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猪年快乐!

 

今年我们是土猪年(2019 年 2 月 5 日到 2020 年 1 月 24 日)。 猪在中国是非常重要的,汉字家的意思是屋顶下有一只猪。从 1959 年起我就是一只土猪, 我感觉接下来的一年将会是我的一年。不仅内心的感觉指向了这一点,而且过去的几十年也是如此。在我的生活中经历过的所有的猪年: 1971, 1983,1995 和 2007 年都是一个转折点。

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不是我在猪年取得特别成功的里程碑,但它们是转折点,我的精神得到成长和独立性有了新的方向。

1971 年猪年开始时我 11 岁。那时我的母亲去世几个月了,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搬到了一个寄养家庭。当我没有父母的时候,我觉得我要在各个方面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在童年和我年轻的早期,我从来不会沉迷于激情或诱惑,并随波逐流,我想控制我生活中的一切。

当我开始第一次恋爱时,这种严格的自我控制在我的内心引起了巨大的不和谐,导致了我的疾病并结束了这段关系。

我严重的身体残疾迫使我从一个新的角度来看待自己和这个世界。独立和责任感增强了,1983 年我搬到了我的第一个家,在那里我可以实现真正的自我。不久之后,我有了信仰,圣经成了我生活的基石。

我对基督的信仰在精神上治愈了我。我被最愉悦的、切实的爱所包围。我很高兴。我觉得自己飘浮不定。与人们坠入爱河时类似的经历。我不再把世界和其他人视为威胁,但人们或多或少迷失了方向。我主要对自己负责,但我的新见解让我看到了自己对人性的责任。以前,我或多或少的和大多人一样迷失了方向,我不相信我能够显着地改善我的情况。随着新的态度,我有意识地把精力集中在管理自己的生活上。

我的人际关系得到了改善(除了我的哥哥,虽然我因为他而有了信心,但那是另一回事)。我恢复了与安德日(André)的友谊.大约在我成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一年后,我的演讲能力自然而然地提高了(我在文章《世界变化》中提到了这一点)。当我能够与人交谈时,我开始了我的学习:首先在芬兰的一所人民大学,然后在丹麦和德国。1987年,我进入大学学习德语作为一门主修课程。第二年我的计划中加入了中文。我有了一辆电动轮椅,可以更快地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

在歌德学院,我了解到德国有一所大学开设德语翻译学位课程。此外,学校还培训中文翻译。我毫不犹豫的申请了那里的学习。甚至在我成为残疾人之前,我就想成为一名翻译。唯一的问题是钱,但我相信在我被学校录取后,学习的资金将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被安排好。

(几乎)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当我在德国定居时,安德日帮了大忙。然而,我们的友谊就像是我的肉中刺,多年来我一直注意到我们之间没有真正的联系。安德日强调我们只是朋友,但这并不意味着什么。我让自己在精神上盯着他。一部分的我想要相信,在我们的恋爱关系中,我为安德日塑造的理想形象。另一部分的我想要用常识劝我离开这段关系当它还容易的时候。

我和安德日的关系对我来说就像是一种瘾,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摆脱。我一直希望他找到一个伴侣,这样我们的关系就会消失。

虽然我做了这样的愿望,但是当安德日在 1995 年的猪年给我介绍他的新伴侣时我感到非常沮丧。我唯一记得的是,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向我解释外国人说话结结巴巴、口音很糟糕时是多么可笑:“我波兰人,我波兰人。”我干巴巴地说:”我芬兰人,我芬兰人。”

她在我眼中令人厌恶。我一点也不想认识她。这一冲击彻底破坏了我和安德日的关系,这是件好事。然而,我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找到新的平衡。

在 2007 年的猪年,我搬到了一个更大的新公寓。大约 10 年前我完成了学业,并以自己的商业名称从事翻译工作。对我来说搬家不仅仅是物质和物质世界的问题,更是一种精神体验。我觉得新的,明亮的空间扩展了我的意识。搬家后不久,我看了电影《时代精神》 (Zeitgeist),它给我的心理和精神成长提供了一个新途径,尽管电影本身非常令人痛苦。我没有任何承诺和限制阻止我独立思考。它给人一种新的自由感。

我们创造自己的现实

2012 年,我看了一部关于吸引力法则的电影《秘密》。我开始意识到我的整个人生,开始关注于用我的思想力量创造现实的可能性。我注意到我周围聚集了什么样的能量,以及我在创造什么样的能量。我把大部分财产捐给了回收中心。包括我的收音机,那是我每天早上醒来后首先要打开的。这是一个问题,因为听每日新闻让我沮丧,这不是开始一天的好方法。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听收音机了,但我一直在看电视。我曾经想过,我需要了解这个世界和黑暗势力是如何运作的,这样才能对事件做出明智的、具有时事意义的结论,并选择我的立场。近几个月来,我开始质疑这种概念。

在 20 世纪 80 年代,我没有电视,除了一段很短的时间,当时我姐姐给我带来了她的电视。我把它还给了她,因为在我使用它的那段时间里,我觉得只有一部纪录片值得一看。

当智能电视上市时,我购买了自己的电视机,我可以在那里观看 Youtube 视频。然而,近年来,我看了很多类型的犯罪系列。现在我被他们抛在后面的悲伤情绪所困扰。我可以更好地利用我的时间来提高我的能量水平。今年和未来我将集专注于此。

保罗(使徒)写道:“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以弗所书5:18)20 世纪 80 年代,当我开始信仰后,每当情绪高涨时,情况就是这样的。我的能量水平,也就是它的振动频率很高。

 

参见:

新的开始

世界变化

人类是时候修复了 III

视频:

Abba: Move On

 432Hz – The Deepest Healing | Let Go Of All Negative Energy

 

Share

发表评论

你的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