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十字路口的人类

Man at the Crossroads (人在十字路口 - 带着希望和高瞻远瞩的眼光去选择一个新的更好的未来)

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 1886-1957)Man at the Crossroads (人在十字路口 – 带着希望和高瞻远瞩的眼光去选择一个新的更好的未来)

 

虽然我在一年前就决定,不把精力放在关注当今的政治上,但我还是在另类媒体上关注了美国总统大选后的情况。芬兰在上次大选中,选举舞弊现象也很明显,但芬兰的政客和具有羊群心态的公民对此却一点也不轰轰烈烈。

因此,我很兴奋关注美国的进展情况。人们似乎很有决心,我相信这些努力将导致具体的解决办法。一切都是徒劳的。防止全球主义政变的良好努力导致了灾难性的失败。这还不是全部:除了惨痛的失败,白宫还表现出他们的羊群心态,道歉说特朗普的支持者要求公平选举。

悲剧的是,在推特关闭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的账户后,它谴责了乌干达总统在地方选举前两天关闭社交媒体的行为(链接如下)。由此可见,社交媒体上真正的权力掌握者与媒体巨头的门面人物截然不同。

特朗普最坚定的支持者在新的全球主义政权的审判下,只能任人宰割–甚至被指控为’国内恐怖分子’。所以,我们期待着新时代的’纽伦堡’审判。听着一些政客对’清洗’的要求,我就会想到这一点。人们按照自己的说法是在捍卫民主和言论自由,却在审判捍卫公民权利的公民。

2016 年,我很高兴特朗普当选总统,我很遗憾在他执政期间事情升级了。然而,这是一件好事,因为人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了我们的发展方向。如果你睁开眼睛看清真相(即事实)。所有的事情都有一个事实的真相,虽然很多人试图把自己对真相的解释(他们的信仰)强加给别人作为真相。真理就是真理,不管人们在会堂里多么认真地祈祷,宣誓不是宣誓,保证不是保证,承诺不是承诺(The oath shall not be an oath; the vow shall not be a vow; the pledge shall not be a pledge)。

关于特朗普的执政和抱负—抽干腐败权力机器的沼泽—只有一件事让我怀疑他的成功和真正的目标:他把最糟糕的游说者、犹太复国主义者留在他身边,并任命他们为顾问和政府的关键职位。

在当选之前,特朗普就世界政府问题发表了一个强有力的演讲(链接如下)。是不是因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是他的对手,所以他在演讲中给人的感觉好像世界政府是克林顿的成就。不过,我不想为任何人的恶行辩护,我想说的是,克林顿在世界政府中的影响力就像撒哈拉沙漠中的一个屁。美国现在正在收获它几十年来种下的果实。

世界政府的犹太复国主义(深国)

几天前,我从 Magnet Media 上读到了本杰明·弗里德曼(Benjamin Freedman,1890年10月4日-1984年5月)1961年在华盛顿威拉德酒店发表的演讲。弗里德曼原本是犹太人,但因为 1945 年胜利的犹太(犹太复国主义)精英的共产主义,他辞去了有组织的犹太教。他用自己的余生和他的大部分巨额财富来揭露完全控制美国政府的犹太(犹太复国主义)精英的暴政(如在他的《事实就是事实》一书中)。

弗里德曼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因为他本人曾在犹太人(犹太复国主义)的最高圈子和有社会影响力的犹太人(犹太复国主义)组织内部。弗里德曼本人认识许多在当时具有重大影响的人,包括伯纳德·巴鲁克(Bernard Baruch)、塞缪尔·安特迈尔(Samuel Untermyer)、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约瑟夫·肯尼迪(Joseph Kennedy)和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

弗里德曼演讲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信息是,当 1960 年 8 月 25 日,约翰 J肯尼迪总统(当时的参议员)在纽约向美国犹太复国主义组织发表演讲时,美国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也就是说,肯尼迪在演讲中承诺用美国的武装力量保证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政府的存在。

弗里德曼认为,以色列国的诞生是经不起推敲的。这是犹太复国主义黑手党的阴谋之一,当美国总统开始公开支持这种不公正现象时,就不会有好的后果。

犹太复国主义者的阴谋(贝尔福宣言)

第一次世界大战在1914年夏天爆发。在两年内,德国将赢得这场战争。德国潜艇已经从大西洋扫荡了所有的护航船队。英国站在那里,她的士兵没有弹药, 站在那里,她面临着一个星期的粮食供应… 而在那之后,她将面临饥饿。法国军队已经叛变了。 俄国军队正在叛逃。而意大利军队已经崩溃了。

在德国的土地上没有开过一枪。没有一名敌军士兵越过边境进入德国境内。然而,德国却在这里向英国提出和平条件英国,在1916年的夏天正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他们别无选择,要么接受德国宽宏大量地向他们提供的谈判和平,要么继续战争并被彻底打败。

当那件事发生时,在德国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代表东欧的犹太复国主义者, 和在伦敦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去了英国战争内阁,他们说: “看这里。你们还可以赢得这场战争。你们不必放弃。你们不必接受德国现在向你们提供的谈判和平。如果美国愿意作为你们的盟友加入 你们可以赢得这场战争。”

当时美国并没有参加战争。事实上,美国支持德国。但是,犹太复国主义者告诉英国:”我们将保证让美国作为你们的盟友加入战争,与你们并肩作战,如果你们答应在战争胜利后给我们巴勒斯坦。”

 

犹太复国主义者的阴谋成功实施,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打败。作为对其阴谋的奖赏,犹太复国主义者得到了巴勒斯坦,也就是现在的以色列国建立的地方。弗里德曼认为,英国有权向所谓的犹太人许诺巴勒斯坦,就像美国有权向日本许诺爱尔兰一样。

在犹太国家建立之前,耶路撒冷首席拉比 Yosef Tzvi Dushinsky(1867-1948年)代表居住在巴勒斯坦的60,000名居民的东正教犹太社区亲自向联合国提交了一份请愿书:”我们希望表示我们坚决反对在巴勒斯坦的任何地方建立一个犹太国家。与犹太复国主义者不同的是,东正教犹太人并不强调他们作为’上帝的选民’的地位,而是强调犹太人有责任与其他国家和平共处。我的文章《以色列是否犹太人的国家?》中写到过这些。

犹太复国主义者随时随地驱使美国的政治家和其他国家的决策者按照他们的想法做事。中东的战争至今仍在继续。犹太复国主义者的阴谋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着。这就是世界政府。影子政府。深国。信息战。第三次世界战争不管你想怎么称呼它。

社会的分裂能量

美国大选的最后一幕让人唏嘘不已。当法院甚至拒绝调查本身就是叛国罪的罪行时,各级法院都失去了民主和法制。接受舞弊的选举结果,是对民主和法治的嘲弄。但在一个媒体、法院、经济生活、国防军等都由讲故事的人和阴谋家领导的国家,还能指望什么呢?

人们创造自己的现实。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相信基于事实的真相,而不是编造的故事。我们的信仰和认知,也就是我们的感觉和思想,在根据吸引力法则运作的神圣能量场中产生影响。人们可以欺骗自己和对方,但我们无法欺骗上帝。我们得到的是我们自己传播到环境中的东西。真正的繁荣不是靠谎言、欺骗和暴力来实现的。

自以色列建国以来,美国一直忠实地为犹太复国主义黑手党服务。可悲的是,特别是爱国的美国人,他们一般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却把犹太人(犹太复国主义者)当作’上帝的选民’来崇拜。这是很可悲的,因为根据弗里德曼的说法,所谓的东欧犹太人有92%是皈依犹太教的哈扎尔人,他们与所谓的圣地没有关系。哈扎尔人是一个好战的民族,他们因为好战而被赶出亚洲。弗里德曼在演讲中说,称他们为’圣地的子民’, 就像称中国穆斯林为阿拉伯人一样可笑。

美国已正式与共产主义作斗争。然而,它把最坏的共产主义者(犹太复国主义者)置于国家的特别保护之下,因为他们所谓的对”上帝的子民”的责任。共产党人把人们的财富社会化到避税天堂(和以色列)的私人账户中。

联合国在其存在期间,发表了保护人权和保障全世界和平共处的宣言。然而,与此同时,联合国还保护那些剥夺其后代人权和剥夺其子女成长为社会正式成员的机会的宗教。即使在芬兰,也有一个基督教教派强迫一名妇女嫁给强奸犯,因为据说她在上帝面前已经失去了清白,这在社会上是不能容忍的。

传统上,西方社会的孩子被教育要尊重事实,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以事实为重,因为说谎是蔑视他人权利的表现。此外,谎言的痕迹很短。

然而,在宗教自由的幌子下,一些社区的孩子们从小就被教育:说谎不仅是好事,甚至是可取的,尤其是对”异教徒”的撒谎。孩子们被教导要利用别人,以牺牲别人的利益来巩固自己的地位。甚至有学者认为,人最重要的特点就是编造可信的故事,让大家相信。用通俗的话说,这是公然的谎言,是对他人公民权利的直接蔑视,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权利就是获得真实相关信息的权利。

哈罗德·华莱士·罗森塔尔(Harold Wallace Rosenthal)是一位美国参议员的高级顾问,也是一位颇具影响力的犹太复国主义者,熟悉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做法,他在1976年的一次采访中解释了犹太复国主义者在美国的思维方式和参与政治的情况。我在《共产主义、资本主义和犹太人的世界秩序》一文中对采访内容进行了简要的整理。罗森塔尔说,犹太复国主义者从来没有拥有一个从他们自己的意识中发展出来的宗教机构,因为他们缺乏任何一种理想主义。

罗森塔尔又说,犹太复国主义者最大的谎言是他们假装是一个宗教团体。特别是在与政府打交道的圈子里,官员们只有很少的历史感,他们能够比较轻松地实施他们臭名昭著的欺骗行为。因此,人们从来没有丝毫怀疑犹太复国主义者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民族,人们认为他们只代表自己的”信仰”。

上帝在社区中的力量

美国大选最终显示的好处是,特朗普选择了一条阻力最小的道路。一战和二战让我们看到了阻力最大的道路造成的后果,也让我们看到了全球主义者(犹太复国主义精英)的能力。很多人将特朗普的行为解读为绝对的投降,这让很多人感到非常失望。然而,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其他任何决策者,都无法消除”深国”的触角。它们深深扎根于社会结构之中。

我不认为特朗普已经改变了主意。相反,事情一直有待于”上帝”的行动。我们还没有看到最后一幕。人类有一个伟大的未来,因为大多数人都希望得到公正和繁荣。我们创造自己的现实。这一切都取决于公民自己如何共同创造他们想要的现实。还是像罗森塔尔在采访中描述的那样,我们继续互相指责,而阴谋家则在幕后高兴的搓手。

社区生活的运作原理与我们的身体完全相同。身体是由数以万亿计的智力细胞组成的,这些细胞本身有能力维持我们的健康和福祉,并在任何情况下找到平衡。不过,这需要细胞与宇宙的源能–神圣能量场有联系。

我们的身体,就像我们的社会一样,从属于我们的信念和观念。我们的信念和观念要么在各个层面赋予我们力量,要么就会消解我们的能量。细胞只在自我的范围内运作,除非我们像维姆·霍夫(Wim Hof) 那样行动,他有意识地将他的身体置于最大的允许状态,在那里自我的影响被重置。智能细胞与宇宙的源能相通,并可以完全自由地按照自己的规律运行。宇宙能量场的自然状态是和平、爱、合作(共创)、互信、正义等。

在学校里,我被教导社会中最小的单位是家庭。但根据新的研究,可以说社会上最小的单位是公民个人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创造一个自由、公正和繁荣的社会,让公民茁壮成长。我们必须首先在心中创造这样一个社会。我们心中的幸福感很快就会体现在周围的社会中。

 

参见:

人类是时候修复了 II
人类是时候修复了 I
以色列是否犹太人的国家?
共产主义,资本主义和犹太人的世界秩序
以自身的条件来平衡的生活
我们需要什么?

diegorivera.org: Man at the Crossroads

ZH 本杰明·弗里德曼的演讲,华盛顿特区威拉德酒店,1961年。 (Automatic translation by DeepL Translate)

Speech of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original)

Benjamin Freedmanin puhe Willard Hotellissa, Washingtonissa, 1961 FI
Magneettimedia: Freedmanin puhe Willard Hotellissa, Washingtonissa, 1961

Automatic translations of the above speech by DeepL Translate in DE,ES,FR,IT, NL,PL,PT,JA,RU,ZH:

DE Rede von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ES Discurso de Benjamin H. Freedman, Hotel Willard, Washington D.C., 1961
FR Discours de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IT Discorso di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NL Toespraak van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PL Przemówienie Benjamina H. Freedmana, Hotel Willard, Waszyngton, 1961 r.
PT Discurso de Benjamin H. Freedman, Willard Hotel, Washington D.C., 1961
JA ベンジャミン・H・フリードマンのスピーチ、ウィラード・ホテル、ワシントンD.C.、1961年
RU Речь Бенджамина Х. Фридмана, отель “Уиллард”, Вашингтон, 1961 год.

Understanding The History Of Khazarian Jews

Fresh from censoring select voices before and after US election, Twitter howls ‘HUMAN RIGHTS’ as Uganda shuts down social media

视频:

Donald Trump on World Government (Deep State)

Rabbi Dovid Weiss: Zionism has created ‘rivers of blood’

Gregg Braden: This is What We’ve All Been Waiting For
Gregg braden: You Can Change The World of Today & The Future of Tomorrow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