和极左分子的所谓的和平性暴动,而不是支持那些希望进行建设性合作的人。 运用常识,这是不可理解的。

当我听到亚伯拉罕说同情不是共情时,我对这个问题的困惑开始消失。同情心是指人类有能力从上帝的视角,通过内在的眼睛看到自己和彼此。同情彼此的痛苦和挣扎或互相承担责任不是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工作是看到并支持彼此的优势,内部资源和潜力。

在芬兰,有一句俗语:水不会留在枯井中。 这意味着帮助或教育任何不愿独自学习和没有成功愿望的人都是没有意义的。上帝帮助那些自助的人。我们的内在与生命之源息息相关。这可以被视为《白人至上》,我希望它能传播到全世界。 所有人都有一个内在的生命,那就是与生命之源联系的机会。

就像树长出根一样,为了连接到重要资源,人们也需要与生命之源建立个人联系。如前所述:水不会留在枯井中。

 

参见:

耶稣提升你的能量
以自身的条件来平衡的生活

Carlo Maria Viganò: Open Letter to President Trump

视频:

Abraham Hicks – This Is All About You … Abraham Describes A Brand New Blend of Attraction!

Dr. Steve Turley: ARMED CIVILIANS FIGHTING BACK as Leftists Call to DEFUND POLICE!

 

5-4-3-2-1-Share

 

我在 2 月中旬写了一篇文章,是关于我年初在医院里做检查时所经历的难以相信的事情。在医院的第二个晚上,我在病房冥想,我觉得自己像个笑佛,无忧无虑。我所需要的只是一颗有爱的心和智慧的身体。我特别高兴的是,我是那么的无忧无虑,尽管我前一天被告知我的右肾有一个恶性肿瘤。

为了前一天的手术,我提前一周做了一次 CT 扫描,以防万一。当医生告诉我这个肿瘤的时候,我正在等待手术。护士刚给了我一些药。我看见医生在对我说话,但他的话没有触动我。我想“好吧我的身体可以承受。”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才进一步考虑这件事。我度过了一个不舒服的晚上,早上医生们过来看我。他们互相讨论了有关的发现和必要的参考和后续的治疗。 有人说“总有一天,一个肾脏会被摘除。”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医生们似乎还没来得及和我好好谈谈,就已经在制定计划了。在我看来,肾脏切除甚至不是一个选择。一开始我并不想考虑这么激进的治疗方法。

同一天医生再一次安排了 CT 扫描,以确定肿瘤是否已经扩散到其他的器官。他们发现了他们认为的扩散变化。肿瘤样本被提取。结果显示这是一个癌症。它超过 10 厘米长,右肾比左肾大得不成比例。当我从医生的电脑上看到它的时候,我在想,一个器官怎么能在不影响其功能的情况下扩大这么多。

“这些通常会导致死忙”医生严肃地说。“他为什么对我这么说?”我问自己。难道是我给医生留下的印象太随意了?他是不是想说,我没有理由快乐和无忧无虑,而是应该皱着眉头开始计划我的癌症治疗。他是否像 40 年前在我的病例中写道我没有意识到我的处境是多么严重的那些医生一样?

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觉得肿瘤在以任何方式威胁我的生命。天知道肿瘤达到现在的大小需要多长时间。然而,它没有在任何时候给出明确的自我标志。我当时想,医生这么快就把我送到手术台上,简直是疯了。我想专注于我的康复,消化整个事情,让我的天线可以向各个方向调整。之后的四个月,我只把诊断结果告诉了妹妹和助手。

我妹妹说我应该听医生的。她说:“手术只会去除那些不属于身体的东西。”要是那样就好了。然而在实际操作中,手术会切除掉一个功能正常的肾脏。医生说,如果让肿瘤继续扩散,这种情况下,很难通过手术来治疗。此外,肿瘤可能会引起并发症,在最坏的情况下是肺栓塞,那将是我的结局。

虽然肿瘤本身没有明确的迹象,但没人能说出它是如何影响我的整体状况的。一个论坛上说,有一个女人在做完肾脏移除手术后,她的心脏和贫血问题都消失了。

尽管有这些警告,但我并没有感到任何威胁。我不能因为某些人所担心的无法弥补的情况而做出决定。我不认为身体里有坏细胞试图征服身体并从内部将其分解。我相信如果我能确保细胞拥有所需的一切,尤其是与能源的连接,那么这些细胞就能维持我的健康。当谈到我自己的健康和幸福时,最重要的是我个人的信仰和想法。

由于医生们无法改变我对手术的想法,所以他们把我送到了提供整体治疗的姑息医疗中心。我认为这是适合我的地方,这样我就可以平静地消化一切问题,并权衡各种治疗方法。

当我的信念、行为、和思考对健康和幸福最为重要时,可以说所有的体外干预都是信仰治疗,在芬兰,这是对替代医学的一种贬义表达。基于这样的信念,这些措施对健康状况和身体平衡具有积极作用。药物使用的手段也是如此。

我不想以任何方式贬低医学的成就:我知道,如果医学没有针对不同情况的针对性治疗,我肯定在 40 多年前就去世了。我只想说,在我们处于最佳状态之前,医学仍然有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医生想要切除一个带有肿瘤的正常运作的肾脏,这一事实提醒了我,人们倾向于把有用的东西跟没用的一起丢掉。

世界上有很多记录在案的肿瘤自然消失的病例。最明显的例子是格雷格•布莱登 (Gregg Braden) 在北京一家非药物治疗医院见证的能量疗法。他能够通过监视器实时观察肿瘤的消失。有人说能量治疗是基于信念治疗和安慰剂现象,这并不能改变它们发生的事实。

说到安慰剂:谁还记得我在 2013 年 6 月写的那个年轻的丹麦男子?该男子参加了一项临床试验。在实验中,他试图吃掉所有他收到的药物来自杀。

自杀未遂。这名男子开始感到非常不舒服,并寻求治疗。在医院里,他有一段时间失去了知觉。因为无法稳定该名男子的病情,医生们认为情况很严重,最后联系了负责药物实验的医生。当得知这名男子在药物试验的安慰剂组时,所有人都感到困惑。他服用了钙片。当这名男子清楚自己的生命没有危险时,他的身体功能在 15 分钟内稳定下来。

这是一个清楚的例子,说明了恐惧的原因,以及当身体自身的防御机制失效时,并由于乐观的看法而重新激活时会发生什么。所有的医疗保健都基于此;人的身体是一种心理物理的实体,应该被这样对待。

我认为能量疗法的工作原理就像按摩对肌肉的作用一样简单。按摩师控制肌肉,使肌肉的抽筋和僵硬消失,从而使能量和液体在体内自由循环。能量治疗师以同样的方式工作,但行动发生在能量体层面。能量治疗师操纵能量场,使能量锁消失,并激活人体自身的防御机制。

医生、治疗师和能量治疗师自己不会治愈或康复任何人。即使是最好的治疗师或医生也不能使他们的病人康复或痊愈,除非他们有能力激活病人自己的身体和精神资源。这就是我对自己和其他人的期望。

 

参见:

我创造自己的现实 I
我创造自己的现实 III

我们创造自己的现实

 

5-4-3-2-1-Share

亚伯拉罕最有力的教导之一是人们倾向于把思想锁定在正在发生的事情和正在观察的事情上。 我们试着从尽可能多的角度去观察我们的感官知觉,但是通过这样做,我们通常会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问题上,尽管我们可以把它放在解决问题上。许多人认为我们脚踏实地,实事求是是一种美德。这种思维减慢了我们的发展,因为通过专注于我们所看到的,我们没有创造任何新的东西。吸引力法则为我们提供了我们的思想所关注的东西,所以今天的现实将在未来被重复。

在亚伯拉罕看来,人们应该放任对正在发生的事情做出简单反应的倾向,让事情顺其自然,就好像他们自己无法控制事情一样。我们应该积极主动地开始有意识地创造我们自己的现实,而不是被动地做出反应。可以从很多角度看到面对现实。在解释事物时,最重要的是我们想要相信什么,并把注意力集中在什么上。我们可以创造自己的现实。

在一个视频中,亚伯拉罕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女人和他们说,她的爱人离开她后,她非常难过。亚伯拉罕对这个女人解释说,她并不因为爱人的离开而伤心。在与伴侣的关系中,女人发现了自己最好的一面,当伴侣离开时,她渴望的是他而不是她自己。这种态度激发了她完全相反的情绪和品质,而不是她在这段关系中所享受的。当我们说配偶带走了我们的一部分时,这只会在我们允许的情况下发生。

我不再有这种关系问题。然而在医院时,我把注意力转向了另一种不同的现实,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它一直控制着我。是关于我的膀胱问题,或者膀胱过度活动症。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让我的症状在很多方面决定了我的生活。我一直认为我必须带着这个问题而生活,这实际上意味着我没有抓住机会。我没有参加过庆祝活动,也无数次拒绝去朋友的夏季别墅,因为没有享受的参与是没有吸引力的。 即使是去户外,我也会选择自己的路线,这样我总能知道厕所在哪里。这意味着我根本没有去真正的户外。

我的情况没有让我感到沮丧,因为我的总体情况是令人满意的。无论如何,在电脑前专注于各种项目是更有意义的。他们经常占用我所有的时间,一天 12 个小时。去商店一直是我唯一的户外活动。

然而,近年来,自然对我越来越有吸引力,我真想要出去享受我的时间。但现在,这一切怎么突然成为可能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来得很自然,就像在医院里护士给我换上尿布一样。我很高兴这一次我能享受我的时间,而不需要考虑去厕所的问题。

偏见阻碍我们的思想

当我享受尿布带来的自由感时,我回想起那些我在电视上看到的各种皇室、政治或宗教仪式时感到的那些困惑,那些仪式遵循严格的礼仪,通常持续好几个小时,比如教皇的复活节弥撒。潜意识里,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在这种场合,人们如何控制自己的膀胱。 我意识到很多人都穿着尿布。像许多专业的工人一样,在没有机会上厕所或上厕所可能危及整个正在进行的操作的地方连续工作几个小时,他们必须要为此做好充分的准备。更不用说那些想要专注于自己工作的体育和竞赛爱好者了。尿布可以让一个晚上要去几次厕所的人不受打扰地睡上一晚。

当你考虑到尿布所带来的自由时,很奇怪的是,尿布被认为是婴儿、老人和病人的护理用品。尿布应该和女性卫生巾一样是中性的,这是常识。我并没有被这些关于尿布的污蔑性的想法所困扰,而是被我自己的想法所困扰,我不会用湿尿布包着屁股。在医院里,我注意到尿布的吸水性很强,而且不会让我感到很湿很不舒服。在网上查看成人尿布的供应情况时,我注意到最具吸水性的尿布能装下 4 升以上的尿。

未来,我不会让我的症状限制我的活动。我将专注于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我所发现的自由。穿上尿布我们走吧!

 

参见:

任何场合的成人尿布:
tena.com
metsapolku.fi

视频:

Abraham Hicks: Ignoring the Reality Game
Abraham Hicks: Releasing The Resistance To What-Is
Abraham Hicks: Don’t look back – your what is, is keeping you from your what can be

 

5-4-3-2-1-Share

 

新一年的开始好像是不真实的。我当时在医院做检查,最初我需要在医院住一个晚上。然而第二天医生想要做另一个检查,这就意味着我要在医院住两个晚上。

在医院的第一个晚上是如此的痛苦:硬床挤压着我的髋骨,床太窄了,我甚至不能侧身,我的室友打鼾(耳塞有些帮助),我头痛。在同样的情况下的又一个晚上,似乎叫人无法忍受。

我感到一种强烈的内在冲动,想要冥想,以便对自己的处境形成一幅清晰的画面,这样我才能说出自己的想法。对健康的看法我不想仅仅依靠医生的建议。我问自己:“我怎么能在病房里集中思想和冥想呢?护士们不停地工作,而我的室友经常有访客。”我的助理在她包里发现了一个蓝牙耳机。这总比没有好。

晚上,我用手机听着 Youtube 上的冥想音乐,让自己平静下来。我一只耳朵里有耳机,另一只耳朵里有耳塞。室友的谈话声音渐渐消失在背景中。两小时后,耳机没电了。现在怎么办呢?

我把音乐视频换到了另一个,让它静静地在我的床头柜上播放,让我集中思想。很快,音乐开始在我的耳朵里播放,声音如同我带着耳机一样响亮。我想也许我应该把音量调低,这样我的室友就不会被打扰了。

当我把思绪集中在音乐上时,它直接把我带到了我想去的感觉良好的地方。我就像一个笑佛。我什么都没想。我感到越来越幸福。我拥有一切我需要的东西。我有一颗充满爱的心和无数个完美的身体细胞。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值得感激和充满爱的时刻之一,我穿着尿布不用考虑上厕所的问题,我很高兴能享受这一时刻。

偶尔,我室友的谈话完全停止了,四周一片安静。只有音乐在播放中。晚茶之后,护士给我换了尿布,我刷了牙然后上床睡觉。在入睡之前,我试着用语言来表达我对健康的看法。晚上,我的室友没有打鼾,至少我没听见。我睡得很沉,一直睡到早晨。早上,我能考虑到我的整体情况,并且清楚地向医生陈述我的观点。

冥想中的身体清洁

前一天晚上我从医院回家。第二天,我头晕目眩,疲惫不堪,什么也想不起来。我的身体充满了检查期间注入到我静脉中的异物,如麻醉药和造影剂,天知道还有什么。午饭后我就去睡觉了,我在傍晚醒来时,我很高兴。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冥想,听(和看)电视上的音乐视频。

我听了一个三小时的音乐视频。在视频的最后,我一时兴起掀起了斗篷。我的大腿和前胸上布满了红白相间的斑点,好像我得了什么痘病似的。我的自我说“我对冥想过敏”。然而,我的内心知道,我的身体正在进行清洁。当我注意到我的小便和早些时候不一样时,我的感觉更加强烈了,我的小便很混浊,而且看起来很脏。

第二天,我对着同样的 528 赫兹的音乐冥想了 7 个小时。我想让自己沉浸在那种美妙的感觉中。几个小时后,我注意到身上的皮疹正在扩散。到了晚上,大腿和躯干的前部都是红色的。皮肤微肿,如同烧伤。然而,当我接触皮肤时,感觉正常,除了轻微的热以外。

我的身体似乎在加速过程中把异物从体内清除了。我的尿液浑浊、带血,里面似乎有血块的粘膜。我感到轻松愉快。当我看到桌子上的医院检查单,它们好像是别人的。

我们身体的智能

我在文章《神的寺庙在我心中》写道,我们神圣的部分就像是一个深藏在林下苔藓、树叶和灌木丛下的老水井。盖子的腐烂层是自我的压载,一旦我们清理了通往古井的通道,我们就与生命之泉有了直接的联系,那就是我们的直觉思维。

这是宏伟的,美妙的,令人愉快的。然而,我们内在的神圣一面并不仅限于我们的内心。我们的整个身体就是一个神圣的寺庙。它由数以万亿计的细胞组成,这些细胞是有智慧的生物。它们与源能量有直接的联系,源能量是万物生长的温床。他们在吸引力法则下运作,知道他们的功能,确切地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来完成他们的任务。如果他们和源能量有一个持续的连接 ,所以他们有能力来保持身体健康和良好的状态。

然而,事实往往并非如此,因为大多数人生活在自我意识的层面。一切都建立在自由和自由意志的基础上,而身体的细胞在是否与源能量有联系的问题上受自我的摆布。细胞不会自动地保持身体的状况和健康。自我认为他们比我们的直觉思维和智能细胞更了解一切,所以他们从属于自我的思想、感知和信仰。细胞智能在自我设定的限度内运作。

但是,我们可以有意识地打破自我创造的恶性循环。当我们在冥想中平静自我的抗拒思想和混乱的头脑时,我们的能量开始与我们的直觉思维以相同的频率振动,细胞连接到源能量并能完成它们最初的目的。
它们从我们的身体中清除代谢废物和异物,把异物分解成原子,并将其冲入下水道,以维持我们的健康和身体状况。这只是一个允许它发生的问题。

 

参见:

我创造自己的现实 II
我创造自己的现实 III

情商的作用
音乐针灸
身体的自愈

视频:

528 Hz Positive Energy (Love Frequency) | Miracle Healing Frequency | Ancient Frequency Music | Detox Your Heart

Dr. Lee Bartel (TEDx talks): Music Medicine: Sound At A Cellular Level

Abraham Hicks: Recreate perfect body cells
Abraham Hicks: You Are so Close To Manifest What You Want

 

5-4-3-2-1-Share
1234...10...
5-4-3-2-1-Share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