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和恢复名誉的挑战 I

飞在旋风中的鸟

飞在旋风中的鸟

 

题目中的康复和恢复名誉来自于英文词语 rehabilitation,在我的生活中它是指发挥重要作用的身体康复和心理康复,但是一般来说,rehabilitation 的另一个意思是指恢复名誉和声望,此意义适用于所有人。恢复名誉某种程度上是指我们了解我们真正的价值,我们的神圣起源和无限的创造力,这样我们才能实现我们全部潜力和尊严,这是我们固有的品质。

人道主义的陷阱

人的内心是纯粹的正能量。它的本质是爱和同情,它赞赏存在的一切。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在另我意识水平上尽可能接近我们的真实自我,并在我们的能量领域内保持最高的振动频率。

已经达到高振动频率的人们是富有同情心的和人性化的。他们想分享幸福,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在视频让我们进入漩涡(Letting Go is Getting Into the Vortex)中,亚伯拉罕警告人们危险是隐藏在善意的态度中:有同情心的人,参与人道主义工作并尊重人权,同情人们,并紧密地协助他们解决问题,他们自己的振动水平低于他们关注的人。也许你还记得一个例子,有人似乎吸收了你的所有能量。在这种情况下,援助人员失去他们自己与内心的联系。当他们的振动频率不与源头的资源振动水平相同时,援助人员与需要援助的人员都陷入坑中。圣经中也说到“盲人引导盲人”。(马太福音15:14)

因此,人们开始完全地在另我意识水平上工作,而没有看到整体。它加强了将我们束缚在这个有限的时空现实和五官上的想法。那些失去了与真实自我联系的人们,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开始责怪他们应该帮助的人。最后因为过度热忱,把好的精华,连同不好的糟粕部份一起扔掉。

因此不管外部条件如何,我们与内心的振动保持一致,这是非常重要的。许多人认为高振动的人是傲慢的,但是为了克服我们生活中的挑战,除了与内心保持一致我们别无选择。

用户的个性

当亚伯拉罕谈到,重要的是无论外部情况如何,帮助者保持与真实自我的联系,从而使他们的振动处于高频率,这仅仅只是硬币的一面。我相信人们经常面对这种情况,当帮助者的意识和振动频率达不到他们应该帮助的用户时。

帮助者提供给我们各种各样的服务,我们为此支付金钱,并且维护这个有组织的社会。这些帮助包括儿童保育、儿童保护、保健、教育、康复和苦力服务、交通、法律和金融服务等等。接受援助的人是这些服务的最终用户,虽然服务是由市政府或政府支付。

这是第一个绊脚石:不亲自支付金钱的用户通常被认为是不知名的群众,采取措施的目标,而不被视为有自己的需求的个体以达到目标的办法。

授权- 激活人类的先天能力

各种(社会)服务的组织者已经为他们的服务提出了一个共同的标准:授权。我没有深入研究这个术语以及他们是如何理解的,但是我在这里使用了这个术语,因为它描述了我想要处理的事情。也就是说,没有人能赋予他人权利。权利是来自内心的。

一个局外人能给另一个人赋予权力的唯一方法就是创造条件,在这个条件下,一个人可以实现自己,并激发他的先天能力。即使医生或治疗师也不能授权或恢复任何人,除非他们与正在治疗的人的内心有联系,并使他们相信自己的内心力量。对于最终的结果,我们知道我们能做什么以及我们整体的责任是什么,这是非常重要的。

常识和公平竞争是我们生活的支柱

当我听亚伯拉罕和说教者讲授丰裕福音时,有时我觉得他们把批判性的思想和批判看作是一种罪恶。问题是,有时我自己的态度会阻止我去吸引那些想要的事情,有时我是这些想要追求快乐、正能量和富足的人中令人扫兴的人。感觉好像他们的信息是,我们只需要问和我们的内心保持一致,并且快乐地和感激地接受宇宙必须提供给我们的一切美好的事物。无论我自己的行为如何影响整体,不管我是否使用常识,或公平地对待别人。

然而,每个人都希望事情按照常识来发生,特别是让别人公平对待你。即时是罪犯也希望如此。公平竞争是我们的重要条件,只要我们公平对待别人,我们就能期望别人公平对待自己。如果我希望别人的公平对待,那么我没有任意地对待别人的特权。

因为我想遵循这些简单的指导原则,批判性思想和批判已经成为我的支柱。没有什么比了解不同的意见、观点和研究结果更能让我感到更有活力,这有助于我了解我想要什么。当我在日常生活中面对挑战我的正义观念或常识的情况时,当然我会试图尽力地去纠正这种情况。尤其是别人的态度阻止我实现内心自我或接受我想要的事物时。

参与的人为障碍

在七月份,我决定去康复治疗中心进行水疗,十年以前我曾在那里做过几年的水疗。那时,我可以自己去淋浴室和桑拿,因此我不需要助手的帮助去水疗。但这一次,根据新规则,我不能用我的轮椅去浴室和泳池那里,因为轮椅的轮子上有灰尘,当我移动时,它粘在地板上。规则规定,我必须在浴室和泳池区域使用淋浴椅,不管我自己没有办法移动它。这就意味着只有助手在时我才能进行水疗。

这一规则本身与康复的目标是矛盾的。康复的主要目标是用某种方式激活康复者自己的潜能,在没有助手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发挥作用。

审美的缺陷是参与的障碍

几年前,当一个银行家对工人鞋子里的沙子移动到银行大厅表示他的意见时,人们发出了强烈的抗议。当他们谴责这种想法时,人们没有饶恕他们的话语,但是同样的人现在用同样的争论来否认我的自由移动,他们认为轮椅上的土壤灰尘会进入到浴室和泳池区域。

卫生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不相信有人会认真地认为地板上的土壤灰尘是一个健康威胁。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禁止所有的室外游泳池。在漂亮的瓷砖游泳池里,地板上的土壤灰尘是最具有审美缺陷的。

康复授权

因为我不想让自己依赖助手来康复,所以我换了一个服务提供商。在新的地方,我得到了一个承诺,我可以用我的轮椅在浴室和泳池区域移动,但是在进入泳池前,治疗师在我的脖子上戴了一个游泳圈。当我说我以前不需要游泳圈,这次也不需要时,治疗师说不带着游泳圈,没有人可以进入泳池。规则是这样规定的。

水疗的目的是帮助康复者或客户在水的升力和阻力特性的帮助下控制他们的肌肉和四肢,令人不解的是,所谓的专家在康复者的脖子上放一个游泳圈,把注意力从最重要的事情上移开。在许多情况下游泳圈当然是重要的,但在我这里和许多其他情况,它只是夸大了安全措施。

在第一次水疗时我用了这个游泳圈。我不能把它拿掉,即使它阻止了我做运动。第二次,治疗师继续她的口头禅:“这是为了你的安全。”我们之间没有共同的理解,我感到乌云密布在我的头顶上。

当我想到这只是一个公共游泳馆,我有机会自己决定时,我想到了冷水和孩子们的尖叫。在那一刻,我决定不让任何善意的治疗师挡在我的道路上,阻止我实现我的目标。就好像身体康复本身并不是一个大的挑战,但是此外人们不得不花费昂贵的治疗时间来进行不必要的争论。

我扯掉了游泳圈,尽管这让治疗师不满意。在那之后,我们进行了有效的治疗,使我的四肢能够呼吸。桑拿浴和一顿美餐之后,我觉得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很高兴。

用户和行政的下属

这些事件让我想起了几十年来在康复领域的消极经历,这最终导致我关闭了我的世界外面所有的麻烦制造者,并在家里进行所有的康复治疗。这些经历不仅局限于我的个人康复,康复领域中存在的问题以及其他社会问题都反映了人类思维模式的矛盾。

奇怪的是,当人们需要社会的支持来使他们的生活有条理时,他们就会成为行政的下属。他们不再是可以保留自己主权的顾客,不能按照自由市场经济的规律自由地选择,不能选择他们的服务提供商。

当人们需要社会帮助时,他们将成为行政的下属。官僚主义变成了社会中最重要的一种目的,人们被迫把所有关于他们生活中的最微小的信息都记录在一个账户。私营企业已成立来提供公共服务,这些服务似乎按照市场经济规则运作,但如果自由市场经济的规则适用于他们,那么他们将无法存活一年。

闲置设施以实现利润最大化

公司努力为他们的拥有者提供尽可能少的投入,得到最大的利润。10 多年前我在康复中心时观察到了这一点。在康复中心的华丽游泳池里我唯一能享受到的就是在泳池的一扇窗户后面沉思。至少这时我能回忆起一些温暖的记忆, 1979 年我坐着轮椅从医院搬到一个康复中心。在康复中心,我被允许每天早上6点去游泳池,在水里走路。两周后,我开始用一个助行器走路。

现在游泳池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空的。我不能去那里,因为我的电动轮椅的轮子上有尘土。能走路的康复者或客户不能去那里,因为那里没有游泳救生员,以防万一有人突然生病。唯一能自由出入泳池的人是康复中心的员工。

显然,对康复中心来说,要雇佣一个清洁工来擦地板或一个泳池救生员来确保水疗的安全,这笔投资太大了。无论康复是否对康复者或病人有好处,但事实上,国家健康保险基金为每个康复者的三周康复期支付了大约 1万欧元的费用。

当他们确保每个客户都在池子里时,每小时得到 100 欧元,企业得到最大的好处。这是通过压制所有的康复者和客户的自力更生的行动来确保的。然而,这有一个反面,不仅是对康复者,而且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当康复成本变得不合理的时候,社会就无法承担起公民的康复费用。治疗预约被缩短了,许多人根本得不到康复治疗,尽管他们急需康复服务。

资源的适当配置

我自己也希望我的康复能以锻炼为主,因为我最大的挑战是身体康复。康复中心在其网站上介绍,康复计划是根据个人需要和康复者或客户的目标来规划的。然而,康复中心更关注的是他们的“多专业团队”的评估,康复者的角色是参与音乐小组,如果治疗师是这样决定的,即使他或她没有动力进行这样的“康复”。

在我三周的康复期间,我花了 9 个小时向一位心理学家解释我的生活状况,并做了一些记忆和知觉测试。当心理学家在康复期结束的时候,就我们所经历的问题做了最后的报告,她忽略了我认为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在测试中她只提了一些事情,我得到了很差的结果。在一次测试后,她对我说,95% 的美国人在测试中都低于我的表现(测试是在美国开发的)。然而,最终的报告甚至没有提到测试的结果有很大的差别,也没有评估这可能意味着什么。

授权在家里

然而,我的康复期并没有让我空手而归。在职业治疗师的帮助下,我们设计了一种塑料夹板,在家里我可以用它来练习我的左上臂的灵活性。然而,职业治疗师向我明确表示,夹板不会对我有任何作用。她不想了解我已经用一个自制的工具练习了两年了,我清楚地知道训练的好处。

在康复中心的经历之后,12 年前我决定在家里安排理疗和所有的身体康复,以便获得最大的好处。我在家里准备了健身器材,以提高运动能力和力量,而且大部分情况下,我自己也做了康复计划。

自然地,我的治疗师帮助了我在我的身体存在边界阻碍的地方。然而,最重要的是他的精神支持。我有时觉得他的存在使我的精力增加了十倍。这不仅是我的感觉,也是他其他客户的感觉。

在我看来,康复中心的运作原理和大型购物中心一样。他们可以完全遵守自由市场经济的规则。康复者不一定需要康复指导,也不需要制定整体的康复计划和分享治疗预约。康复中心只能为他们的客户提供设施和多功能的健康和康复服务,每个人都可以制定自己的康复计划。

21 世纪初我在中国时的那个小而简单的康复中心,就在这个原则下工作。这是授权:经过几个月的训练,我可以用助行器行走了。

 

参见:

康复

视频:

Abraham Hicks: Letting Go IS Getting Into The Vortex

 

5-4-3-2-1-Share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