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鸟的政变

布谷鸟在别的鸟窝里做什么?

布谷鸟在别的鸟窝里做什么?

 

我在这段文字下面链接的视频显示了布谷鸟是如何将自己的后代留给别的鸟抚养的。首先,布谷鸟将它的蛋下到别的鸟窝里。一旦孵化,布谷鸟雏鸟就会把其他的(原筑巢鸟的)蛋和雏鸟从巢里丢出去,使自己成为鸟窝中唯一的雏鸟。一只没有羽毛、仍然闭着眼睛的布谷鸟雏鸟似乎很有意识地依靠本能来消灭所有的竞争者,直到它成为巢中唯一的雏鸟。在看到视频之前,我就听说过这样的故事,听起来很可怕。但当你亲眼看到它时,它看起来更加恐怖。

我们倾向于从大自然中寻找灵感,认为自然是正确的事情。但大自然在很多方面都非常残酷。这不仅仅是指布谷鸟雏鸟的行为,以及布谷鸟(和许多其他鸟类)似乎根本没有任何自然的养育本能的事实。与布谷鸟雏鸟的行为同样怪异的是许多鹳鸟父母的行为,他们挑选一只(最弱的)雏鸟,真正的把它啄(折磨)死。然而,人类被指责为动物物种灭绝的罪魁祸首,许多人认为人类是万恶之源。

人类对地球的影响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可以说,人类不仅是动物之王,而是整个造物的主宰。根据《圣经》,上帝让人类控制了地球上的所有生命。所以人类有控制生命的权力和自由。作为上帝的仆人,我们有责任保护和发展上帝的创造。人类已经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人权、儿童和其他特殊群体的权利以及动物的权利受到法律的保护。今天,动物权利或多或少得到了保障。但人类没有法律保护,除非你能付得起黑手党老大的钱,也就是那些当权者。但即使如此,你的权利也不一定得到保障。就好像你已经用所有的立法把自己逼到了死胡同。

每当我听到一些易受骗的政治家谈论国际法和条约时,我就觉得他们好像在挖掘自己脚下的土地,浇灌他们所有的美好愿望。对于那些认为协议只对对方有约束力,而对自己没有约束力的人来说,谈论规则和协议是没有意义的。在大多数情况下,法律的适用是完全任意的。虽然法律应该维持一个有常识的、有组织的社会,但它却保护了罪犯,确保他们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当胆小卑微的人类甚至不愿意看到一个具有布谷鸟雏鸟心态的人类种族,“上帝的选民”把他们的对手赶出了巢穴时,谁会保护人类呢?他们继续布谷鸟雏鸟的怪异行为,囚禁或消灭了信使。

然而,今天,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这个“上帝的选民”是我们客厅里的一只巨大的布谷鸟。它对与我们知识界的伟大思想和人物进行竞争不感兴趣。对这些寄生虫来说,智力活动只是一种政治工具,他们把它作为一种手段,用来打垮他们想要统治的人民的精神和心灵支柱。比如说。卡尔·马克思扭曲了德国的社会主义概念,认为它是一种基于同情心的自然生活秩序,并把它变成了由犹太寡头管理的无产阶级专政。

让人们相信谎言比让他们承认他们认为的真实是谎言更容易。这肯定是因为承认自己的谬论需要有能力看到自己的逻辑谬论。要承认自己的世界观是建立在错误的假设之上是很困难的。77 年前,这导致世界上所有有用的白痴联合起来,打败了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后者试图赶走剥削人的 “布谷鸟”,即世界寄生虫。

今天,我们看到了击败国家社会主义德国的结果。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社会都被这种寄生虫腐蚀了。人类陷入了绝望的境地,因为布谷鸟已经开始将其他幸存者赶出巢穴,并为自己保留了决定生死的权利。当法律、国际条约或理性都无法对布谷鸟及其追随者起作用时,人们还有什么办法来保护生命?人类自身拥有巨大的力量,但如果外部世界的法律和做法完全违背自然,那有什么用呢?

 

参见:

希特勒和国家社会主义德国

German Propaganda (Information) Archive: The Jew as World Parasite
World War 2 Truth: The Jew as World Parasite

Dr Duke & Dr Slattery – a deep dive into psychopathic Jewish Wars and their war against Human Rights

Dr Henry Makow: Covidscam – Organized Jewry Vs Humanity

视频:

Cuckoo chick coup

Adolf Hitler( the man who fought the world parasite)

“The most precious possession you have in the world is your own people!
And for this people and for the sake of this people we will struggle and fight!
And never slacken, And never tire, And never lose courage, And never despair!

 

5-4-3-2-1-Share
Glow in the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